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所有深愛都是謊言 > 第162章 我養你可以,不要你也可以

第162章 我養你可以,不要你也可以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沈軼南一個翻身,不知是在睡夢中還是已經醒過來,他將我扣在懷里,像之前那個姿勢,頭抵在我肩膀,慢慢地平息下來。

    我睡夢中被擾,本就很不爽快,這會兒還被他這么使勁一扯,就更是來氣,一巴掌拍在他背上,發出“啪”的一聲,在寂靜漆黑的夜里更顯突兀,這下他不醒也得醒了。

    “你滾,煩死了。”我完全就是一副“老子的地盤不想留你”的樣子。

    本以為沈軼南這種為我獨尊的男人,遭人嫌棄成這樣,當即就會甩臉走人,然后生幾天的悶氣,近期死活不會再出現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誰知這人轉了死性,怎么捶都不走,等呼吸均勻了,人也徹底清醒了,倒反過來安撫我:“我不煩你,你先睡著了我再睡。”

    我重重哼了一聲,推開他,身子后仰靠在沙發后背,沈軼南輕推我一下:“進去睡,這里冷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心里埋怨,我進去睡你倒是別嚷嚷,整得大家都睡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回去睡。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下:“現在上樓,基本可以通宵不用睡了。”

    我皮笑肉不笑:“你可以白天補回來,反正你不是閑著?”

    “我是閑著,給你做飯好嗎?”

    這真是出乎我意料。我故意損他:“也不是不行,就是你這么一個大男人成天來我家,會讓人誤會,誤會我是隨便帶陌生男人回家的女人,有損我名譽,不好談對象。”

    沈軼南聽我這話,兩道濃眉幾乎打結,“你想談什么對象?”

    “那當然是戀愛對象,要是發展得好,同居也有可能,或許很快結婚也說不定。”我理所當然地說。

    “我養你。你想我怎么做都可以。”沈軼南很平靜地坐著,手里的被子擱下來。

    我打了個哈欠,不經意道:“我又不欠人養,再說我自己又不是沒錢,看對眼的話,我也能養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養我。”沈軼南湊到我跟前,外面的月光投灑進來,照在他因為瘦而棱角分明的臉上。

    “憑什么?”想坑我的錢呢。

    沈軼南攤手:“沒辦法,我所有身家都歸你了,現在沒有錢了,只能你養我。我可以當你背后的人,你在前面打拼,我給你當后勤。”

    我挑眉,一副好商好量的口吻,其實存心刁難,“見不得光,沒有名份的也可以嗎?我養你可以,我不要你的時候,你也不能糾纏?你能做到嗎?”

    沈軼南深深看著我,“只要你高興。”

    “那明天我會準備個合同給你簽,記住你說的話。還有,我不是什么人都養的,你要我養你,就得聽我的。我覺得你目前這副身材過于瘦,你什么時候增重十斤,我再跟你往下談。”我完全是公事公辦的態度。

    現在我是他的“金”主,我自然可以要求更多。

    沈軼南想說什么,到底沒說出口,應該是忍得很辛苦。

    “我要睡了,你要么在沙發解決,要么回去,我明后兩天有事,不回來吃,你不用煮我的晚飯。”

    “文櫻,你認真的?”沈軼南語氣特別輕地問出這句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我在開玩笑?要不你趁早打退堂鼓。”

    說完我回房間去睡,至于他怎么樣,我就先不考慮了。應該是這樣沒錯,誰叫他以前那么高高在上,總要叫他知道,什么叫做尊重,什么叫做完全不對等,什么叫做他大爺。

    我在外面忙了兩天才回家,提前告訴了沈軼南要回去吃晚飯,這人還真的給我做了飯。

    味道還是可以的,我不知道他什么時候學的,就是覺得,他不干公司的事當個家庭煮夫也挺好的,很合適。

    “好吃嗎?”沈軼南問。

    “還行。”我摸出一張卡丟給他,“以后的開支就用這張卡。”

