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十方乾坤 > 第九百八十九章 再現操縱生死

第九百八十九章 再現操縱生死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這一剎那,水寒煙和步云巔兩人皆變了色,周圍的人更是無不面露驚駭之色,只見那萬鬼玄策令發出的血光,帶著陣陣颯颯鬼聲,如閃電一般,直朝兩人飛了去,但就在這一瞬間,卻見蕭塵手一伸,竟向那萬鬼玄策令接了去。

    旁邊花未央臉色立時一變:“不要!”

    而見到蕭塵徒手去接那萬鬼玄策令,遠處眾人更是一驚,這萬鬼玄策令上面有著鬼王所下的厲害策鬼咒,一旦寫下誰的名字,便只能由那人去接,旁人若是代其接令,必遭萬鬼噬心!

    就在電光火石一閃的瞬間,蕭塵已伸手接住那枚飛來的萬鬼玄策令,這一剎那,方圓十里人風俱靜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一動也不動地看著他手里那枚血紅令牌。

    花未央亦是在這一刻屏住了呼吸,胸口不斷起伏,顯然她此時心跳劇烈,十分緊張。

    水寒煙和步云巔兩人,亦是精神緊張地看著他,只見那枚萬鬼玄策令在他手中,依然血光陣陣,但是那令上面的鬼咒,竟然無法侵蝕于他,四周只有不斷響起的陰鬼哭嘯之聲,那萬鬼玄策令中,卻無萬鬼蘇醒出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無人敢相信眼前這一幕,難道這萬鬼玄策令竟是假的不成?這黑白無常二人也是假的?否則的話,這萬鬼玄策令,怎會對他一點用也沒有……

    “凡是生人魂魄,必遭萬鬼吞噬,可他……”

    那后邊云州城里,北宮家三位長老亦是面露驚疑之色,鬼王所發出的萬鬼玄策令,有多厲害自不必說,縱然修為如他們,也絕不敢去接這令牌,否則必被萬鬼所噬。

    可是為何,這蕭一塵,看上去竟是絲毫也無懼那萬鬼玄策令?而且這萬鬼玄策令上面的策鬼咒,似乎也無法將其吞噬。

    眾人皆知,鬼王所修煉功法,乃是《萬鬼策》,這萬鬼策又是當年萬鬼老祖所傳下來,傳聞乃是天界遺篇,有多厲害自不必說。

    縱然鬼王如今還未能將其全部參悟,但在萬鬼玄策令上面所下的“策鬼咒”也絕非等閑,慢說準圣,便是圣人也不敢說能完全抵御,可眼下為何竟對這人絲毫作用也無?

    三位長老臉上疑色陣陣,除非是這人是已經跳脫陰陽輪回,不在五行之中,方能不受萬鬼咒所縛,可就算是一般的圣人也不能真正做到如此,這小子他憑什么能夠做到?

    遠處,黑白無常二人眼神里也有疑色一閃,策鬼咒在其身上失效,有點意思……

    而此時水寒煙和步云巔兩人還有些驚魂未定,蕭塵手里拿著那枚血紅的萬鬼玄策令,冷視著不遠處黑白無常兩人,淡淡地道:“這萬鬼令,蕭某人接下了,你二人,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周圍眾人皆是微微一驚,他這話,分明是絲毫未將萬鬼盟放在眼里,不過很快就有人反應了過來,他亦是無欲天之主,何須要聽人之令?只是違抗萬鬼盟,他做好準備了嗎……

    “閣下……是要與我萬鬼之淵為敵?”白無常看著他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為敵,談不上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聲音淡淡,話到此處,從戾身上一躍而下,慢慢走到了黑白無常兩人的身前。

    這一刻,氣氛更是變得緊張凝固了起來,遠處所有人都屏息凝神,后邊云州城里三位長老亦是眉心深鎖著不語。

    只見蕭塵左手拿著那枚萬鬼玄策令,右手負在身后,一步步向黑白無常兩人走了去,淡淡道:“只是本座行事向來分明,醫圣與藥圣兩位前輩,乃是本座自云瑤川請出,任何人想要動他們,難道不應該先問問本座嗎……”

    話到最后,他的目光凝聚在黑白無常兩人身上,一動也不動,如冰冷的劍鋒,寒氣逼人。

    而隨著此言一出,周圍的氣氛也更是如冰如霜,所有人皆凝神不語,只見蕭塵慢慢將那枚血色萬鬼玄策令遞了出去,同時有一道誅心火在他掌心騰起,一下便將萬鬼玄策令上面的“水寒煙”和“步云巔”這兩個名字滅去了。

    這一刻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這便是無欲天之主么?

    不知為何,此時他們都感到一股莫名寒意從背后升起,若說萬鬼之淵對于他們而言,是一種恐懼,那么眼前這個無欲天之主對于他們而言,便是一種寒冷,一種墜入深淵般的徹骨寒冷。

    而此時在云州城里,不僅北宮家那些弟子都感到一陣寒冷,北宮正陽三人亦是有些意想不到。

    但這一回,他們終于明白了,眼前這個年輕人,為何只用短短十幾年的時間,便能令無欲天在仙元五域聲名大振,光是這一份魄力,世間便少有人及。

    風冷冷地吹過,氣氛冰冷如霜,蕭塵慢慢將那一枚消去名字的萬鬼玄策令遞了回去,此時他站在黑白無常兩人面前,不論雙方修為如何,但這氣勢,卻是高下立分。

    黑白無常兩人就算再厲害,那也是聽人命令行事,但蕭塵卻是一方之主,此時負手站在他們面前,光是那種帝臨天下的眼神,黑白無常已然敗了。

    “如此說來,你是想要拒接萬鬼令了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黑無常臉色一沉,話音甫落,手中黑色哭喪棒一抬,但還未能施展開招式,蕭塵那一直負在身后的右手,倏然伸出,一股濃濃死氣,帶著一股神秘生死之力,瞬間朝黑無常籠罩了去。

    茫茫四野,頓時陰風大作!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旁邊白無常臉色一變,瞬息間移至黑無常身邊,二人合力,方才將這股操縱生死之力抵擋在外面,但見周圍的花草樹木,頃刻間便枯萎凋零了,像是在一瞬間,被奪走了生命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遠處眾人也被這一幕嚇著了,連忙往后退去,他們的修為皆不算低,自然能夠感受出此時從蕭塵身上涌散出來的這股神秘力量,雖然他們不知道這是一股什么樣的力量,但卻仿佛有著一種與生俱來的忌憚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云州城內,三位長老亦是目光凝了又凝,蕭塵此時施展出來的,究竟是什么?為何連周圍的花草樹木,也在一瞬間失了生機,為何連萬鬼盟的黑白無常二人,也會如此深深忌憚?

    “操縱生死……”

    白無常心下駭然一驚,此人竟擁有著操縱生死這等絕世神通,他能夠操縱別人生死,怪不得策鬼咒對他一點用也沒有!

    “那莫非是……”

    后邊,步云巔面露驚色,這一刻似也看出了什么,而旁邊水寒煙目光卻一動不動落在蕭塵身上,雙眉微鎖,臉上神情不變。

    其實那天在水云谷里,她就已經隱隱發現了,蕭塵的體內,有著一股異于常人的力量,是世間獨一無二的力量。

    可是這世間獨一無二的力量,也給他自身帶來了反噬,他恐怕需要找到一顆世間獨一無二的心,才能去除這操縱他人生死之力,所帶來的自身生死反噬。

    但這是命,而不是病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