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清穿皇妃要嬌養 > 011:救人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?    沒跑兩步,溫馨一下子被羅安誠拉住了胳膊,腳下一踉蹌,差點摔倒了。

    這個年代雖然不像是大清那樣對女子苛刻,可要是被人看到拉拉扯扯的對名譽也不好。鄉下人愛道人長短是非的可不少,閑言碎語逼死人的也常見。

    溫馨想也不想的一腳踹出去,羅安誠悶哼一聲,被溫馨踹在了膝蓋上,臉色有些發白,“溫馨,你聽我說,我是真心來找你的,你不是喜歡我嗎?我想好了,愿意跟你處對象。”

    呸!

    這個王八犢子,回頭草能吃的這么不要臉也沒誰了!

    溫馨用力甩開羅安誠,差點一屁股坐地上,喘著氣看著他,“羅安誠,你這話什么意思,你不是跟喬知青談對象跟我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“我上回就跟你解釋了,我跟喬知青沒有談對象,都是假的,你相信我,我心里只有你一個。”羅安誠看著溫馨柔聲說道。

    溫馨看的直想吐,這人太不要臉了,她爬起來倒退兩步,戒備的看著羅安誠,冷笑道:“你當我是傻子?”

    這人如此不要臉,索性把話說開了。

    “溫馨,你聽我說……”

    “說什么說,聽你說怎么跟人掰扯我是個鄉下土妞想要癩蛤蟆吃天鵝肉,你要是敢說自己沒說過這話,我就去把成嬸子叫來跟你對質,你敢不敢?”

    羅安誠當然不敢,溫馨雖然長得漂亮,但是以前人木木的,木頭美人沒靈魂他是真的不喜歡。

    現在的溫馨雖然潑辣了些,但是那雙眼睛水靈靈的,羅安誠這回也是真的有點動心了。

    美人誰不喜歡?

    又能美人在懷,還能有回城的希望,溫馨在他印象里還是那個好糊弄的傻姑娘,所以才幾次三番纏上來。

    好言說不聽,羅安誠就有些不耐煩了,這會兒人都在上工,這高粱又高又密,把人拖進去還不是他為所欲為。

    這樣一想,眼睛中就露出幾分兇狠,朝著溫馨逼過去,臉上的神色卻越發的溫柔,“溫馨,我知道我以前做的不好讓你傷心了,我站在這里任你打行不行,等你出夠了氣咱們在好好地談談?你跟我談對象,將來我能回城把你也帶回去,當城里人吃供應糧多好?”

    當她是傻子!

    要是跟著回城就能吃供應糧,這個年代也就不會有那么多的夫妻分別了。

    鄉下的姑娘跟著回了城,戶口不能遷,就沒法落實工作,沒有工作哪來的供應糧吃?

    這王八蛋真把她當成傻子忽悠了!

    這么久也沒見人路過,溫馨心里著急,打是打不過,跑也未必能跑的過,想個法子能脫身才好。

    溫馨心里想辦法,嘴上跟他胡扯拖延時間,但是顯然羅安誠想明白了,朝著溫馨就逼過來,那雙眼睛陰沉沉的,雖然臉上帶著笑,卻讓人更加的厭惡跟恐懼。

    “溫馨,你說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好個屁!

    “你站那兒別動,別過來!”溫馨后退兩步看著羅安誠吼道,“再過來我喊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青點本就偏,又有這片高粱地擋著,你別費心思了,不會有人來的,都在地里上工呢。”羅安誠索性也不裝了,“溫馨,你還是安安心心的跟了我,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夢。”溫馨撒腿就跑,跑不過也得跑。

    她一跑,羅安誠就追上來。

    溫馨用了全身力氣拼命地跑,嗓子呼啦啦的疼,可還是聽著背后的腳步聲越來越近,這要是真的被羅安誠抓住了,溫馨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這混蛋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跑出這片高粱地就好了,沒了高粱遮著,這羅安誠也不敢放肆,還有百十米就能跑出去了,溫馨是豁出命般的撒丫子狂奔。

    羅安誠心里也著急,加快腳步追上去,伸手就要去抓溫馨。

    抓住人拖進高粱地,看她還怎么跑!

    正想著,忽然高粱地里一閃,羅安誠都沒看清楚怎么回事,就覺得腰間一陣巨疼,整個人滾了出去。

    溫馨聽著背后傳來一聲凄厲的喊聲,下意識的就停住腳往后看去,這一看就愣了。

    羅安誠滾了一身土彎著腰縮在地上直哼哼,沈憶雙手抄著褲袋神態悠閑的站在路邊,溫馨看到沈憶整個人都松緩下來,雙手伏在膝蓋上彎著腰直喘氣。

    可累死她了!

    沈憶慢慢的走過來,低頭看著溫馨。

    溫馨抬起頭仰望著他,“沈……沈憶,謝謝你啊。”

    喘著氣道謝,溫馨深吸兩口,這才覺得心口平緩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你是傻了嗎?一個人在這種地方走?”

    沈憶的聲音清冷的很,在溫馨的頭頂上來回的轉,溫馨也不怎么眼眶一下子就紅了。

    她哪知道羅安誠這混蛋膽子這么大,居然敢大白天的就來堵她做壞事。

    沈憶不安慰她就算了,還說這樣刻薄難聽的話!

    她家四爺才不會這么對她,這人一定不是四爺!

    溫馨也不看沈憶,走到羅安誠身邊,抬腳就往他身上踹,“王八蛋,讓你來堵我,讓你算計我,你這個黑了心腸的混蛋!我哪里對不起你,欺負我一個女孩子你良心被狗吃了嗎……”

    沈憶:……

    羅安誠舊傷未去,新傷又來,溫馨可真是下了力氣的揍他,疼得他直喊饒命。

    溫馨哪里聽得進去,瘋了一樣的把人往死里揍!

    沈憶皺著眉過去把人拉開。

    羅安誠終于能喘口氣了,還沒等他開口喊救命,就聽著沈憶說,“別把人一下子打死了,為了這種人坐牢不值當。你歇歇再打,不著急。”

    溫馨聽到這話哪里還打得下去,氣也不是,笑也不是,憋著一張臉都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羅安誠聽了這話差點暈過去,他就知道沈憶不是個好人,是個好人能說出這話?

    沈憶把溫馨往身后一拉,自己上前一步,一腳踏在羅安誠的胸口,“你這樣的行為,足夠你蹲十年八年的牢了,羅安誠,你說是不是?”

    說完也不等羅安誠應聲,沈憶就對著溫馨道:“殺了他臟了你的手,這種人就該讓他去體會一下人民監獄的鐵窗淚,好好地悔過,慢慢的煎熬。”

    溫馨小心肝一抖,就看著羅安誠兩眼一翻嚇暈過去!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.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m.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