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清穿皇妃要嬌養 > 295:生個蛋蛋的氣哦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眨眼間就好像入了冬,等到第一場雪落下來的時候,才給一種冬天到了的覺悟。

    自打溫馨成了側福晉,這府里就安靜了不少。

    以前溫馨是格格的時候,還有人想著折騰折騰,想要四爺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但是主子爺是什么性子,李氏得寵的時候,一連十年都無人能出其右。

    如今來了溫側福晉這個后浪,把李氏拍在了沙灘上,溫側福晉又獨領風騷。

    尤其是前些日子,主子爺也不知道怎么了,換著花樣的往聽竹閣送東西,看得人眼紅極了。

    后來聽人說溫側福晉跟主子爺鬧別扭了,主子爺哄著呢。

    這一哄就是小半月。

    敢跟主子爺鬧別扭,還能讓主子爺上趕著哄她開心,當年李側福晉得寵都沒敢這么作吧?

    可溫側福晉就敢!

    李氏因著三阿哥的那句話,這幾個月都不敢在四爺面前露面,就怕四爺想起那茬子事兒來。

    溫氏得寵。

    溫氏侍寵生嬌。

    主子爺哄人開心。

    主子爺……

    李氏每聽到一次這樣的消息,就恨得牙直癢癢,可她不敢動。

    她已經不是以前得寵的她了,她現在吃了幾次虧之后,不用周嬤嬤提醒都知道怎么避著來了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也沒辦法。

    現在,李氏終于知道自己得寵那些年,別人心里是什么滋味,是怎么恨她的了。

    李氏閉上眼睛,心就像是在火上烤般,撕心裂肺的疼。

    李氏這里不得安生,正院里也不是風平浪靜。

    如今主子爺行事跟早些年早就不一樣了,早些年主子爺還會思量別人怎么看,會思量她這個福晉的心情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的主子爺,再也不會因為別人想什么,而去委屈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以前主子爺待李氏好,還會想著讓她心情也能好些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呢?

    主子爺寵著溫氏,卻不會去想她跟李氏什么心情了。

    主子爺積威越重,行事越令人無法琢磨,她現在已經無法去猜主子爺的心思。

    甚至于,福晉現在做事越來越小心翼翼,生怕不知道的地方就惹了主子爺惱火。

    “聽竹閣那邊消停了?”福晉靠著軟枕對著羅嬤嬤問道。

    “說是早就沒事了,都是府里下頭的人亂說嘴。”羅嬤嬤小心翼翼的打量福晉的神色。

    福晉察覺到羅嬤嬤的心思,輕聲說道:“你跟我之間還有什么不能說的,有話直說就是。”

    羅嬤嬤擠出一個笑容,輕聲說道:“奴才是怕福晉多慮傷身,依奴才看來,福晉完全不用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,照理說擔心的應該是李側福晉才是。主子爺現在寵著溫氏,福晉就對她好些,這樣主子爺那里也能交代過去。”

    福晉知道羅嬤嬤的意思,尹侍妾白生了一張好臉,好好的一張牌全都打爛了。

    現在她是指望不上了,也就是用她牽制著鈕祜祿氏還有點用處。

    耿氏那里從來都沒貼過正院,福晉也不愛用她。

    鈕祜祿氏那里她是不敢相信的,墻頭草似的,太令人不放心。這年余來倒是尚可,以后還是要看看再說。

    至于今年進府的武格格跟汪格格,福晉的眼神瞇了瞇,一個頂用的都沒有。

    原以為武格格是四爺欽點的,進了府怎么也能翻起個浪花來,結果一榔頭沉了水,一點動靜也沒有。

    汪格格倒是挺努力向上,溫氏那里,李氏那里都有走動,奈何主子爺很少往后院走動,著實沒多少機會。

    以前福晉還能在主子爺跟前薦人服侍,但是自從那回后,她就不敢再伸手了。

    想想就心煩。

    福晉下意識的摩挲著手腕上的佛珠,好一會兒裁定下神來,看著羅嬤嬤說道:“冬衣的份例都發下去了?”

    “早些天就全都送去了,福晉放心,幾位小主子那里都是找您吩咐,從您的份例里多出一套。老奴估摸著,這事兒這幾天主子爺那里也該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福晉聞言淡淡一笑,“知不知道也沒什么,府里眼下就這么幾個孩子,自然是要好好的照看的。你也多費些心,二阿哥在前頭讀書,夜宵后頭膳房也多送一份。大格格那里……也送一份吧,從我份例里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羅嬤嬤點頭,知道福晉怕是下了決心了。

    羅嬤嬤退下后,福晉起身進了佛堂,跪在佛前輕聲的誦經。

    她的做法是沒錯的,將大格格綁在烏拉那拉家的船上,以后李氏的孩子萬一哪一個出息了,烏拉那拉家都能沾上好處。

    溫氏受寵,以后要是再生個格格,這樣的法子也還能用一用。

    就是唯一可惜的是,到時候說人家不能再是烏拉那拉家,但是烏拉那拉家的姻親也是一樣的。

    這些孩子們的婚事,還不是攥在她的手里,現在李氏已經不敢明目張膽跟前些年似的與她對著干。

    再過些年,等主子爺的眼睛從溫氏身上挪開,溫氏不再受寵,就是第二個李氏。

    而她,永遠是四爺府里名正言順的福晉。

    她這樣做,沒錯的。

    靠不住四爺,就只能靠著自己手里的權利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四爺終于不再送東西了,溫馨可算是松了口氣,她現在都不敢出門了。

    上回去正院請安,那些人看她的眼神,都能把她給融化了。

    她真的已經不生氣了,可四爺偏偏認為自己還在生氣。

    生個蛋蛋的氣哦。

    如今聽竹閣的擺設已經從里到外全都換了一遍,照著四爺話說,在她成為側福晉的時候就該換了!

    于是,鳥槍換大炮,她屋子里的鋪的蓋的擺的用的吃的穿的,全都升了級。

    四爺新給她送了個九層的妝奩盒,琺瑯彩的,又漂亮又雅致,那顏色真是到她心里去了。

    一眼就喜歡上了。

    結果四爺這個真土豪,不僅送了個九層首飾盒,人家盒子里頭也都是滿的。

    金的、玉的、寶石的,還有點翠的,琺瑯的,各色各式的首飾幾乎看花了眼。拇指大的珍珠做成的墜子,一溜擺著五六對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溫馨都不得不懷疑,是不是四爺做了什么對不起她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然,這架勢也實在是太令人消受不起了。

    正擺弄著九層寶塔般的妝奩盒,四爺就掀簾子進來了,一臉的春風得意,看的溫馨眼角直抽抽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