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最強裝逼打臉系統 > 第三百四十一章 后宮佳麗三千

第三百四十一章 后宮佳麗三千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數息后,徐缺換好衣裳,跟隨一名小廝,乘坐馬車離開了客棧!

    一路前行數條街道,在一座較為偏僻的府邸前,馬車陡然停下。

    眼前的這府邸雖然位置比較偏僻,但是里面的裝潢和擺設,一看就是全新的。

    也是事有湊巧,二皇子剛好最近準備了一處別苑府邸用來圈養一批斗犬,也是剛剛才建好的,所以正好就將這個現場的府邸交給徐缺。

    府邸外站著十幾名護衛,簇擁著二皇子。

    其身后,更有三千名樣貌清秀的女子,面帶拘謹之色,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!

    這些樣貌清秀的女子樣貌各異,而且表情都有些緊張的樣子,一看就知道是二皇子臨時從民間給征調找來的。

    就為了完成和徐缺的賭約,二皇子動用了私權,強行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收羅來了三千名民女。

    “參見二皇子殿下,小的已經將徐公子帶到!”

    馬車一停下,兼職車夫的小廝立馬跳了下來,朝二皇子跪禮!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二皇子這會兒也沒什么好臉色,淡淡應了一聲,便沒再說話。

    他現在只想趕緊把這些東西交給徐缺,然后把徐缺手里的字據撕碎,再好好嘲諷一番,然后就可以回宮準備皇陵試煉的事了!

    可徐缺怎么可能這么輕易放過他?

    這貨今天就是來搞事情的。

    “徐公子,到了!”

    隨著馬車外那小廝的一聲提醒,徐缺拉開了簾子,上身微微探出。

    他如尊貴身份之人,目光平淡了掃視了二皇子等人后,眉頭陡然皺起。

    “這么破的府邸,也好意思給我?我不要了,起駕回客棧睡覺!”

    徐缺說完,直接又坐回到馬車里。

    事實上這貨壓根也沒有認真看,稍微探探腦袋就馬上縮了回來,一點也不走心。

    二皇子頓時眉毛一挑,臉上露出了怒意,沉聲道:“徐缺,莫要太過分了!這座府邸才剛建不久,與‘破’字有何干系?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徐缺又拉開了簾子,探出腦袋,賤兮兮笑道:“開開玩笑不行嗎?嘖嘖,你這二胖子,一點幽默感都沒有啊!”

    “東西都已經準備齊全了,本皇子的字據呢?”二皇子不接徐缺的話,黑著臉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,你說齊全就齊全啊?按照流程,我肯定得檢查檢查呀!”

    徐缺跳下了馬車,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掃向二皇子身后,那一大片正襟危站的女子。

    隨后,朗聲問道:“各位姑娘,你們之中,有誰叫三千呀?”

    誰叫三千?

    在場三千名女子一聽,頓時面面相覷,滿臉迷惑。

    二皇子也微微一怔,緊跟著,臉色陡然一變。

    顯然,他已經猜到徐缺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徐缺,你想跟本皇子玩這種文字游戲嗎?未免太幼稚了吧?”

    二皇子臉色陰沉道。

    徐缺一笑,摸出那張字據,搖頭道:“二胖子,我可沒玩文字游戲呀,這里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,后宮佳麗三千!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在場一群人紛紛嘴角一抽!

    這還不叫玩文字游戲?

    佳麗三千,不就是三千名佳麗嗎?

    鬼知道你丫的是要找一位名為三千的佳麗呀,這上哪找去?

    “放肆,你昨晚也沒說清楚是要一名叫三千的女子,此事本皇子不會負責!”二皇子怒道。

    徐缺聳了聳肩膀:“行吧,這事也確實怪我沒說清楚!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二皇子一怔。

    在場眾人也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以這家伙的無恥性格,有這么容易說話嗎?

    不太可能吧?

    這根本就不是這貨的風格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你也同意,那就行了!三千佳麗都在此,你不信的話,可以親自數一次!”二皇子冷聲道。

    “數就不用啦!”

    徐缺很大方的擺了擺手,又抓起了那張字據,指著上面幾個字說道:“不過我說的是,后宮佳麗三千呀,雖然我沒說清楚是一名叫做三千的佳麗,可是現在你隨隨便便找來三千個佳麗,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這些女子乃是皇城之中樣貌姣好的,你還不知足嗎?”二皇子皺眉道,以為徐缺想從這些女子的容貌來挑事!

    可下一刻,徐缺又指住字據上的兩個字,認真說道:“重點是這個后宮呀,你敢說這些美麗的姑娘,都是從后宮找來的嗎?”

    后宮?

    全場眾人一聽,臉色瞬間劇變,差點吐血!

    誰也想不到,“后宮佳麗三千”這短短六個字,居然能給這家伙玩出這么多花樣來。

    先是說要找位名為三千的佳麗,好不容易讓步后,居然又說必須得是后宮的三千佳麗!

    媽的,大哥你這是要造反啊?

    后宮三千佳麗,那可全是皇上的嬪妃,你這等同于是要跟皇上搶女人咯?

    這種大逆不道的話,居然也敢在二皇子面前講出來?真是找死!

    “徐缺,你膽大包天!”

    二皇子果然震怒,厲聲斥道,滿臉殺意!

    徐缺這種話,足以犯下死罪。

    “喲喲喲,別生氣呀!你要是不服氣,把你爹喊來呀,反正這張字據又不是我寫的。”

    徐缺一臉賤笑,有恃無恐!

    二皇子剛想命人拿下徐缺,一聽這話,立馬就蔫了,嘴唇陡然一白。

    是啊,這字據可是他親手寫的。

    若是鬧到皇上那去,免不了會被責罰一番。

    換在平時倒是無所謂,可如今正是爭奪太子之位的關鍵時刻,這事定然會對他造成巨大影響!

    所以,為了保證自己在父皇面前不出丑聞,二皇子也能夠打落了牙齒往肚子里吞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二皇子頓時忌憚起來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氣,咬著牙,冷冷盯著徐缺怒道:“你究竟想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沒怎么樣呀,大家都知道我是個有原則的美男子,既然二皇子沒辦法達到字據上的要求,那就只能履行字據條約咯,把你名下所有的財產都給我,這事我就大發慈悲,當做沒發生過!”徐缺一副大方的樣子說道。

    全場眾人立馬眼皮一跳。

    二皇子所有的財產都給你?

    我去,你丫的這胃口也太大了吧?

    不怕被撐死嗎?

    然而,二皇子卻十分平靜,淡笑道:“本皇子值錢的東西,全在這儲物戒里,不過錢財乃身外之物,既然你想要,給你又何妨!”

    說完,他直接摘下手上的儲物戒,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,直接拋給了徐缺。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