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我是半妖 > 第八百一十八章:我要殺人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潘白微微一笑,擺手道:“無妨,世子是顧少的朋友自然也就是在下的朋友,世子心好,有意支開顧少這點,潘白心中明白,顧少也明白。

    顧少自是知曉世子心中所憂,便也隨了世子之意,并未來此,只是他曾交代過在下,他不在的話,論吵架,世子一個人定是吵不贏一群不要臉的人,便囑咐在下定要幫襯一二。”

    好家伙,這‘一群不要臉的人’可算是得罪死了一大幫子人。

    可于潘白而言,這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陵天蘇哈哈大笑,看著他認真問道:“你不離開此間宴席嗎?”

    潘白微微搖首,道:“我是晉人,并未看到結局,自是不甘離開。”

    一番對話,更是將潘白也坐實了與陵天蘇為伍的事實。

    倒是星野學院的院長,看待潘白的眼神始終如一。

    終于,天子抬首看了一眼天色,眼底劃過一絲憂慮,終究是按捺不住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葉陵,通敵叛國此罪尚且不明,朕先且不過問,只是殺人一事……可是為真?”

    陵天蘇道:“是真。”

    “可認罪?”

    “不認。”陵天蘇斬釘截鐵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,你待如何?”天子語氣依舊溫和,但已經遮掩不住他溫和之下的急躁。

    陵天蘇道:“我一直在等一個人,他還沒有來,既然陛下等不及了,那我也不繼續等了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微轉,掃向趙家一眾,瞇起狹長的眼眸,眼神極冷:“陛下問我待如何,現在,我給出的答案很簡單。”

    他薄唇微啟,一字一頓,極為認真的說道:“我要殺人!”

    眼神是噬人的寒芒,腰間離塵嗡然顫動,幾欲掙脫出鞘。

    趙韞弼呵笑一聲,看著陵天蘇的目光如同看一個無知小兒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選擇了一個最為愚蠢的辦法。”

    陵天蘇不顧腰間瘋狂顫動的離塵,眼神冰冷的看著國丈趙玄極,冷笑道:“國丈可記得當日自己被冥族所傷,是我救的你?”

    趙玄極心想這小子該不會如此天真可笑吧?

    陵天蘇一番話自是引來四周鄙夷視線與唾棄之聲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世子這是想攜恩壓人?可笑,真是可笑!世子這莫不是忘了,當日老夫求世子施以援手之時,世子生生將老夫晾至幾乎差點見了閻王爺,后是以昂貴代價才求得世子出手相救,如今再來說這些,會不會太幼稚了。”

    陵天蘇道:“不幼稚,當然不幼稚了,那些所謂的代價,雖然昂貴,但國丈大人是個聰明人,知

    曉自己的性命高過這些代價,所以甘愿交換不是嗎?

    只不過當初國丈大人修為不過安魄,這短短一年光景里,竟然能夠從重傷之中修復過來,還得以突破通元,當真是令人可喜可賀啊。”

    天子眼眸驟然一冷。

    而有人這是驚訝不已:“什么?國丈大人竟是通元了?何以趙家一點消息都沒有傳遞出來,這也太低調了吧?”

    有人應道:“通元……我記得星父大人曾與國丈大人占卜過一卦,我記得卦象上說,國丈大人終身不可通元,否則必遭逢大難……如今怎會?”

    陵天蘇笑著接話道:“不錯,不可通元,所以國丈大人,很抱歉,你違背了天命,你的命數將在今日,斷絕與此!”

    隨著他話音落下,趙玄極心中愈發不妙,忽然渾身大震。

    他雙目瞪圓,眼球滿是血絲,模樣看著著實猙獰可怕,可偏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整個人突然向前傾栽而去,就此無了生息。

    堂內,鴉雀無聲……

    這不是剛剛還在說您老人家成功破境通元來著的嗎?

    您老人家怎么也不跟我們分享分享您破境的喜悅,就直接玩完嗝屁了呢。

    這世子剛剛才說自己要殺人,您就這般自覺的沒了生息。

    可……人家這還沒正式出手吧……

    這恐怕是有史以來,最丟人的一位通元吧?

