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網游之白骨大圣 > 第五零六章 驚雷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咔嚓!!!!

    天空本來晴空萬里,但此刻平地起了一聲震天徹底的炸雷,所有人都駭然抬頭,冥冥中幾股強烈的壓迫力若有若無,但幾乎讓人難以呼吸。

    一些大羅已經心里有數,這白骨的話連圣人都不淡定了,圣人一念之間改天換地,這個念頭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。

    這時候虛空中傳來了一個聲音:“定力不夠修什么禪,越活越回去了,若是如此,那我哪天在靈山也打個噴嚏如何?”

    隨著聲音,一切壓力消失無形,眾人頓時大口大口喘氣一臉駭然,顯然是某位圣人和西方兩位教主的一個起了沖突。

    不過也能看出來張帆這番話的影響力,能驚動他們,讓圣人坐不住,夸張嗎,一點都不夸張。

    若是張帆只是成立妖族天庭,那也只是妖族的事情,很好壓制。

    但若是調動三界散修,看看在場無數的大羅太乙吧,不多說,拉攏一百多大羅跟玩一樣,太乙更不用說。

    這可不是小位面那些沒前途的太乙大羅能比的,能在主位面混成大羅哪個簡單了。

    這樣一群人聚集在一起,別說佛門和天庭,怕是道門和西方教都感受到巨大的威脅,真正的改天換地。

    斗姆元君面色大變:“白骨,你瘋了不成,居然胡言亂語,還不退下。”

    她太清楚了,只要張帆真正承認,或者這么做了,那么絕對是死的干干凈凈,再無翻身之日。

    別說沒有圣人支持,就是有圣人支持,那支持的圣人也會被其他圣人圍毆,當年通天誅仙陣、萬仙陣都不行,更何況如今,這絕對是做大死。

    還不等張帆回話,李靖就冷笑道:“果然狼子野心,什么為三界計。分明就是野心家,為自己成就三界霸業而編造的謬論,想要顛覆天庭,違背諸圣約定,其心當誅,罪不容赦。”

    張帆卻依舊笑容滿面,聞言淡淡的說道:“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我何曾說過要稱霸三界,何曾說話要憑借圣人道場將諸位收歸麾下了,飯可以亂吃,但話不能亂說,再胡言亂語,擾亂視聽,我怕是要請天王離開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看看諸位反應,看看圣人反應,你還狡辯什么?”

    蛟魔王也說道:“兄弟,你到底什么意思,可不要亂來。”

    張帆再次對四周行禮:“我白蓮生何德何能將諸位收歸麾下那是想都不曾想過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意思,準備讓諸位道友自選洞府,到天外天修煉,緩解三界靈氣壓力?”斗姆元君語速也快了很多。

    張帆搖搖頭:“如果這樣,那怎么算是相輔相成,也會讓人生出怠慢之心,甚至對修煉生出怠慢之心,法不可輕傳,道更不能如此褻瀆。我的意思很簡單,準備在此地建立一座天道院,面向三界,廣收門徒,而愿意講道的道友可以獲得相應的洞府修煉。”

    彌勒皺眉道:“道友這話自相矛盾啊,這樣還不是招兵買馬,而且法不可輕傳,后面又是講道,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佛祖所言甚是,那我就詳細說。這天道院從三界招收學生,不分地仙還是小世界,宗旨就是入了學院的學生絕對不能參與三界紛爭,為的是為鎮守通道的前輩們提供新鮮的血液,為三界征戰,甚至占據異界,拓展世界和資源。至于道不可輕傳,這學院學習自然是需要循序漸進的,最終也會分出優劣,得不得真傳自然也要看老師意愿。但相信愿意流傳自己道法的道友也很多,古今多少法都失傳,不很可惜嗎。”

    很多人都點頭,有些人連弟子都沒有,很多有自己的領悟。弄出獨特的道法,一些弄個機緣讓有緣人得到,有的干脆隨著作古而消失。

    不涉及三界紛爭,光這一天讓天庭和佛門失望,沒有了殺白骨的理由,不過在他們看來,依舊是招兵買馬,如此龐大的勢力,讓他們寢食難安。

    但一時之間也難以反對,人家說的處處為三界考慮,解決靈氣問題,然后為三界培養精英,開疆拓土,現在就反對,太那啥了,現在圣人們都看著呢,很多事不能做的太過。

    圣人的立場和視角自然和他們不同,他們看的是三界大格局,不知道圣人想法的時候,現在開始表態,很不明智。

    所以盡管非常不爽,但唯有耐心聽,只能暗中盤算,尋找其中的漏洞。

    斗姆元君微微放心,說道:“那具體又如何運作?”

    “老師算是問道點子上了,這天道院定好根本宗旨不可變動,然后設立山長一名五百年、千年一換這個慢慢商量,副山長三名,然后各院的院長,負責平時事務運作。另外,規定一個年限,讓學生們選優秀講師出任長老會長老,有大事需要山長和長老會決議投票決議。而山長、院主以后也要從這長老會中選出來。”

    眾人頓時眼前一亮,很多人動了心思,不少散仙大羅看到了機會。學生從三界和無數小世界選取,然后學生集體選取長老,長老選取院主、山長,讓他們都有了出頭之日。

    這就是典型的能力論英雄,而不是現在的你有個圣人老師你就是屌的局面。

    為首的幾個大羅還是心理有點不爽的,但現場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是圣人弟子,尤其是那些散修,更是如此,不稱霸,不參與三界大劫,還有如此好的修煉地方,然后征戰得了資源也有一份,這是給他們成就大道的機會。

    就是斗姆元君都復雜的看著張帆,她清楚,其他大佬也清楚,他說出這番話已經完全將這海量的散修大羅和太乙拉攏,已經初步立于不敗之地,如今就是圣人都不好出手了。

    不是殺不了,而是不能殺,得不償失。

    佛門這邊和天庭王母這邊一個個面色陰沉,他們此刻宛若被五雷轟頂一般,這白骨通過逆鱗之戰和觀音三招之約已經被承認為半個下棋人,若是這件事也成了,他就會成為真正的下棋人。

    一言一行都能左右三界形勢,再也不是可有可無的人物。是啊,按照他的理論執行,他是不稱霸,但真正的大佬誰自己當妖帝天帝了。

    他們一個個面色駭然,他們都明白了對方的心思,他們覺得足夠高看這白骨了,但沒想到人家從沒想過要當什么妖帝天帝,人家要當的是這三界真正下棋人,這三界幕后的手。

    如果先前有人這么說,或者白骨自己這么說,他們會唾之以鼻,但此刻,有無數散修大羅和太乙的擁護,誰還敢說他辦不成。

    現在唯有期待他將事情搞砸,但越了解張帆,越明白,若沒把握,能做出來這種事嗎。

    彌勒忍不住嘆息道:“果然夏蟲不可言冰,哈哈哈哈,我等枉為大羅,境界心胸竟然不如太乙,哈哈哈哈哈,天地蒼茫,原來困住我境界的從來都是我自己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隨著彌勒佛放蕩不羈的笑聲,他周身的佛光逐漸收斂,氣息也變的晦澀起來。

    眾人再次變色,彌勒心境提升了,三界再多一真正準圣……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