    沈軼南嘴角微抽,但不敢反駁就應下。他不是說沒錢嗎,那我就拿錢養著他,出錢的是大爺,我看他能堅持多久。

    不過顯然我小瞧了他的毅力,他一堅持就是一個多月,一句不好的話都沒有說,也沒有越矩。

    臨近過年,我的事情多起來,該有的應酬一點沒少,還要請員工們吃頓年夜飯,派發過年的紅包。

    今年賺得不少,我就格外大方起來,甚至來敬酒的我都一一喝了。

    喝得差不多,我把經理留下招待員工們,自己先撤。從酒店出來,見到沈軼南站在我的車旁等著。

    “怕你臨時找不到代駕,就過來了。”

    我也不拒,坐上了車。沈軼南把車開回一品臨岸。

    我坐在沙發等酒氣散去,他問我要不要喝蜂蜜水。我覺得這人的戲好足,還真的進入了角色把我當“金”主一樣討好嗎?

    從高定的大衣內袋掏出一個紅包,我推到他面前,“給你的。”總要一視同仁不是,人家貢獻了勞動力伺候了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軼南愣了愣,而后他的長指輕輕掂在那個紅包上,“不要紅包,要別的行嗎,比這個紅包里的價格低的。”

    虧本的不是我,原則上沒什么問題,于是我問:“那你要什么?想好了,只能換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這個。”沈軼南輕輕一拽,我落入他懷里,然后他的吻印下來。

    我掙不開,但他也僅僅是吻了就松開,沒敢有下一步,知道過火了我會生氣,到時候他將一點機會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讓你先做的事,完成了嗎?”我指了指電視柜下面的體重儀。

    沈軼南勾了勾唇,“我在努力。”

    要他一下增肥十斤不容易,也不現實,他從前的身材剛剛好,精碩有線條,寬肩長腿的穿起西服來十分有氣場。如今雖然也不難看,但瘦了就是感覺比以前差那么一點點。

    沈軼南拿出那個體重儀,往上面一站,我扭頭看過去,上面的數字一直在變化,等到定格下來,居然已經增重了八點幾斤,就差最后那臨門一腳。

    我表示懷疑,這么短的時間,能增這么多嗎,看他的食量也不是很大,難道找了訓練中心和私教,偷偷開小灶?

    “你把圍巾摘下來,還有大衣。”我命令他。

    沈軼南無奈,“我還沒吃晚飯,吃完后就算摘掉圍巾,不穿大衣,也能達到你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這么晚沒吃晚飯,多半在等我,而且他做完飯還開車過去酒店接我。

    “行了,等你不反彈再說。”

    “不會反彈。”他拉開餐椅,讓我坐過去,“再吃一點好嗎,你今晚喝了不少酒,怕傷身體。”

    熱好的飯菜,沒多少大魚大肉,我覺得胃口一下變好。這幾天,天天吃肉喝酒,是個人都受不了。

    飯后,有人乖乖把碗刷了,之后到我面前邀功來了:“按照你之前說的條件,我增重了十斤,你是不是該考慮點什么了?”

    那時是真覺得他瘦,沒想這么多,現在卻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決定裝傻。

    “這么多錢養著,總要物盡其用,沒道理只做家務事,還有別的能體現價值的地方……”沈軼南的嗓音一點點沙啞下去,像我剛才喝的酒一樣香醇。

    “頭好暈,酒喝多了。”我扶著額,就是怎么也不松口。

    沈軼南眼底帶笑,“那就等你酒醒了再說,反正我領著你那么多錢,不能讓你虧。”

    我既是一時嘴快,又想扳回一城,接過話就念叨:“哪會虧,虧了找別的就行,今晚就有……”

    氣氛陡然轉冷,雖然這段時間寒流過去,但天氣還是冷的,他卻趕得上外頭天氣。

    “今晚就有?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這是你該問的嗎,說好了你不能糾纏的,你如今吃我的住我的,還想怎么樣。”我現在才是占據主動權那個好不好,他只是個被我養的,拽什么。

    沈軼南要笑不笑地貼近我的耳邊,出奇不意說了句:“還想被你潛,你說呢!”

