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清穿皇妃要嬌養 > 655:女子出場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溫馨就笑著說道:“田姐姐倒是好精神,我原還想著她今日要好好歇歇呢。”

    那管事嬤嬤淺笑回道:“是,原是這樣打算,后來知道主子爺們都要赴圣宴,再到日后木蘭秋狝忙起來,就怕是沒有這樣的閑暇了。又想著今兒個初到行宮,聚一聚也是喜慶事兒。”

    這管事嬤嬤很會說話,至少溫馨覺得田側妃這樣的話還是很合理的。

    況且,太子那邊來的是格格,自然是不能出面組織宴會。

    接下來就是三爺領先,田側妃是個領頭的,她出面設宴聚一聚名正言順。換做旁人,誰敢越過田側妃組這個局?

    田側妃怕是自己也不想組這個局,但是身份轄制,她也不得不出面。

    溫馨問了都有誰去,那管事嬤嬤回了,各家的主子都請了。

    溫馨心里有數了,打發走了這管事嬤嬤。就讓人去給鈕祜祿氏傳話,問她去不去。

    別的府上來的也多是格格,她這里要是不帶著鈕祜祿格格出去,難免會落人閑話。

    鈕祜祿氏那邊的得了信回話去,溫馨也不意外,這樣的場合鈕祜祿氏自然是要露面的,不然豈不是白來了?

    溫馨這邊仔細梳妝打扮,不能穿的太艷麗,也不能被人壓下去毫無光彩,想了想挑了一件珍珠紅的綢緞,繡了銀絲暗紋,瞧著不怎么起眼,但是行走間卻有流光閃動,這樣的料子少見,四爺府上也就只有兩三匹。

    一匹銀紅給了福晉,一匹珍珠紅給了她,另外一匹石榴紅給了李氏。

    梳了個漂亮的旗頭,溫馨挑了一套點翠嵌寶的首飾插戴上,耳上綴了紅寶石的墜子,手腕上套了羊脂玉的鐲子。

    對著鏡子細細審視覺得沒問題了,這才出了門。

    到了二門口,鈕祜祿格格已經帶著丫頭等著了,只見她穿了一身鵝黃的旗裝,頭上戴著銀流蘇簪子,簡潔大方,沒有出風頭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奴才給側妃請安。”

    “起來吧。”溫馨和煦的笑道,由著鈕祜祿氏跟在她身后,“田側妃邀請赴宴,你也不用緊張,去了該如就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鈕祜祿氏恭敬的回道。

    溫馨也就沒再說話,扶著云玲的手往三爺那邊的院子走。

    鈕祜祿氏瞧著溫側妃這一身裝扮,心里輕輕地松口氣,幸好她沒有爭鋒的心思,故意選了這身素淡些的衣衫。

    她這種時候,一點都不想讓溫側妃對她不滿,不然之后她怎么行動?

    從四爺這邊走到三爺那邊走了好一會兒才到,遠遠地就有人迎上來領路,恭恭敬敬的帶著溫馨一行人進了門。

    三爺分到的地方跟四爺差不多,都是獨棟的宮殿,琉璃瓦在夕陽下熠熠生輝,閃著金碧輝煌的光芒。

    太子那邊的格格沒到場,但是派人來添了禮物。

    那么剩下的人里也就是田側妃跟溫馨的地位最高了,兩人都是親王側妃,十四爺府上來的是舒舒覺羅氏還有十四爺新收的小格格。

    來的路上舒舒覺羅氏倒是讓人給溫馨請了安,但是兩家的距離有些遠并沒有見面,此時溫馨進了門,就一眼看到了舒舒覺羅氏。

    田側妃親自迎上來,笑著說道:“我還想著你若是不來,我便親自請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田姐姐相邀豈敢不來?”溫馨笑著回道,由著田氏親熱的挽著她的胳膊往里走。

    舒舒覺羅氏上來請安,笑瞇瞇的說道:“給小四嫂請安。”

    溫馨一下子就樂了,道:“你管會貧嘴取笑我,快起來吧,被十四爺看到了還以為我欺負你呢。”

    兩人說話間很是親熱,周圍一眾人的目光流轉。

    都知道四爺跟十四爺不太對付,但是兩家的家眷好像關系很不錯的樣子。

    田氏下了帖子,此次來行宮的人家眷基本上都到了,除了太子那邊的哥哥,還有九爺府上的格格因為身體不適沒來,其他都全了。

    殿里擺了兩張大圓桌子,大家見過禮坐下后,越發的熱鬧起來。

    舒舒覺羅氏挨著溫馨坐下,鈕祜祿氏只能做到格格那一桌去,這邊桌子上不是側妃就是側福晉,一眾格格們自然不敢落座。

    “我還想路上過去跟你說說話,但是咱們兩家隔得太遠,一來一回的時間不夠用。”舒舒覺羅氏笑著說道,“小四嫂可別怪我失禮。”

    跟舒舒覺羅氏每年在永和宮都要見面,大家實在是太熟了,開這樣的玩笑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溫馨就道:“咱們想到一處去了,我原也想找你說話,可不是遠了些不方便只能作罷。”

    舒舒覺羅氏笑的更開心了,“我們家弘春回去跟我說了,我還要謝謝小四嫂在莊子上對他的照看,他都要樂不思蜀了。回去胖了一圈,人也壯了,讀書都認真了幾分。”

    聽得出這話是真心實意的,溫馨就道:“這事兒你要謝就謝我們爺,我只是給孩子們照看了飲食,其他可沒管。要我說胖了壯了都是虛的,人曬黑了是真的吧?”

    舒舒覺羅氏知道溫馨是客氣話,弘春可是跟她說了,溫側妃在莊子上很厲害,前頭的人都聽她的話。

    他們住在莊子上,衣食住行都是溫側妃操心,就連他們想要出去胡鬧玩耍,都是溫側妃從中周旋。

    舒舒覺羅氏不以為然的說道:“男孩子黑點怎么了,那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溫馨笑得不行,“弘春跟弘映都能吃苦,跟著種地也沒叫苦叫累,四爺都跨的很。”

    舒舒覺羅氏的眼睛都亮了,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我還騙你不成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田氏回來坐下正好聽到這句,就道:“我也聽說兩府的孩子開了地種著,回頭你們再去種地,我把弘昇也送過去練練不知成不成?”

    田側妃有意跟溫馨打好關系,自然不能錯過這個機會。

    溫馨卻不能一口答應下來,笑著說道:“等咱們回去再種地也是來年開春的事情,去不去還兩說,要看我們爺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沒有直接婉拒,田側妃心里就高興了,“是不著急,大冬天的誰還去刨地,明年再說。”

    “聽說這次秋狝規模很大,草原上的部落不少人都會來參加,其中還有女子呢,不知是真是假。”舒舒覺羅氏低聲說道,“你們說他們派女子出場,咱們難道還要上場?”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