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最強裝逼打臉系統 > 第1273章 進去動起來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里面……唉,我們慢了一步,被二狗子與段九德坑了,這里面原本有七條路可以走,但二狗子與段九德知道我們在后面跟蹤,所以他們在其中一條最危險的路口處,故意留下了一點蛛絲馬跡,引誘我們進去,結果我們跟過去后,全被傳送到一座祭臺上。”

    一名修士說到這,臉上露出滿滿的苦澀,搖了搖頭:“不過祭臺上面,卻真的有神靈的傳承。我們進去時,祭臺上漂浮著一縷神靈的殘魂,十分微弱,甚至沒有靈識,所以各大勢力的天驕都出手爭搶,最終那縷殘魂被他們撕碎后瓜分了,但緊隨而來的,就是祭臺上的禁制被觸發,令我們死傷無數!”

    “那道神靈殘魂,原本是在鎮壓著祭臺上的禁制,結果殘魂被瓜分,禁制也就被觸發了,有一位來自貪狼仙域怒金峰的天驕,當場被禁制力量轟殺,而他所搶奪的殘魂碎片也掉落了出來,其他天驕皆想搶走,于是在禁制力量的席卷中,他們又爆發了一場大戰,很多人都被波及,鮮血灑滿了祭臺!”

    “我們能逃回來,實屬是運氣好,站在祭臺邊緣,但也被禁止力量跟他們的法訣波及,遭受重創,不過能撿回一條命,已經很知足了!”一名修士說著,臉上依舊滿是心有余悸的神情。

    另一人也嘆息道:“現在他們已經殺瘋了,我們回來時,祭臺上的禁止力量已經消失,但他們似乎被某種東西影響了心智,每一位天驕都充滿了戾氣,瘋狂的相互廝殺,搶奪那些殘魂碎片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的護道者呢?也被影響了?”白彩翎當即問道。

    她覺得這件事很不正常,畢竟那些人里有好幾方勢力的天驕,天驕的性命何其珍貴,不可能為了爭奪傳承碎片而不顧一切的這樣廝殺,因為這不僅僅是他們個人的事情,還會牽扯到各自背后的勢力,一不小心,就很容易引發矛盾導致勢力之間的大戰。

    所以她覺得這群逃出來的修士說得沒錯,那幾位天驕肯定是被什么東西影響了心智,失去理智才會這樣不顧一切的廝殺,可護道者為什么沒阻止他們?

    “他們也被影響了,只要是在祭臺上的人,都會慢慢陷入那種暴戾的狀態,起初我們在祭臺邊緣時就已經感覺到心情煩躁,很想殺人,若非是被他們的法訣轟出來,恐怕我們現在也已經在混戰中死去。”一名修士道出了真相。

    瑤池一行人聽完,頓時沉默了。

    白彩翎也微微蹙眉,連金仙境巔峰的護道者們都會被影響心智,那這一趟確實就得慎重考慮還要不要進去了!

    “那二狗子與段九德等人呢?”這時,徐缺主動開口詢問。

    他并不在意那些傳承,更不在意那些天驕的死活,他關心的只是柳靖凝與二狗子他們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他們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修士臉上浮現一絲惱火跟無奈:“他們從另一條路繞到了祭臺對面,那二狗子還當著我們面搬出了桌椅,坐在那里吃一種名為‘麻辣火鍋’的食物,一邊看著我們在祭臺上廝殺!”

    “噗哈哈哈!”

    徐缺聽完頓時忍不住笑出了聲,他現在可沒什么需要偽裝的了,一聽到二狗子跟段九德把那群人坑成這樣,還坐在對面吃火鍋看戲,就覺得很解氣。

    “可惡,你在笑什么?”幾名修士當即臉色一沉,瞪向徐缺。

    瑤池眾人也紛紛愕然的看向徐缺,想不通這位老人怎么突然笑得這么開心。

    “呵,我是在笑那二狗子與段九德太狂妄,太囂張,當年老夫也有一位朋友像他們這樣優秀,如今墳頭草已經一丈五!”這時,徐缺將笑容變成了冷笑。

    幾名修士聽完,臉色這才緩和了下來。

    瑤池眾多弟子卻有些迷糊,剛才這位徐老笑得那么開心,貌似是在幸災樂禍呀,怎么突然間又變成冷笑了!

    白彩翎更是狐疑的看著徐缺,總覺得他剛才的笑容有些熟悉,跟當初那個徐缺痞子太像了。

    莫非這就是有其父必有其子?這位徐老年輕的時候,應該也很浪吧!

    “罷了,我們先出去了,白圣女,你們最好也盡快離開吧,我們覺得那祭臺上的戾氣沒那么簡單,可能會被帶出祭臺,到時候后果很難想象。”

    最終,幾名修士留下了一句勸告,便匆匆離去。

    從他們的神情可以看得出來,他們剛才所經歷的一切,遠不是他們說的那么平淡,哪怕現在死里逃生,他們依舊感到心悸,不敢在這個地方久留。

    瑤池眾多弟子目送他們離去后,目光也紛紛看向白彩翎,等待圣女的抉擇。

    白彩翎也有些遲疑,如果就這么離去,恐怕對瑤池的聲望有所影響,但至少卻能保住所有弟子的安全,可真就這樣離開,她卻始終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徐老,您怎么看?”白彩翎不由得看向徐缺問道。

    隱約間,她覺得這位徐老遠比自己想象中要不簡單很多,至少到現在為止,這位徐老表現得十分的淡然,沒有絲毫的憂慮跟惶恐,這跟他半仙境的修為實在有些不相符。

    徐缺則看了白彩翎一眼,淡淡笑道:“老夫覺得,這跟一種陶冶情操的運動是同一個道理。既然來都來了,自然要進去一下,既然進去了,那自然要動幾下,既然動了,那么就得做好出血的準備!”

    這說的是什么鬼?

    眾多瑤池弟子以及白彩翎,都聽得云里霧里,迷迷糊糊的,不懂這話中的含義。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,要進去?”白彩翎意簡言駭的概括道。

    徐缺點了點頭:“沒錯,不僅要進去,還有動起來!”

    說完,他率先邁步而出,直接往前行去。

    那所謂的祭臺跟戾氣以及傳承,徐缺壓根就不在意,二狗子跟段九德既然布下這么一個局,顯然是對那座祭臺很了解,說不定還進去過,肯定也會有破局的辦法。

    所以徐缺并沒有將祭臺跟戾氣當成威脅,他現在想過去,就是為了看一下,當二狗子跟段九德見到自己時,會是什么樣一副表情。

    當然了,這一趟進去,他也要順手將神農氏族的人給宰了!

    既然來到天洲,徐缺就沒打算低調行事,神農氏族不僅得罪他,還抓了柳靖凝等人來威脅逼迫二狗子他們現身,徐缺不可能會放過他們。

    雖然他也很清楚,神農氏族是一個龐然大物,而自己的大敵還有圣宗以及天宮書院!

    但是,堂堂逼圣,怎么可能會被唬住!

    神農氏族算個屁!

    哪怕他們有太乙金仙又如何?

    哪怕他們有大羅金仙又如何?

    哪怕他們是太陰仙域的霸主!

    哪怕他們的整體實力跟底蘊并不比圣宗弱多少!

    那,又如何?

    大不了,最后把一切都嫁禍給二狗子跟段九德就行了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