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十方乾坤 > 第一千零五章 商議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刻,蕭塵恍然大悟,倘若是尋常之人,或許只能夠如老叟所言那樣,以百年時間,在這凡塵里返樸歸真。

    而他感悟的不生不滅意境,或可讓他另辟蹊徑,倘若能夠暫時化去現在這一身修為,而辦到必須靠這一身修為才能辦到的事情,那么,他或許便能夠從中感悟到那一絲微妙的歸真意境,從而突破這一層修煉桎梏。

    “多謝前輩指點。”

    蕭塵再次朝面前的老人拱了拱手,片刻后,兩人回到了船上,老叟捋須一笑,說道:“虞淵之北,有谷無憂,無憂之花,千年一開……小友若是能夠尋到這無憂之花,或許那時,所有難題,都將迎刃而解。”

    “無憂谷,無憂花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神色一凝,看來這是老先生給他最后的提示了,尋找到這無憂之花,必然會對自己有用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老叟輕輕一笑,慢慢劃槳,使船靠岸,蕭塵去到岸上,再次對著老叟微一拱手:“在下這便告辭了,老先生,他日有緣再見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老叟笑著揮了揮手,又將船往湖心駛去,煙波浩渺之中,又響起了悠揚的歌聲:“廬山煙雨浙江潮,未到千般恨不消。到得還來別無事,廬山煙雨浙江潮……”

    聲音漸漸遠去,消失不見,蕭塵望著那輕煙薄霧籠罩的湖面,哪里還有什么船只?

    仿佛這些天的一切,只是大夢一場。

    而這兩句詩中所藏的豁然意境,蕭塵似是有所領悟,但無論如何,仍要去嘗試一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,蕭塵回到了無欲天,這次他離開只有短短十余天,無欲天也沒發生什么事,只是近段時間,三座勢力被滅一事,在外面傳得沸沸揚揚,自然也引起了天門的注意。

    而近數十年里,因整個仙元古地涌入大量靈氣,許多地方都有異象生出,如那次出現在中岳峰附近的古代秘境,蕭塵一劍斬斷靈脈,也將秘境的入口斬開了。

    那次去了不少人到秘境里面探索,但最后有沒有發現什么上古秘密,也無從知曉,不過想來就算發現了什么,大概也讓天門想盡一切辦法給封鎖了消息。

    如今,整個仙元古地,無論是仙元五域,還是靈墟境,亦或是東大陸那邊,還是仙北古境,又或者西極無妄海那邊。

    許多地方都有異象生出,甚至還有傳言,有人在一些人跡罕至的大山之中,看見了古東方修煉界那些早已逝去萬載歲月的仙魔神佛,還有上一個時代,那些隕落消失不見的人間巔峰強者,所留下的幻影……

    很多人都愿意相信這些傳言,畢竟,整個仙元古

    地,也只是當年那古老的東方修煉界,破碎后所留下的一塊相對完整的碎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尊上。”

    見到蕭塵回來,白鸞等人立即迎了上來,蕭塵微微點了點頭,問道:“無定宗那邊,以及下面各個宗門,事情可是已經處理好?”

    “各個宗門,已經沒有問題了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話到此處,白鸞停了停,臉上神色變得稍稍凝重了一些,說道:“上次尊上讓我去查那三個勢力,我查到七煞宗的宗主,在七煞宗被滅那日,并未遇難,而是逃離了七煞宗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蕭塵神色一凝,見白鸞此時說話吞吞吐吐,問道:“那他人在何處?為何沒上無欲天來。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白鸞眉心一鎖,抬起頭來,說道:“我追查到,他逃離七煞宗后,去了魔天教……”

    “魔天教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剎那,蕭塵似乎明白了什么,淡淡道:“魔天老祖此人,其野心極大,一直都想要統一魔教各派,然而本座,卻成了他的阻礙,他想除去本座,自是需要花些手段,也真是……難為他了。”

