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清穿皇妃要嬌養 > 300:李氏這是要開戰?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溫馨真不是故意的,她只帶了金瓜子。

    哪里想到別人都是拿銀錠子出來打賞,主要是她沒想到這種場合需要打賞,完全沒經驗。

    這種無意中裝逼的行徑,讓大家對她深受四爺寵愛的傳言,更令人相信了幾分。

    關鍵是四爺那張冰山臉,沒想到私下里待自己的側福晉這么大方。

    沒見誰家拿著金瓜子隨意打賞的。

    也太有錢了!

    瓜爾佳氏心里是有些羨慕的,她是五爺身邊最受寵的側福晉不假,可是五爺性子恬淡,又是太后跟前養大的信佛,對這些東西不是很在意。

    她日子過得也不錯,但是絕對不會像溫側福晉這樣出手大方,她還有幾個孩子要養。

    大方不起來。

    回府之后晚上見到四爺,溫馨就忍不住的抱怨他,“別人當時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,早知道這樣我就帶銀子去了,不會給爺惹麻煩吧?”

    四爺卻笑了起來,“這算什么事兒,不值你的擔心,安心吧。出去做客就是圖個開心,想那么多做什么,累得慌。”

    溫馨:……

    好像打他一頓,她是為了誰擔心。

    溫馨瞧著四爺開心的樣子,總暗搓搓的覺得,四爺今日讓她帶著金瓜子出門,該不是故意的吧?

    溫馨心里狐疑,可也不好問。

    四爺要是說是怎么辦?

    而且,溫馨總覺得自己想多了,四爺怎么會做這么無聊的事情。

    四爺瞧著溫馨抱著兒子哄他睡覺,不再想方才的事情,自己心里也松口氣。

    要是溫馨追問他早上的事情他是不是故意的怎么辦?

    不想騙她,可是要說實話,估計又要生氣了。

    外頭那些女人,一個比一個的不消停。

    比衣裳,比首飾,比孩子,比寵愛,什么都比。

    溫馨做了側福晉第一回出去應酬,要是被人小看了怎么成?

    以溫馨的性子,要是跟她說清楚,她肯定不出這個風頭。

    四爺也是沒辦法。

    為了溫馨,他都拿出處理正事的鄭重了。

    效果不錯。

    善哥兒今晚上有些興奮,睜著一雙大眼睛怎么也不睡。

    沒一會兒溫馨就抱累了,把兒子往剛沐浴出來的四爺懷里一塞不管了。

    四爺搖頭,真是比兒子還嬌,自己抱著兒子逗樂起來,結果這小子更有精神了。

    溫馨:……

    四爺也哄不了了,還是溫馨把奶娘叫來把人抱走去隔壁哄了。

    四爺累的滿頭大汗,只覺得胳膊都酸了,靠著軟枕一動也不想動。

    “這小子又重了吧?”四爺看著溫馨問道。

    溫馨泡了茶剛進來就聽到四爺這一句,就接道:“可不是,吃得多長得快,我抱著他一會兒就抱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四爺接過茶喝了一口,這才覺得舒服多了,“我小的時候可聽話了。”

    這意思是說自己小的時候鬧騰?

    溫馨呵呵,看了四爺一眼,“我可是聽說爺小的時候在宮里還爬樹呢。”

    四爺:……

    這都哪里聽來的,出去做個客,這種事情都能打聽到?

    瞧著四爺無語的樣子,溫馨就痛快了。

    好像誰沒有點弱點似的,她也想不到啊,四爺爬樹會是什么樣子。

    伸手撈起溫馨把人摁進了帳子了,他還收拾不了她了?

    敢取笑他?

    被收拾了一晚上的溫馨,早上起來一點也不想動,瞧著四爺起身要進宮,伸出白嫩的小腳在他腿上蹬了一下。

    四爺回頭看她一眼,眼下有些發黑,沒睡好的緣故。

    伸手把溫馨的腳塞回被子里,“你再睡會兒吧,天早著呢。”

    溫馨不想動,今日不想裝賢惠,就遮住半張臉對著四爺點頭。

    瞧著她白嫩嫩又乖巧的樣子,四爺沒忍住,轉身又把人摁住親了一回。

    溫馨:……

    你屬狗的啊?

    四爺興高采烈的走了,那好心情讓蘇培盛看著都嘖嘖稱奇。

    四爺一走,溫馨就秒睡了。

    再醒是被云玲叫起來的,“今兒個要去正院請安,側福晉可不能賴床了,善哥兒早就起來了。”

    溫馨有種被自己丫頭拿著兒子教育的感覺,她也想早起啊,可昨晚上四爺興奮的跟吃了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她這一晚上高強度的運動容易么?

    與其讓四爺去找別人,溫馨寧可自己受累呢。

    起來穿衣梳頭,又吃了早膳,奶娘抱著善哥兒過來了。

    這小子一見到她就伸開了小胳膊,笑的那叫一個開心。

    孩子的笑容最干凈溫暖,溫馨也跟著笑,母子倆笑成一堆,周圍的人也都跟著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把兒子交給奶娘帶著,溫馨扶著云玲的收往外走。

    善哥兒習慣了他額娘時不時的離開的舉動,轉頭抱著奶娘的脖子,伸著小胳膊氣勢十足指著院子,要去玩!

    留下頭疼的奶娘,溫馨往正院走,半路上偏遇到了李氏從東邊來,兩人走了個對頭。

    李氏的身邊跟著汪格格,倒是讓溫馨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汪格格見到溫馨忙上前請安,滿臉的笑容,就怕溫馨看不到似的。

    溫馨差點被這個笑容給嚇到,這也太熱情了。

    李氏的眼中閃過一抹譏諷,看著溫馨說道:“怎么瞧著溫側福晉瘦了?莫不是份例不夠用的?”

    這人開口就沒好話,溫馨已經習慣了。

    她笑著看著李氏,“女子以窈窕為美,生了孩子胖了些,聽著李側福晉這樣說我就放心了,看來是瘦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就差翻白眼了,這個溫氏以色侍人也說的這么大方!

    汪格格此時插了一句,“溫側福晉瘦下來就更美了,這衣裳也做的好看,腰線都掐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溫馨受夠了旗裝的直筒,所以讓針線房給她做衣裳的時候,把腰線一掐,玲瓏的身段就顯出來了。

    溫馨這一身衣裳才做好的,第一回上身,就被汪氏這一點出來,溫馨倒是不在意。

    李氏聽了汪格格的話,這才認真去看溫馨的衣裳,這一看臉差點都黑了。

    溫氏簡直是不知羞恥,胸是胸,臀是臀的,勾搭誰呢?

    這還用說嗎?

    當然是勾著四爺,難怪四爺眼中看不到別人呢!

    溫馨就看著李氏氣的胸膛都一起一伏的,完全不知道她怎么一下子又發瘋了。

    正想著,就看到李氏朝著她直直的走過來,然后撞了她一下,擦家而過!

    溫馨頓時給氣到了,她現在又不是那個忍氣吞聲的小格格了,李氏這是要開戰?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