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這個廢物你惹不起 > 第586章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在秦落雁的記憶中,前世的嚴儼,只對一個人有求必應。

    這個人,就是秦落雁曾經的女主人獨孤傾城。

    而且,獨孤傾城也是在嚴儼前八世的人生中,最為受寵的一位妃子。

    在那個時候,嚴儼給秦落雁的印象,就算是獨孤傾城索要天上的月亮,嚴儼也一定會想法設法,為獨孤傾城摘下來。

    當時,當秦落雁看到這一切的時候,表面上若無其事,暗地里,卻是黯然神傷。

    因為那個時候的秦落雁,已對嚴儼情根深種了。

    看到嚴儼把獨孤傾城寵到了骨子里,秦落雁的心里,也是酸酸的。

    但是,秦落雁根本對獨孤傾城沒有妒忌的念頭,因為她只不過是獨孤傾城的貼身婢女,可以說,連妒忌獨孤傾城的資格也沒有。

    當時的駱洛神,倒是有著妒忌獨孤傾城的資格。

    因為當時的駱洛神,也是嚴儼的妃子。

    盡管當時的駱洛神也頗受嚴儼的寵愛,卻根本無法與獨孤傾城相比。

    駱洛神也曾經與獨孤傾城爭過,失敗了幾次之后,就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秦落雁曾經親眼見過:有好幾次,駱洛神與獨孤傾城想了紛爭,但是,嚴儼都無一例外地站在了獨孤傾城一邊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有了前八世的經歷,這一世,秦落雁看到嚴儼對駱洛神如此寵愛,便有些吃驚了。

    聽到駱洛神想大吃一頓了,嚴儼便讓秦落雁在宮殿內保護駱洛神,他帶著夏荷,在一名小太監的引領下,來到了王宮的御膳房。

    御膳房的總管姓張,是個有著六百年的老太監了。

    張總管知道嚴儼這個年輕人,是逍遙王的“主公”,因此,看到嚴儼來了,像接天神一樣。

    御膳房里的食材很多,有素食,也有肉食。

    論食物之豐,遠遠比不了地球上的五星級酒店。

    但是,這里的食材有一個共同的特點:無污染。

    無論是青菜,還是牛肉、羊肉、豬肉,都是這樣。

    這里的牛和羊,絕對是吃草吃大的,沒有添加任何的飼料。

    只有豬,在養殖的過程中,會添加一些糠和豆制品和玉米,絕對沒有任何的添加劑。

    嚴儼讓夏荷給他打下手,他親自掌勺。

    不到半個小時,六菜一湯就出鍋了。

    整個御膳房,都彌漫著醉人的香氣。

    有幾名嘴饞的太監,忍不住不停地吸著鼻子,食指大動。

    夏荷把做好的六菜一湯,全部放進了菜盒里,有一個托盤盛著,與嚴儼回到了宮殿里。

    等到把六菜一湯都拿出來,無論是色、形、香,還是味道,都讓駱洛神贊不絕口,大呼過癮。

    吃得差不多了,駱洛神這才問嚴儼:“儼哥哥,你是如何學得這一手廚藝的?”

    嚴儼和秦落雁聽到駱洛神如此發問,都有些無語。

    要是駱洛神恢復了前世的記憶,她是根本不會問這么幼稚的問題的。

    但是,現在的駱洛神,尚未恢復以前的記憶,這個問題對于她來說,就是一個很難解釋的問題。

    嚴儼如實回答駱洛神:“做的多了,就會熟能生巧。”

    嚴儼的話,有真實的一面,也有不真實的一面。

    嚴儼能有著高超的烹調技術,固然是熟能生巧的原因,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:他是跟著獨孤傾城學的。

    獨孤傾城最大的弱點就是饞嘴。

    要是遇上了特別愛吃的菜肴,獨孤傾城一定會不厭其煩,千方百計地弄來菜譜,學著做,直到做會為止。

    有一個詞語,叫做“久病成醫”。獨孤傾城卻是因為貪吃,而成了一個超一流的廚師。

    由于在嚴儼前八世的時候,獨孤傾城是嚴儼最寵愛的妃子,這樣,嚴儼也就學得了幾分獨孤傾城的廚藝。

    秦落雁是獨孤傾城的貼身婢女,嚴儼跟著獨孤傾城學習廚藝之事,秦落雁自然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不過,秦落雁是個聰明的人,她知道,要是提起獨孤傾城的話,不僅嚴儼會傷心,駱洛神也會不高興。

