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十方乾坤 > 第九百二十三章 小幽冥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尊,尊上……當心!”

    紫鳶臉色煞白,立即祭出了兵刃,下意識地想要保護蕭塵,可以她目前的情形,莫說保護蕭塵,便是自保都成問題。

    這一刻,蕭塵的神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,縱然他功力恢復全盛時期,也未必是這血河鬼王的對手,何況這里,還是對方的地盤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不遠處忽然傳來一聲響亮的佛號,登時令這翻滾不休的血河平靜了下來,血河鬼王臉色一變,厲聲道:“臭和尚,又是你來多管閑事!你纏了本王幾千年,還不夠么!”

    “地獄未空,誓不成佛,眾生度盡,方證菩提……”

    隨著聲音越來越近,不遠處終于出現了一道人影,但瞧那人,卻是一位雙手合十的得道古僧,在這翻騰的血河之中,他竟如履平地一般地走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紫鳶臉上又是一愣,這里怎會又出現一個古僧,這到底是什么地方,未免也太古怪了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那血河鬼王忽然恐怖的大笑了起來:“地獄未空,誓不成佛,我這滿地獄里,全是佛也不度的惡鬼,我看你要如何度!”

    話音甫落,那整條血河又翻騰了起來,河里一下出現了無數惡鬼,密密麻麻的一片,全向那古僧抓了去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……”

    古僧雙手合十,一下佛光普照,照在血河之中,立時令這些惡鬼消散,但消散一批又來一批,根本無窮無盡,永無度盡之日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這一刻,蕭塵毫不猶豫,趁著血河鬼王與這古僧交手,立即帶起紫鳶,雙足一蹬,往前邊飛了去。

    “想走?沒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血河鬼王一聲震喝,那前面忽然出現了一道道血河,河中鮮血翻涌起來,頓時激起百丈來高,形成了一道道血墻,阻了二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蕭塵眼神凝定,手指一劃,一道青色真氣飛出,“砰”的一聲,強破血墻,帶著紫鳶往外沖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那血河卻似無盡一般,一道道血墻升起,同時還有無數惡鬼從河中涌出,朝著二人撲噬了上來。

    血腥之氣令人窒息,紫鳶早已嚇得臉色蒼白,但蕭塵始終鎮定自若,揮手間,一道道凌厲真氣飛出,頓時將這些撲噬而來的惡鬼斬得形神俱滅。

    兩人就這樣不知飛了多久,終于來到血河的盡頭處,那里不知是哪,但一道道血墻,卻陡然升起數百來丈高,同時還有一股可怕的幽冥之力籠罩上來,似要將一切化為粉碎。

    “尊,尊上……”

    紫鳶臉色煞白,顯然她已經感受到了前邊那股幽冥之力的可怕,只要穿過血河的盡頭,就徹底擺脫后面那鬼王了,可是要如何才能穿得過去?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蕭塵目光凝定,這一刻,更不多言,一下將她背起,雙足一踏,直往那血墻里飛了去。

    “陸彥!”

    “在……”陸彥的魂影,一瞬間自虛空里出現,替他將那血河里的惡鬼,盡數抵擋在外。

    就這樣,蕭塵背著紫鳶往前面飛去,終于沖破了那一層幽冥之力,身后的血河慢慢退去,而前面,似是終于有光亮透進來,卻不知是哪里。

    “尊,尊上……”

    紫鳶驚魂甫定,慢慢從他背上下來,望著前面那若隱若現的光亮,難道出口,就在前面了嗎?

    “當心一些,走。”

    蕭塵凝神注目,扶著她繼續往前邊走了去,二人不知走了多久,那前邊的光亮越來越清楚,但看似在不遠處,卻又如何也走不到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股詭異之力忽然透來,蕭塵立即停下了腳步,而這一刻,紫鳶只感受到了一股說不出的陰冷,但他卻察覺到了前邊有著什么。

    “呵呵,終于來了么,我等了你好久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個幽幽的聲音從前面傳來,但那前面,卻又沒有任何人影,唯有一株殷紅似血的彼岸花,隨風輕輕而搖,透著一股說不出的詭異氣息。

    “尊,尊上……”

    紫鳶也注意到了那株紅色的彼岸花,聲音竟是從這彼岸花上面傳來,蕭塵慢慢松開了她,示意無須緊張。

    “是你在說話?”

    蕭塵凝視著前面的那一株彼岸花,此地一切,眼前所見,皆為真實,絕非虛像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錯……”

    那彼岸花上面,再次傳來了幽幽的聲音:“你之所以會來到這里,之所以能夠看見我,是因為你心中,有著魔,有著恨,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陰森森的笑聲緩緩響起,只讓紫鳶感到頭皮發麻,下意識拉了拉蕭塵的衣袖:“尊上,不要過去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卻聽而不聞,依然向那彼岸花走去,只聽上面再次傳來陰森森的聲音:“你的仇人,殺了你的父母,你卻報不了仇。你所愛之人,即將死去,你卻救不了她,一切,只因你力量還不夠…… ”

    “就這樣走過來,我可以給你力量,讓你去報仇,讓你去救她,讓你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一切……”

    那聲音緩緩響起,仿佛有著令人神魂顛倒的魔力一樣,這一刻,只見蕭塵竟似著了魔一樣,慢慢向那一株彼岸花走去。

    紫鳶心神微微一顫,想要拉住他,但這一剎那,竟發現自己動彈不了,只得大聲喊道:“尊上醒醒!那是暗魔,不要過去!不要被它迷惑了心智!”

