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十方乾坤 > 第九百三十八章 覆天陣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蕭塵往前走了里許,已然感受到一股令他十分窒息的壓抑感,這里究竟有著什么?

    再往前走了片刻,似乎連異蛟也變得不安了起來,蕭塵停下了腳步,將聲音放得很低:“戾,你發現什么了?”

    只見異蛟目露兇光,一對血紅的眼睛死死盯著那前面幽暗之處,仿佛在那前面,有著什么東西一樣。

    蕭塵向它看了看,繼續往前走去,但越往前,越能夠感受到一股充滿危險的氣息,仿佛是一種警告,生人勿近。

    終于,一人一蛟來到了更深處的地方,只見周圍亂石嶙峋,山峰聳立,而這些山峰,每一座都似是充滿了禁制,如此多的山峰矗立于此,那是何等強的禁制?

    蕭塵不禁回憶起了當年,帝王論劍之后,他為了躲避神闕子的追殺,而闖入無盡山脈,當時他在那無盡山脈里面,發現了許多禁制魔山,有著許多魔殿,每一座魔殿里面的禁制,都十分重。

    “吼,吼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刻,連異蛟也忍不住發出了一陣陣低沉的吼聲,只見它雙目血光綻綻,全身鱗片竟似倒立起來了一般,目光兇戾地瞪視著那前面的幽暗之處。

    “吼,吼……”

    聲音越來越低沉,充滿了兇戾之氣,蕭塵向它看了一眼,壓低聲音道:“戾,不要發出聲音。”

    戾轉過頭來,能夠聽懂他的話,這才停止發出那種低沉的吼聲,但目光仍然兇戾地望著前方。

    蕭塵繼續往前走去,越往前,越是能夠感受到周圍逐漸加重的禁制,光線也越來越暗,漸漸難以視物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不遠處忽然傳來一聲細細的輕響,像是一粒石塊被踩碎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蕭塵立刻朝那邊探去一縷神識,竟看見一道人影,而那人影不是別人,竟是未央。

    “未央?你怎么在這?”

    確定不是幻覺之后,蕭塵臉上神色變得異常凝重了起來,如此深夜,未央來這里做什么?為何都不告訴自己一聲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也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花未央走了過來,顯然也沒想到他會同自己一樣,夜探隱云海,蕭塵皺眉道:“你來此處,為何不跟我說一聲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花未央想了想,不知如何回答,將胸一挺,雙手插在腰上,輕輕哼了他一聲:“那你也沒有告訴我。”

    “噓。”

    蕭塵忽然打了個噤聲手勢,輕輕按住了她的手,然而一碰之下,竟像是觸碰到了寒冰一樣,不禁令他輕輕顫抖了一下,再看向她的時候,目光里明顯帶了疑色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白天那一縷異識,忽然又朝二人迅速傳來,就像是某人的神識一樣,令兩人無處可避,只得同時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仙?魔?佛?”

    似是有一個迷惘的聲音從二人腳下的深處傳來,緊接著,又一道異識朝兩人射來,這一次的異識來得更強,沖破那層層禁制,仿似帶了一股神秘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當心!”

    蕭塵帶著花未央,一瞬間展開凌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    仙步,避開了那一道異識的攻擊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這時,附近忽然輕輕震蕩了起來,只見二人周圍的山峰,忽然出現了一層層禁制符文,就像是在鎮壓著什么一樣。

    “仙?魔?佛?”

    詭異的聲音,仿佛又一次響起,然而伴隨著地動隆隆,兩人并未聽得清楚,一股可怕的氣息越來越重,即便如今蕭塵修為已臻化境,但在這一刻,竟也感到十分窒息。

    一股危險訊號,漸漸離兩人越來越近,這一剎那,蕭塵敏銳的神識洞察到了危機,他跟未央必須盡快離開這里,不能再停留了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不再多言,蕭塵立即拉著花未央往外面退了去,此處的禁制越來越重,若再不離開,實難想象會有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兩人終于從那神秘魔域里退了出來,回到了云海之中,蕭塵眉心深鎖,他原以為如今自己的實力已經很強了,可沒想到,果然有句話,叫做天外之天。

    “那里面究竟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只見花未央雙眉微鎖,一動不動地凝視著那片隱藏在云海之中的魔域,顯然今晚,她也是為白天那道異識而來,想看看里面究竟有著什么,卻沒想到竟在此發現了這樣一片神秘之地。

    蕭塵握著她有些冰冷的手,看向她道:“你體內的玄陰之氣,反噬之日又快到了,為何還來這等危險之地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花未央噘了噘嘴,有些不知道說什么,輕輕哼了他一聲,蕭塵搖了搖頭,又向那片神秘未知的古地看了一眼,說道:“走吧,先回去,隱云海這邊,你暫時不要再過來了,至于這些煞氣,我會想辦法的。”