    與獨孤傾城不同的是:駱洛神并不是一個嘴饞的人。

    因此,在王宮里住了七天之后,駱洛神又有些膩了,向嚴儼說:“儼哥哥,在這里悶死了,出去散散心吧。”

    就崇武大陸來說,高手的大部分,都在京城。這樣,這些高手練功的時候,都會吸收靈氣。如此一來,造成了京城的靈氣很稀薄。

    由于這個原因,嚴儼很想離開崇武大陸的京城,前往靈氣充沛的地方去練功。

    駱洛神的要求,與嚴儼的想法,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于是,嚴儼發出了暗號,召喚蝙蝠獸。

    當蝙蝠獸降落在王宮的時候,再次引起了王宮之中,一些太監和侍衛的驚呼。

    白云子、青竹大師、夏荷等四婢女,留在了崇武大陸的王宮。

    至于嚴儼,則和駱洛神、秦落雁上了蝙蝠獸。

    隨著嚴儼一聲令下,蝙蝠獸騰空而起,載著三人,穩穩地沿著低空飛行。

    蝙蝠獸所到之處,盡是驚呼聲。

    一些尋常百姓,看到如此令人驚駭的畫面,甚至朝著蝙蝠獸的方向,頂禮膜拜。

    在嚴儼的要求下,蝙蝠獸一氣飛回了它的老巢邊上。

    看到下面的山嶺如此的秀麗,駱洛神和秦落雁皆是驚喜交集。

    離開了蝙蝠獸的身體,駱洛神和秦落雁手拉著手,在山中游玩起來。

    蝙蝠獸呢,則回到了它的老巢——那個水潭。

    至于嚴儼,則在山中盤腿靜坐,練起了“鯤鵬功”。

    嚴儼很清楚:在他練成第九重的“鯤鵬功”之前,即使見到了獨孤傾城,也不是獨孤傾城的對手。

    上一次,和白云子抵達這里的時候,嚴儼就看得出,這個地方,靈氣特別充沛,適合修練。

    一天之后,秦落雁逛夠了,也練起了功。

    駱洛神只有一個人玩,便覺得老大沒趣了。

    接下來,嚴儼便不能專心練功了——駱洛神總是有事沒有地來打擾他。

    有一次,嚴儼練到關鍵地方,被駱洛神打斷了,不禁有些煩惱地說:“當初,就應該讓你和夏荷等四人留在王宮。”

    嚴儼話雖這么說,心里卻知道不妥——他擔心駱洛神的安全,必須時刻把駱洛神帶在身邊。

    聽了嚴儼的話,駱洛神沒好氣地說:“你干脆把我留在地球上好了,為什么要把我帶到這里來?我知道了,你是把我當成累贅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嚴儼的腦袋不禁有些大了,連忙說:“我給你講個笑話聽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駱洛神這才轉怒為喜,笑逐顏開:“儼哥哥,你講的笑話,一定是很好聽的!快講吧,我真的有些急不可待了!”

    嚴儼卻是醞釀了一下情緒,這才慢條斯理地說:“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個長得很丑陋的男人。而且,這個男人是個窮光蛋,因此呢,根本就沒有媒婆上門,五十多歲了,還是光棍一條。”

    駱洛神以手按在了她的心口上,說:“哎呀,好可憐的男人啊!”

    女人天生就對弱者懷有同情之心,駱洛神盡管看起來冷若冰霜,卻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嚴儼說了下去:“這一天,終于有個媒婆上門了,要給這個老男人提一門親事。結果,這個老男人卻義正辭嚴地向媒婆說:‘你給我說親,行,但是,我有三個條件’!”

    聽到這里,駱洛神忍不住叫了起來:“這個老男人真是貪得無厭!像他那么一個條件,媒婆能上門就不錯了,他還好意思提條件?而且是三個!老天啊,天下竟然還有如此的厚顏無恥之人啊!”

    嚴儼只是笑,不作聲。

    駱洛神又罵了幾句,這才向嚴儼說:“儼哥哥,你接著往下講故事。”

    嚴儼接著往下講:“那個老男人伸出了三個手指,向那個媒婆說:‘我的三個條件是:第一,你給我提的那個對象,必須是個人!要是母豬、母狗之類的動物,我是堅持不同意的!第二,你給我提的那個對象,必須是個女人!要是男人、或者不男不女的人,我是堅決不同意的!第三,你給我提的那個對象,必須是個活的女人!要是一個死的女人,我是堅決不能意的!’說到這里,那個老男人補充說:‘只要你滿足了我的這個條件,其他的條件,我都答應你’!”