    而蕭塵始終像是聽不見一樣,仍是緩緩向那一株彼岸花走了去,只聽上面傳來陰森森的笑聲:“沒錯,過來,我給你想要的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最終,蕭塵走到了彼岸花面前,紫鳶雙目圓睜,大感不妙,想要沖上去阻止他,卻又動彈不了,就在這一剎那,卻見蕭塵手一伸,將那彼岸花連根拔了起來,這一瞬間,他眼中恢復冰冷,冷冷地道:“憑你一只小小暗魔,也想迷惑本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附著在彼岸花上面的暗魔想要掙扎,但卻掙扎不脫他的手,只聽蕭塵冷冷道:“本座問你,四十多年前,這里是否來過一個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暗魔的聲音,有些慌張,蕭塵眼神一下變得更加冰冷了,手中忽然竄起一道黑色的誅心火,那暗魔立時慘叫了起來:“沒有見過,近百年里,我都沒有見人來過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清楚了么。”

    蕭塵目光寒冷,手中的誅心火一下變得更重了,那暗魔慘叫不止:“沒有,當真沒有見過……”

    “罷了。”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蕭塵眼神漸漸恢復如常,難道父親當年,并沒有來過這里嗎?只聽他繼續問道:“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那暗魔不敢猶豫,立即回道:“是,是冥界在人間的影子,是小幽冥,你們想要回到上面,我可以帶你們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幽冥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眼神一凝,掌心的誅心火一下燃燒起來,那暗魔登時不斷發出慘叫:“你不能殺我,我可以帶你們上去,殺了我,你們就永遠也走不出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最終聲音漸漸消失,那一株彼岸花被他的誅心火焚為了灰燼,這時紫鳶慢慢走了上來,在她背上,仍凝了一身的冷汗,原來剛剛,尊上并沒有被這暗魔迷惑。

    “想要回到上面,看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蕭塵凝視著遠處的一點光亮,現在還剩下半個多月的時間,倘若無法趕在潮汐結束之前回到上面,只怕后果難料。

    兩人往前面走了一段距離,漸漸的,有一股恐怖氣息籠罩上來,令兩人皆感到一陣窒息。

    “小子,那前面有著很強的存在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回,便是伏羲琴里面的琴魂夙夜,都被這股可怕的氣息驚醒了,而蕭塵自然也感受到了,那前面的存在,十分強大,絕非他現在所能抗衡。

    “尊,尊上……”

    紫鳶再次忍不住微微顫抖了起來,前面的那股氣息,對她造成的壓力實在太大了,究竟是怎樣的存在……

    就在這時,另一邊忽然有一道不弱的氣息迅速靠近,紫鳶立即回過神來,向那氣息傳來的方向望去,卻見一道人影飛來,但瞧那人腳踏仙蓮,身上華光籠罩,不是別人,卻正是蕭夢兒。

    “尊上……是她!”

    紫鳶微微一驚,說時遲那時快,蕭夢兒一瞬間便已飛到了這邊來,當看見蕭塵后,她臉上顯然也有驚色一閃,沒想到會在這里碰見對方,但很快,她眼中的驚色就變成了一種厭惡之色。

    “蕭仙子,好巧啊,怎么你也掉到這下面來了……咦?才一會兒不見,仙子怎弄得如此一身狼狽了。”

    蕭塵轉過身來,看向她淡淡地道,言語之中,卻略帶幾分嘲笑之意。

    見他此時還來嘲弄自己,蕭夢兒眼中的厭惡之色更重,只恨不得一劍將他斬了,心想若不是你,我怎會掉到這鬼地方來,現在卻出不去?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就在她拔劍之時,遠處忽然有一陣異動傳來,蕭塵立即回過神來,按住身旁的紫鳶,凝神戒備了起來。

    而蕭夢兒也警惕了起來,過了許久,這股異動才慢慢消失,兩人再次彼此對視,蕭夢兒仍然恨不得一劍將他斬了,不過當看見他此時臉上似笑非笑的神情時,她才陡然反應過來,自己此刻衣裳零碎,剛才那一路被陰靈所追,還沒來得及換身衣裳。

    “錚!”

    一聲劍響,蕭夢兒左手捂住胸口,右手劍指他,冷冷道:“再看一眼,信不信我殺了你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蕭塵慢慢將目光從她身上移開,又朝剛才異動傳來的方向望了去,淡淡道:“你要殺我,倒也可以,只是距離潮汐結束,已經不足二十天了,恐怕那時,你也會死在這下邊。”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