    白鸞雙眉一鎖,這一刻眉間有殺意露出,壓低聲音道:“那尊上需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蕭塵手一抬,繼續道:“如今無欲天不宜再樹敵過多,何況……”

    他說到此處,停了下來,看著白鸞道:“你千萬不要小瞧了魔天老祖此人,當年他煉制的法寶‘星象天輪’,借以四方絕殺陣,在瓊山頂連我師父也能困住,此人本事不小,加上他在魔道里威望極高,魔天教的底蘊也極強,本座不想在這時候,與他兩敗俱傷,最后讓天門和無天殿從中得利。”

    聽完之后,白鸞點了點頭:“屬下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微微頷首,往無欲殿里走了去,白鸞手一伸,又將他叫住了:“尊上,另有一事,仙北古境那邊傳回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?那邊情況如何?”

    蕭塵停了下來,轉身向她問道。

    白鸞說道:“前日傳回消息,枯靈子前輩被關在玄霄宮,此事幽冥魂主尚不知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此……也好,讓她們切記不可打草驚蛇,只須繼續留意觀察,絕不可去救人。”

    蕭塵目光凝定,關于枯靈子一事,他總算稍稍松了口氣,幽冥魂主此人實力太強,恐怕只有師父才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若是枯靈子落在此人手里的話,恐怕就真是九死一生了,就算自己修為到了準圣境界,也絕難從幽冥道里把枯靈子救出來,畢竟幽冥魂主此人,乃是八荒主宰之一,沒有圣人的實力,恐怕一招都無法

    從他手里走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來的幾日,無欲天相安無事,各處的防備,也十分緊密,蕭塵暫時不去想落蝶一事了。

    倘若那天那個神秘女子真的是她,那等將來再遇見她時,他一定要問清楚,她為何要那么做,盡管她除去的三個勢力,有可能都是魔天老祖布在無欲天的眼線。

    這一日,蕭塵準備好一切后,將無憂谷一事告訴了花未央幾人,但幾人聽他說要封印一身修為,以凡世中人去尋這無憂花,皆是微微一驚,如此未免也太過危險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花未央臉色認真,看著他道:“你若當真要去的話,我讓四位谷主與你同行,另外還須夜影十二人在暗中保護。”

    蕭塵搖頭說道:“如此一來,與我不封修為,又有何區別?縱然尋到無憂之花,也難悟歸真之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花未央雙眉緊蹙,說道:“你知道現在外面,想殺你的人有多少嗎?你這般出去,萬一讓人知道你修為不在,連一個兩百年道行的元嬰修者,都能取走你性命……而若讓云道子和那唐煜知道了,又或者無天殿,那就更加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道:“那當年,要殺我的人,難道就少了嗎?當年,一個元嬰修者,要殺我很難嗎……”

    聽聞此言,花未央似是也明白了什么,歸真,歸真……

    當年他經歷生死無數,連那一次在玄青門,那么多人要殺他,他可曾懼過?他沒有一絲畏懼,抱著自己從連峰臺跳下……

    而當年,他又有多少修為?

    蕭塵向她走近了一些,說道:“放心吧,不會有事的,這次等我悟得歸真意境,云宗也好,無天殿也罷,他們在無欲天所欠下的一切,我都會去討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花未央仍然皺著眉,輕哼了一聲道:“那也不行,你若真要去的話,那我陪你一塊去,你怕我影響你感悟歸真意境的話,大不了我也將一身功力封印了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那個……不是,你的功力,難道不是一直都封印著嗎?”

    說話的是幽琴,之前她聽聞無欲天出了事,所以這幾日,又從云川百花谷那邊回來了。

    花未央向她輕輕看了一眼:“幽琴,不要你多嘴……”

    “未央,放心吧,不會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蕭塵輕輕按了按她的肩膀,說道:“這次我得凡世里那位前輩指點,此機緣,絕非人人可得,若是錯過,則再無機會,何況……”

    他說到此處,停了下來,不再繼續說下去,只是靜靜地看著花未央,而花未央也靜靜看著他,兩人目光相對,此時無聲,卻勝有聲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