    駱洛神先是目瞪口呆,隨即笑得彎下了腰,猶如花枝亂顫。

    直到幾分鐘之后,駱洛神才止住了笑,說:“儼哥哥,你講的笑話,太搞笑了!要是回到了地球上,你簡直就是一位幽默大師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駱洛神那張傾國傾城的俏臉上,笑得如此燦爛,嚴儼不禁在心中許愿:“在前世的時候,我在獨孤傾城身上,耗費的心神太多,從而在一定程度上,冷落了洛神。今生今世,我一定要好好地待她,但愿她能笑口常開,永遠無憂無慮。”

    駱洛神想了想,說:“儼哥哥,你給我講了這么一個好聽的笑話,我也給你講個故事吧。這個故事,保證聽得你落淚!”

    嚴儼嘴上說:“洛神,你講的故事,一定是十分感人肺腑的,一定是十分引人入勝的。”心中卻頗不以為然。

    已是前世為人的嚴儼,心腸已是十分的剛硬。

    可以說,自從成為了至尊天帝之后,嚴儼就沒有流過一滴眼淚了。

    當然了,在今生今世,嚴儼流過許多淚。當他認為駱洛神已變心的時候,他流過淚。當他的母親去世的時候,他流過淚。但是,由于那個時候,他的血脈尚未蘇醒,因此,從嚴格意義上來說,那個時候的嚴儼,并不是真正的嚴儼。那個時期嚴儼的母親,也不是他真正意義上的母親。

    駱洛神講了下去:“在咱倆第一次見面之前……對了,儼哥哥,還記得咱倆第一次見面的情景嗎?”

    第一次見面?嚴儼有些恍惚了。

    嚴儼記得很清楚,在他九世的人生經歷之中,在第一世的時候,他就與駱洛神見面了。那個時候,駱洛神還是天下第一豪門的大小姐,要論地位之顯赫,是今世的駱洛神所不能比擬的。那個時候的駱洛神,也是一頭漂亮的金發,有傾城傾國之容貌……

    嚴儼的思緒,一下子回到了第一世的時候,他和駱洛神見面的情景。

    嚴儼的第一世,他和駱洛神的見面,是在一個著名的學院里面。而且,那個時候的駱洛神,也看著嚴儼百般不順眼。有好幾次,駱洛神或明或暗,想懲罰嚴儼,甚至想置嚴儼于死地。但是,每一次,駱洛神都吃了大虧。甚至在第三次的時候,駱洛神為了謀害嚴儼,不惜用自己的身體作為誘餌。結果,卻是讓駱洛神欲哭無淚:嚴儼這一條狡猾至極的魚兒,在吃了魚餌之后,竟然全身而退……

    想到第一世的近乎荒唐的往事,嚴儼不禁臉露笑容。

    不過,嚴儼知道,現在駱洛神所問的“第一次見面”,不是與他第一世的第一次見面,而是指今生今世的第一次見面。

    嚴儼想了想,說:“洛神,咱倆的第一次見面,是在嚴府四合院的那棵銀杏樹之下。”

    駱洛神橫了嚴儼一眼,說:“算你有良心!”

    嚴儼以為,接下來,駱洛神應該要講故事了,結果,駱洛神又問了一句:“儼哥哥,咱倆在銀杏樹下第一次見面的時候,我穿著什么顏色的衣服,你還記得嗎?”

    嚴儼簡直要崩潰了!他就算是記憶力再好,也不會關注這些細節啊!

    看到嚴儼答不上來,駱洛神把臉一沉,語氣中透出了不善:“儼哥哥,現在看來,當時你對我的關注不夠啊!竟然記不得我當時穿的衣服!”

    嚴儼“急中生智”,說:“洛神,說實話,當時,我被你的身材和容貌迷住了,就沒有留意你穿的什么衣服。就好像是伯樂相馬,只關注千里馬的本身,不在意千里馬的公母,也不在意千里馬的顏色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里,駱洛神這才轉怒為喜,說:“儼哥哥,我太愛你了!”

    嚴儼有些慚愧,暗想:“我成了一個哄騙小姑娘的壞人了!”他笑著說:“你快講你的故事吧。”

    駱洛神笑逐顏開:“儼哥哥,你真是天下最好的男人了!”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