    兩人回到無欲天時,已是深夜,而接下來的幾日,外面的煞氣已經越來越重了,有些防御薄弱的地方,已是連陣法都抵御不住這股煞氣的侵蝕。

    整個無欲天外面,被層層黑云籠罩,即使是晌午,陽光也照射不進來,里面一片昏暗,仿佛又回到了那不見天日的三年,那是所有人的噩夢。

    此刻在無欲殿中,蕭塵獨自坐在殿首,眉心深鎖不放,他必須想個辦法出來,現在眾人已是出入受阻,再過些日,一旦讓這些煞氣滲透進來,很快,無欲天的草木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凋零,然后是靈氣消失,最終結果,是整個無欲天墜毀。

    他可以讓所有人全部提前撤離,但是無欲天墜落之后,他這些年所做的一切努力,全都白費了,那些靈脈之力將全部移位,甚至會對方圓萬里造成毀滅性的沖擊,修真之人尚可躲避,但那些凡人會在一瞬間灰飛煙滅,那時,他便是千古罪人。

    此時一閉上眼,他的腦海里便又浮現出了寧村被毀的那一幕,他不能讓這樣的事情出現,不能讓凡人受其難。

    因為他曾經也是一個凡人,是在平凡的小山村里長大,他明白那種痛苦無助,凡人太脆弱了,任何天災**都會讓他們顯得渺小而無助。

    “尊上。”

    這時,兩道人影走了進來,正是白鸞和紫鳶,蕭塵抬起頭來,看向二人道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    :“外面情況如何。”

    只見兩人眉頭緊皺,過了好一會兒,紫鳶才開口,斷斷續續說道:“有……有好幾處地方的陣法……都,都失去靈力了。”

    其實蕭塵早已料到,如此下去,最終結果必然是這樣,這次無欲天出現如此大的變故,多半也已經驚動了仙元五域正魔兩道其他各派,包括天門在內,必然也已經察覺到了異常。

    “尊上現在……打算如何?”

    白鸞抬起頭來,看著他問道。

    只見她雙眉深鎖,神色間頗是緊張,眼下最直接的辦法,大概便是讓所有人撤離,可是一旦舍棄無欲天,那無欲天豈非也散了?她清楚尊上的性子,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放棄的。

    但是這一次,她卻看著蕭塵一直緊鎖眉頭,低頭不語,以往的時候,在她們印象里,蕭塵總是果斷決絕,這一次如此猶豫不決,還是她們第一次看見。

    過了許久,蕭塵才終于抬起頭來,這一瞬間,他雙眼里的目光已變得十分凝定,只聽他道:“以封印陣法,將無欲天和隱云海徹底阻斷。”

    聽聞此言,白鸞和紫鳶都愣了一下,好片刻才反應過來,以封印陣法徹底阻斷兩邊,那需要何等強的陣法?又需要何等強的布陣之人?

    “覆天陣。”

    蕭塵看著有些吃驚的二人,將這三個字道了出來。

    覆天陣,乃是他從無欲天所留下來的一本古籍里面看見的,此封印大陣需要極強的玄力,故而他一人施展不開來,以目前情形來看,至少需要六位以上的準圣,且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紫鳶喃喃道:“可是覆天陣,需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蕭塵雙眉微鎖,這一刻似是終于下了決定,眼下已經沒有辦法了,只能如此,看著二人道:“白鸞,你帶人去趟靈墟境,去秦嶺,找秦家家主秦觀,說明一切,他必然會來相助。另外,天逐城有個幻月坊,你去找紅蝶仙子,她應該也是會來相助,倘若她能再叫來白眉上人,則更好……”

    話到此處,蕭塵又向紫鳶看去:“紫鳶,你帶人去趟夢仙宗,找出塵仙子,說明一切,另外,再去趟定風城,找羅剎女主,她們二人,應是也會前來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兩人同時點了點頭,過了一會兒,紫鳶又開口問道:“那尊上不去找天逐殿嗎?那日病麒麟給了尊上一枚金葉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蕭塵伸手打斷了她繼續說下去,秦觀這些人,都是他認識的,但那天逐殿,不管對方是怎樣,又或者與父親有著什么關系,可他終究不認識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紫鳶微微點頭,明白了他的意思,不再繼續說下去了。

    蕭塵道:“事不宜遲,你們盡快去辦,務必要在七天之內,將他們請來,這期間,我會施以陣法,暫時令外面的煞氣無法滲透進來。”

    “尊上放心,我們定會盡快辦妥。”

    白鸞拱了拱手,又與旁邊的紫鳶對視一眼,兩人不再猶豫,瞬間化作兩道疾影,往外面去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