    “呵呵,笑話挺冷。”我站起來想去洗漱。今晚吃太多東西了,明天得半節食才行。

    沈軼南拉了我一下,“文櫻,過年那幾天我搬下來可以嗎?一個人住,空蕩蕩的。”

    他這一個多月表現良好,幾乎是噴嚏都沒敢打一個,敢情是憋大招呢。我可不想他住進來,要趕人不容易,但是他現在這樣每天給我做飯做家務,也只差沒在這睡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不回江城?那么多人捧著不去,在我這兒擠什么。”那邊才是他大本營,不可能說丟就丟下凌沈的。

    “你嫌擠那我們換個房子?其實這里空間是不太夠用……”

    等等,誰跟他說這個了。

    我原計劃是找個地方度假,住幾天再回茂都的,所以我跟他講:“我有安排了,你也放幾天假。”

    他稍顯無奈,眸底澀澀的,我當沒瞅見。

    年夜飯那晚,我是跟麻臉成和笑笑,還有心寶一塊吃的,我給心寶包了大紅包,小姑娘親我一臉口水印子。

    “你不帶家屬啊?”麻臉成故意問。

    笑笑打他的手,“文櫻哪來的家屬?”

    “再不考慮考慮,真拖成高齡產婦。”

    我斜睨他,“你很擔心嘛,在計劃讓你家屬懷二胎了?”

    “別理他。”笑笑又公布:“我們計劃年后辦婚禮,到時候請你當我們的主婚人,好嗎?”

    我望了他們一眼,幸福中的人眼底流露出來的甜蜜,擋也擋不住,麻臉成是真的想給笑笑這個儀式,告訴大家,她是他愛的珍惜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好,你們倆的婚禮,我贊助一半。”人生在世難得幾個真朋友,沒什么好計較的,我樂意為他們忙活這場喜事。

    年夜飯之后,我給沈軼南發了條短信,就按照原計劃的去了南方一個小城,住了幾天,期間一直沒找他,他也沒有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等我回來后,麻臉成的婚禮日期也定下了,就在四月初,春曖花開的日子,算下來時間很緊迫了。

    按照麻臉成和笑笑只想溫馨一點的意思,我花心思找了一家僅可容納二十張桌子的酒店,連環境到婚禮流程,甚至每一道菜的出品都親自盯過,時常忙得腳不沾地。

    于是跟沈軼南再碰面已經是一個多月后。夜里十一點多,我一進門解了大衣,踢掉靴子,坐在鞋凳上半天起不來,腰都是酸的。

    沈軼南背抵鞋柜,雙手抱胸居高臨下盯著我看,眼神有那么一點不同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!”他這么悠閑,讓我怨氣頗重。

    “看你這么上心給別人辦婚禮,自己的還沒著落。”他絕對是故意的,眼角眉梢帶著揶揄。

    “要你管!”說得好像他有婚禮有著落似的。

    沈軼南坐下來,把我的腿抬放到他腿上,一邊幫我揉小腿,一邊道:“那天我跟你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你去干嘛,又沒請你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接話:“去觀摩學習,早晚要的。”

    我沒作聲,等他按腿按得差不多了,我站起來,把禮服袋子拎進去,然后回房間試穿。

    量身定制的禮服每個細節掐得剛剛好,銀灰色斜肩加魚尾裙擺的設計,剛好將肩膀和小腿襯得白皙,我打算到時配一套碎鉆項鏈和耳環就很好。

    “你準備穿這件禮服?”沈軼南半瞇眸子盯著我禮服的領口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