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清穿皇妃要嬌養 > 885:溫馨的提醒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史上弘歷不就是在康師傅末年被康師傅養在身邊嗎?

    那么現在……

    溫馨的臉一下子黑子,四爺這么能干,這么努力,完全不需要兒子的光輝去襯托,她一點也不希望傳出康師傅喜歡看重孫子,這才傳位給兒子的流言!

    這對四爺多不公平?

    溫馨簡直要氣炸了,但是現在她又沒有辦法,眼下只能希望這件事情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樣,康師傅真的只是單純的召見善哥兒。

    然而溫馨也沒想到事情的發展完全脫離了軌道,善哥兒真的被康師傅接到了暢春園!

    晚上四爺回來的時候,溫馨著急的跟他這件事情,誰知道四爺卻是氣定神閑,一點也沒有不悅,反而瞧著溫馨這樣的神色有些奇怪,笑著說道:“你在擔心善哥兒?不用擔心,皇上只是喜歡善哥兒,身邊有個孩子陪著,也能讓皇上的心情愉悅一些。”

    溫馨想著可是這么回事,也許真相是這樣,但是日后你肯定會成為那個小可憐啊。

    被人認為是靠著兒子登上皇位的可憐人!

    四爺有些不太理解溫馨的憂心忡忡,但是看著她這樣子,就坐下來跟她仔細分說,“善哥兒性子穩重不張揚,就算是在皇上身邊你也不用擔心會惹禍事,而且善哥兒這孩子會哄人,皇上現在的身體……有善哥兒在也是好事一件。”

    在民間就有老人精神不振,把孫子送到身邊,讓老人迸發生活熱情的做法。

    溫馨能理解,也很支持,但是想到帶來的負面效果,就看著四爺替他委屈。

    現在一個是四爺,一個是自己兒子,溫馨也真沒辦法改變康師傅的決定,一時也只能認了,看著四爺就道:“善哥兒要常駐暢春園嗎?他的東西要不要送過去?”

    “暢春園那邊什么都不缺,你不用擔心了。至于在那邊住多久,要看皇上的意思。”四爺看到這里,瞧著溫馨還是一臉憂色,以為溫馨是擔心善哥兒這樣太大眼,“等過兩日,我看看能不能想辦法多送幾個孩子過去。”

    溫馨眼睛一亮,就看著四爺,“能做到嗎?”

    如果其他府里的阿哥也能去暢春園住著,無疑就能轉移大家的注意力,這對四爺是好事兒,對善哥兒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看著溫馨眼睛發亮的模樣,四爺想著是有點難度,但是話到嘴邊還是說道:“試試吧。”

    溫馨想著四爺既然這樣說了,那肯定是有辦法的,一下子就輕松起來,臉上的笑容都多了,對著四爺就道;“這樣最好了,善哥兒是個小孩子也就罷了,但是善哥兒一直在皇上身邊,對爺未必是好事,如果能有其他府里的阿哥分散注意力,真是再好不過。”

    四爺聽到這話一愣,她還以為溫馨是擔心兒子,但是沒想到她最擔心的竟是自己?

    其實,善哥兒能在皇上身邊呆著,這對溫馨母子是絕對最好的。

    現在想想之前溫馨的擔憂焦慮,當時自己還覺得有些好笑,其實完全不必擔心,這對她們母子是好事。

    但是四爺唯獨沒想到,溫馨會想到這件事情對自己不好的影響。

    其實,四爺自己都沒想,他沒往這邊想。

    現在溫馨這么提了一句,四爺的思緒一下子就被帶偏了,認真的想了想,竟然覺得溫馨的話有道理,一時神色也鄭重起來。

    溫馨沒察覺到四爺的思緒已經跟她殊途同歸,正高興的哼著小曲,把之前看不下去的賬冊收起來,等忙完回頭才發現四爺正在想事情。

    她也沒打擾他,自己掀簾子出去讓人送夜宵過來,晚膳沒心思吃,這會兒覺得有些餓了。

    四爺沒跟溫馨一起吃夜宵,讓溫馨用完早些休息,自己匆匆的去了九州清宴。

    溫馨以為四爺去商議怎么把其他府里的阿哥也送去暢春園,就高高興興的把人送走了,能把這個隱患解除,真是再好不過了。

    善哥兒有四爺護著,將來的前程肯定不差,可是憑什么讓四爺戴上沾了兒子光的帽子?

    這件事情也許會讓四爺將來儲君的位置優先考慮善哥兒,但是也許會被人利用在兩父子之間制造矛盾。

    史上弘歷那個敗家子,登基之后可是否定了不少親爹的做法,其實就能看出這兩父子的矛盾。

    溫馨可不想為了一時的利益,讓四爺跟善哥兒之間鬧成這樣,那她真是要傷心死了。

    溫馨美美的睡了一覺,前頭九州清宴的燈光卻是亮了一夜。

    四爺揉揉額頭,一夜沒睡,這會兒卻不覺得困乏,屋子里做了七八個幕僚正在謄抄商議的策略。

    四爺把溫馨的想法隱晦的提出來,大家這才從驚喜中回過神,隱隱察覺到這件事情的隱患,既然知道了,自然是要想法子解決。

    商議了一晚上,總算是有了妥當的章程。

    蘇培盛照著四爺的吩咐送來了早點,四爺揮揮手讓大家休息吃點東西墊墊肚子,自己也往后頭的寢室走去。

    洗了把臉,換了身衣裳,四爺看著蘇培盛就聞到:“你溫主子那邊起了沒有?”

    “還沒有,照著往日的時辰,再有半個時辰才會有動靜。”

    蘇培盛心里呵呵兩聲,溫側妃是慣會享受的人,不給福晉請安的日子,總是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肯起身。

    主子爺慣著,誰又敢說什么。

    四爺應了一聲,想了想又把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,等他回來跟溫馨說也不遲。

    四爺吃了早膳,幕僚那邊的事情也已經辦妥當,四爺帶著就出了門。

    隆科多剛出了暢春園,沒見到皇上,心里正有些不高興,往外走的時候就看到了四爺,他笑著迎上去,“老四這么早過來了,看兒子去?”

    聽著這一句調侃,要是往日四爺自然不會多想,但是昨兒個溫馨的擔憂讓四爺有了警惕,再聽著這話心里的感覺就不一樣了,她看著隆科多就道:“正有件事情找舅舅商議,咱們借一步說話。”

    隆科多瞧著四爺的神色很是鄭重,也收起了吊兒郎當的臉色,跟著四爺走了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