    “父親!!!”凄厲尖銳的聲音從皇后席坐上傳來。

    陵天蘇轉目望過去的瞬間,正好對上皇后那悲憤欲絕恨意滔天的怨毒眼神。

    那位皇后正抓起身子正欲朝他撲奔而來。

    然后陵天蘇以及眾人就看到離她做得最近的天子手刀抬起,然后落下。

    大吼大叫的皇后眼皮一番,就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切,安靜……

    天子輕咳一聲,道:“太吵。”

    眾人心想,是挺吵的……

    不過這當著文武百官,星父大人的面,天子一掌劈暈皇后,有史以來……您貌似還是第一個。

    趙韞弼眼神無比危險,目光像毒蛇看待獵物一樣,死死盯著陵天蘇:“小子……你是如何做到的?”

    陵天蘇自然不會說,在當初為趙玄極治療傷勢的時候,他悄然的留了一抹帝子劍絲在他的心口之中。

    縱然他成功破境通元,生死不過也只是在他的一念之間罷了。

    “我方才說了,我要殺人。”陵天蘇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趙韞弼低垂著眼眸,而那兩道尸蟲也并未隨著垂掉下去,依舊富有活力的在那狂扭蠕動,更是不斷的噴吐著

    濃烈的尸氣。

    良久的對話終于讓宴席之中,布滿了揮之不去的尸臭味道。

    眾人更是難耐掩鼻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很好!”他語氣森然,桀桀一笑:“小子你倒是給老夫很好的一個殺人理由了。”

    沒有再多的廢話,滿堂燈火震蕩搖曳!

    一股宛若來自九幽地獄的陰冷至寒氣息自趙韞弼體內傳遞而出。

    他的面龐已經看不到絲毫活人的氣色,面色白的詭異,如同蠟人像一般。

    茲啦一聲,他右手手臂衣袍盡數被劍氣撕裂,而那劍氣則是源自他右手憑空多出的一把黑灰氣流交錯的長劍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劍并非如尋常之劍那般筆直的劍刃,而是蜿蜒不規則的扭曲而立,宛若一只攀爬的毒蟲一般,而劍柄尾端則是以一張猙獰蟲口收尾,看起來詭異至極。

    黑白交織的氣勁劍氣將空間切割成鋒利一片,劍氣熊熊燃燒出黑色的火焰,那火焰撲發著濃烈的陰鬼嘶嚎聲,明顯非凡間之火。

    陵天蘇眉目一冷:“尸火?”

    尸火,乃是煉尸道者,在尸魔體內用以尸油煉化吞噬的異種火。

    尸魔乃是死后怨念過身,靈化怨氣不得超生,在人間作亂蕩漾千年,吸收各方墳地陰氣得以成魔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提煉尸油煉制尸火,手段確實極為殘忍。

    是將尸魔靈魂拘禁生生困在不腐的肉身之中,用以烈火焚燒提煉。

    在七七四十九日以后,尸火自然形成,可收為己用,威力極強,沾則必染尸毒,且燃燒速度比起尋常火焰迅猛數倍不止。

    而由一位通元境強者所施展而出的劍氣化尸火,自然威力更加不同尋常。

    見那熊熊黑火在切割開的空間之中分道燃燒,堂內眾人多數著皆面色微微發白,那森然的邪氣,讓他們有種置身鬼域之感。

    趙韞弼舉劍鋒挑,漆黑的尸火逆旋而起,生生被一劍挑出一具熊熊黑火魔物骷髏。

    瞬息無聲的就來到陵天蘇的身前,濃臭的燒灼味道宛若剛剛焚燒了一具腐爛的尸體那般惡心。

    陰火鋪面,陵天蘇抬掌對轟而去,掌心亦是燃著鬼氣森森的幽冥劫火。

    而幽藍之色深沉的火焰不過點亮瞬息,便被那漆黑火焰盡數吞噬殆盡。

    陵天蘇頓時心口一痛,有種什么東西正在被強硬抽離一般。

    那寄生在他心房一層的幽冥劫火,竟是在這一刻,瘋狂的被那漆黑尸火影響吸收。

    常年寄生一物,早已與陵天蘇身體融為一體,這把強行吞噬,正如同生生在他心口挖下一塊血淋淋的血肉一般疼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