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清穿皇妃要嬌養 > 485:理直氣壯地提要求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察覺到溫馨話里帶著的幸災樂禍的味道,四爺轉頭去看她。

    溫馨一點也沒裝賢惠的,自己捂著臉得意的笑了,“我就是這樣的小人,我就是開心,你別這么看我。”

    瞧著她轉過身子背對著他,自己卻笑的一抖一抖的,四爺真是不知道說什么好。

    你說你幸災樂禍這事兒可以,可你擋著我的面這樣做沒關系嗎?

    就不怕日后他想起來,就認為她不容人?

    四爺心里是很復雜的,這樣的溫馨在他跟前一點也不偽裝,有點傻。

    “爺也開心。”

    溫馨以為自己出現幻聽了!

    猛地轉過身來,趴在四爺的胸口看著他,目中帶著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神馬?

    四爺也在幸災樂禍嗎?

    溫馨就更樂了,抓著四爺的手,一臉的笑容,“我就想著福晉憑白算計了那么多,現在就想著等爺為她請封王妃的頭銜,可是爺一日不請封,福晉就要擔心一日,我這心里就開心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福晉不能請封王妃,你也就不能跟著請封側妃,不生氣?”

    “封不封側妃有什么要緊,反正封不封我都在爺身邊呢。我又不是為了側妃的頭銜跟著爺,我一點也不著急。可我看著福晉著急,我就開心,讓她總算計我。”

    溫馨是真的覺得出了口惡氣,平日子里福晉事事都有種安穩如山的樣子,可現在穩不住了吧?

    畢竟三爺都為三福晉請封,五爺那么不待見五福晉,也為五福晉請封了,就她們府里還沒動靜呢。

    笑死了。

    四爺聽著溫馨這直白的話,就想起自己的不甘心。

    是,他跟溫馨一樣也不甘心,不甘心為福晉請封。

    所以才想著晾一晾福晉,讓她嘗一嘗這種滋味。

    雖然如此行徑有失狹隘,可是四爺心里覺得痛快。

    福晉是皇上所賜,動不得,可不是不代表著他就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。

    若不是念著多年的夫妻情分,看在逝去的弘暉的份上,他就跟五弟一樣,把烏拉那拉氏給架空了。

    “爺等著過了頒金節再說。”四爺有心治一治福晉,所以沒打算抬手就過去了。

    溫馨琢磨著四爺這話,一時間就笑了。

    頒金節各家的福晉都要進宮,到時候三福晉跟五福晉都穿著親王妃的服飾進宮,四福晉卻依舊是貝勒福晉的裝扮,可不是要被人側目。

    當然,她還是側福晉的衣裳,也會被人側目,但是溫馨一點都不覺得丟人。

    可是福晉那么要面子的人,想想那滋味真是酸爽極了。

    四爺這人真是壞,這主意真是絕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太好了。”溫馨笑的更開心了,又想起今日偶遇年氏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是四爺的側福晉,出府交際是應該的,可是回來就對上一張欲語還羞的小白花的臉,真是有些吃不消。

    好像她做了十惡不赦的事情一樣。

    溫馨覺得照著年氏那作態,要是自己給她說話的機會,指不定就要聽她訴一番真情。

    什么對四爺真心實意,什么請她高抬貴手,什么可憐成全!

    呸!

    凡事有個先來后到,她怎么不想想,自己后進府搶別人的男人,這事兒就不對呢?

    當然,白蓮花的心里只有別人對不住她,沒有她對不住別人的。

    溫馨自己都腦補惡心了,要想著年氏真的對著她說出這樣的話,她真怕自己忍不住遷怒四爺,所以都沒給她機會,拂袖就走人了。

    想想當時年氏那張吃驚過度的臉,心里還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搞得自己好像是大壞蛋一樣。

    明明是她要來搶自己的男人,這事兒真是賭心。

    四爺瞧著溫馨不說話,側頭看她一眼,就見她眉頭皺的緊緊的,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臉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“今日可是遇到不開心的事情了?”四爺問她。

    溫馨心里憋屈啊,就想著得給四爺普及一下小白蓮的危害,就點頭說道:“是有點事情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說說看。”四爺來了興趣,能讓溫馨想不明白的事兒,有點意思。

    溫馨瞧著四爺這樂呵的樣子,心里暗搓搓的想到,一會兒你別尷尬才好。

    溫馨句輕咳一聲,一本正經的說道:“其實吧也不是大事兒,就是今兒個從是四爺府上做客回來的時候,在小花園里遇到了年格格。”

    四爺聞言就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溫馨瞧著心里先松口氣,接著說道:“我就想不明白,我又沒找她麻煩,好端端的攔住我的路,含淚欲泣的凝視著我,嚇得我一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。這要是被人看到了,還以為我把她怎么著了,可不是冤死了。我一句話都沒說呢,就哭給我看,嚇得我也不敢跟她說話了,趕緊回來了,現在想想心里還有些不舒服,好像是我欺負了她一樣。”

    “看著你就哭?”四爺臉色黑黑的,這什么毛病?

    “可不是,咱們府里這么多人,我真是頭一回遇上這樣的,有話不能好好說啊。做出這樣的姿態給人看到,還以為我是個大惡人呢。”溫馨說著就真的氣上來了。

    雖然現在不能確定年氏是不是偽裝的白蓮花,可是那一幅小白蓮的樣子,真是令人蛋疼啊。

    “這種欲語還休,含淚欲泣的凝視,最容易令人誤會了好嗎?”溫馨笑著吐槽,“我當時想著我真是沒法跟她說話,渾身毛毛的,嚇得趕緊走了。”

    四爺看著溫馨說著還去搓搓手臂,沒忍住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還笑!”溫馨心里翻個白眼。

    “下回在遇到她不理會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想理會啊,可她往我面前戳,我也沒法子。”溫馨嘆口氣,“咱們府里不是要擴建嘛,爺把她的院子跟我分的遠一點吧。我可不想整日一出門就對上這么一張臉,這日子還怎么過啊。”

    感情說了一通,最后在這里等著他呢。

    四爺看著溫馨,就喜歡她一本正經的告狀,然后理直氣壯地提要求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四爺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溫馨想不明白,四爺未必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年氏這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不過是想壞了溫馨的名聲,讓人以為她欺負她呢。

    虧得溫馨當時就走了,要是留下與她說句話,指不定還出什么事兒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