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清穿皇妃要嬌養 > 682:不小心進了沙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四爺在溫馨這里發了一肚子的牢騷,火氣都發出來了,沒有一個人生悶氣,肚子里空空倒是睡了一個好覺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起來,溫馨感覺到身邊的動靜跟著睜開眼睛,外頭天還黑著,就道:“這么早起來,爺做什么去?”

    四爺伸手把溫馨按回去,“外頭冷,你別起來,爺要進宮去。”

    溫馨一下子清醒過來,大格格跟那拉星德的婚事是呈送上去的,現在四爺要悔婚,只怕是要去御前說個清楚,皇上那邊也得有個交代,總不能無緣無故的悔婚。

    這個鍋不能落在大格格身上,不能由雍親王府背了。

    溫馨有些擔憂的說道:“皇上不會不同意吧?”

    四爺攏好衣裳,回頭看了溫馨一眼,“不管如何,這婚事不能成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說有難度,但是四爺會克服。

    溫馨披了外衣做起來,“皇上對待小輩一向慈愛,爺一片愛女之心,想來皇上不會不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溫馨這意思其實是跟四爺說,別跟康師傅硬頂著來,要學會訴委屈啊。

    四爺冷笑一聲,“難道那烏拉那拉家還敢跟爺在御前打官司不成?”

    溫馨一哽,四爺這是沒明白她的意思,會哭的孩子有糖吃啊。

    康師傅年紀越大,隔輩越親。

    溫馨怕四爺倔脾氣上來跟康師傅頂著干,看著四爺像是不經意的說道:“要是我受了這樣的委屈,見到爺肯定會訴委屈求公道啊,我都委屈成這樣,爺還會好意思訓我不成?”

    “那自然不會……”四爺這話一出口不由一怔,再去看溫馨就看到她掩口打著呵欠,一副沒睡醒的樣子,彎腰把她按回錦被里,“你睡吧。”

    溫馨確實沒睡醒,半睜著眼睛點點頭,“嗯,我等爺回來。”說著握住四爺的手,“皇上對善哥兒這些孩子一直很疼愛,大格格受這樣的委屈,皇上肯定會心疼的。況且爺是皇上的兒子,兒子跟爹訴委屈有什么好丟人的?”

    想讓皇上心疼,爺就不能硬頂著來啊。

    溫馨就盼著四爺能明白她的心思,這樣的話她又不能直接說。

    四爺若有所思的看了溫馨一眼,溫馨卻已經閉上眼睛睡了。

    四爺掩好帳子,喚人進來服侍更衣,腦子里卻想著溫馨的話,一時間放佛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皇上不會喜歡一個強勢的兒子,但是一定會同情一個吃虧的兒子。

    他一個親王,被未來的女婿給坑了,這事兒太丟臉了。

    以四爺的性子,怎么會在人前服軟,更加不會在皇上跟前丟臉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太子一事正鬧得厲害,四爺想著自己要是因為大格格的婚事太強勢,會不會也會引起皇上的不滿?

    一個太強勢的兒子,總會給人一種危險的感覺……

    溫馨這話倒是提醒了他,他是應該生氣惱火,但是去御前如何分說卻要好好地想一想才是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四爺肯定不屑于這樣的做法,但是現在……

    臣子跟皇上求公道,與兒子跟爹訴委屈是不一樣的。

    四爺忍不住又回頭看了隔著帳子的溫馨一眼,溫馨這是提醒他吧?

    臣子跟皇上求公道怎么及得上兒子跟爹訴委屈來的妙呢?

    雖然有些丟臉,但是丟臉丟在自己爹跟前,好像也沒什么不可以。

    四爺一路風風火火的進了宮,早朝過后在偏殿等候傳見。

    一溜兄弟們都在偏殿候著,老十四在軍機大營自然無法日日進宮請安,老九老十老樣子,老八倒是對他和善的笑,態度恭謹,但是四爺知道老八原不是面上這樣和善的人。

    老五一貫的裝木頭人,老七腿腳不便,平常并不進宮,只有三爺整日自我感覺良好,在四爺面前總是充哥哥的氣派,四爺往往面無表情的無事,由著三爺唱獨角戲就好。

    反正三爺也不是要個回應,就是愛出風頭。

    “四爺,皇上請您過去。”梁九功笑瞇瞇的出現在偏殿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四爺站起身來,頂著一眾兄弟復雜的神色,抬腳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梁九功伸手推開門,四爺就邁過高高的門檻,皇上坐在御案后頭正在看折子,四爺咬咬牙,過去“噗通”就跪在了地上,“皇阿瑪要給兒臣做主啊……”

    四爺這一嗓子出來,把康師傅給驚得手里的折子都掉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要不是眼前的這人是老四那張臉,他都以為自己幻聽了。

    老四什么性子,他比誰都清楚,眼前哽咽的這個真是老四?

    一向剛強不彎腰的人,一旦露出這樣委屈的姿態,就是康師傅這樣的鐵石心腸,一時間也變得柔軟起來,“老四你先起來,有話好好說,出什么事兒了?”

    能讓老四憋屈這樣,這是出什么大事兒了?

    康師傅心里還真有些好奇起來。

    等四爺從宮里出去的時候,眼眶微紅,倒是把等著他的隆科多給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四爺看到隆科多,心里也是一囧,恢復如常,“舅舅在這里等我?”

    隆科多狐疑的眼神掃過四爺的臉,“老四,你這眼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哦,不小心進了沙子。”

    隆科多:……

    隆科多知道四爺沒說實話,也不追問了,就老四這臭脾氣,把自己掘回來就不好看了,想起正事就道:“我有正事找你,咱們找個清凈的地方說話。”

    朝中對于皇上處置太子一系的人分成兩派,一派自然是希望廢太子另立,一派是支持太子嫡長身份。

    隆科多想要探清楚四爺的心思,八爺那邊最近可沒少找他。

    溫馨一直等到天黑四爺才回了府,但是她沒有去前院,福晉正在前院等著四爺呢。

    今兒個李氏又鬧了正院一場,福晉理虧也沒敢把李氏如何,但是怕是心頭憋了火氣。

    況且這婚事一天沒有個處置,福晉那邊怕是也不安生。

    今兒個烏拉那拉府上的太夫人跟大夫人可是來見福晉了,在正院里呆了大半天才走,肯定是商議著這婚事如何處置。

    溫馨雖然對福晉有些了解,但是以福晉能屈能伸的性子,她也猜不到福晉會如何做。

    一邊是娘家,一邊是四爺,福晉這回可不能左右逢源了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