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十方乾坤 > 第九百零一章 以身為鼎!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火光!”

    秦觀臉色凝重,一聲令下,外面眾弟子立即升起火光,將那島嶼上的一切,照得通亮。

    只見蕭塵身上仍然毒霧籠罩,那一層毒霧并未因他此時的運功而減淡,各人均有些心驚膽顫,還剩下半柱香時間,這層毒霧根本沒有絲毫散去的跡象,他要如何解毒?

    難道他是要打算強行將這層毒霧震散嗎?可這毒霧是由內而外,就算他將外面這層毒霧震散了,體內卻仍然有著毒素,那又有何用?

    夏侯桀也凝聚著目光,時至此刻,他倒也想看看,只剩下半柱香的時間了,這小子究竟還能耍出什么花樣來。

    就在眾人屏息凝神,一動不動注視著時,忽然間,只見蕭塵身上的那一層毒霧開始收縮,并非往外面消散,而是往他身體里面滲透了進去!

    “他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這一下,所有人皆是猛然一驚,只見那層毒霧不斷往他體內滲透進去,他莫不是瘋了不成?

    這個時候他應該想辦法將那層毒霧驅散才是,而他不但不將毒霧驅散,還反將毒霧往自己體內凝聚而去,他莫非是嫌毒不夠重,死得不夠快么!

    “蕭公子,他……他做什么!”

    秦憐等人亦是一驚,完全不知蕭塵此時在做什么,那層毒霧本已十分厲害,他若還將其凝聚到身體里,那不是毒發更劇烈嗎……

    “蕭少俠……”

    秦觀也當場愣住了,完全不知道蕭塵到底想做什么,這個年輕人的行事,與別人完全不同,甚至全然相反,不按常理出牌,根本無人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……

    這一刻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連眼睛都不眨一下,一動不動地注視著那島嶼上,看著那一層毒霧,被蕭塵一點一點,最終完全凝聚入體!

    “這小子,難道是嫌死得不夠快么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宇臉上慢慢露出了驚色,但他卻不知蕭塵此時在做什么,而旁邊夏侯桀臉色卻越來越凝重了,當看見那最后一縷毒霧也鉆入蕭塵體內時,他的眼神里,終于閃過了一絲不可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這小子究竟想做什么,難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桀目光越來越凝重,慢慢抬頭望天,那最后一縷余暉,也將消失了,現在連半柱香時間都只剩下一半不到了,這小子卻將毒霧全部凝聚到了體內,他難道是想……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夏侯桀心中一震,這一剎那,再望向蕭塵時,眼神里明顯多了一股不可置信,之前的三個時辰,難道他是在……不可能,這小子絕無可能!

    他怎樣都無法相信,他煉毒這么多年,他耗盡畢生心血鉆研毒之一道,那個方法,就連他目前也無法辦到,這小子絕無可能!

    但是……這小子若不是用那個方法,卻將毒霧全部凝聚在身體里,難道不是自尋死路嗎?

    這小子到底在做什么……

    還剩半柱香時間不到,不行……他一定要一窺究竟!

    這一剎那,只見夏侯桀目光一冷,忽然一抬手掌,一道元神之力,猛朝蕭塵籠罩了去,當然,他并非要傷蕭塵,而是要以元神之力,強行窺探蕭塵此時在做什么!

    但是這一瞬間,秦觀卻飛了過去,一下將他的元神之力阻擋住了,冷冷道:“夏侯先生,你堂堂毒門一代宗師,也如此不守規矩么?現在還剩下半刻鐘時間沒到。”

    顯然秦觀早就提防著夏侯桀出手突襲蕭塵,盡管他的修為不如夏侯桀,但是一個準圣若拼死一搏,那也絕非一件小事,何況這里還是秦家,整座山都有著厲害的陣法。

    夏侯桀眼神微凝,冷哼道:“我只是想看看,他在做什么而已,秦家主何須如此緊張。”說罷,將元神之力收了回來。

    秦觀冷視著他道:“只剩下半刻鐘時間了,夏侯先生若是想看,再等半刻鐘不就行了。”他話到此處,手一抬:“秦家弟子聽令!保護蕭少俠,最后半刻鐘,不得任何人靠近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這一剎那,秦家眾人忽然氣勢高漲,立刻結成劍陣,守在了蕭塵那座島嶼外面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桀冷冷一哼,衣袖一拂,手拿毒蝎杖,靜靜等待最后半刻鐘過去。

    而其余人,此時也早已屏住了呼吸,一動不動地看著那島嶼上,難道這小子,當真有辦法在這最后半刻鐘里,解開夏侯老怪物的毒嗎?否則的話,這老怪物剛才那般緊張作甚……

    終于,在所有人注視下,這最后半刻鐘也悄然而逝了,夜色靜悄悄籠罩下來,這一回,天已經完全黑了,再不見落日余暉,唯見皎潔月光,和那滿天的星辰。

    “天黑了,時間到!”

    夏侯桀聲音陰沉冰冷,手中毒蝎杖一震,全身功力聚起,似是已迫不及待要往那島嶼上而去了,秦觀臉色微微一變,天已經黑了,難道蕭少俠還沒好么?

    而那島嶼外面的秦家弟子,此時也已是滿身冷汗,沒有家主的命令,他們絕不撤開一步。

    “還不讓開!”

    夏侯桀滿臉冰冷,似是毒蝎一般的目光冷視著秦觀:“秦老爺子,現在是你不守規矩了么?”

    秦觀已是滿身冷汗,現在怎么辦?天已經黑了……

    而在落雪山莊那邊,秦憐和秦瑤、秦月等人也早已屏住了呼吸,看著蕭塵仍然一動不動,他們的心都快跳出胸膛了。

    “天已經黑了……讓開!”

    夏侯桀冷冷一喝,幾乎就要強行動手了,就在這時,那島嶼上終于響起一個淡淡的聲音:“我知道天黑了,夏侯前輩,何必著急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,他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目瞪口呆,面露驚色,只見那島嶼上,蕭塵緩緩站起了身來,而此時在他身上,竟然已無一絲中毒之象!

    “那小子……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夏侯宇臉色一白,他萬萬不相信,那小子當真在天黑之前解了師父的毒,絕不可能,絕不可能!

    慢說他不信,便是此刻其他人,也難以相信,之前的三個時辰,蕭塵都無法解毒,怎么會在剩下的這半柱香時間里,就把毒給解了?若說沒解毒的話,他現在看上去,又是絲毫未中毒的跡象,到底怎么回事……

    “嘿嘿,厲害,厲害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一頭霧水的時候,夏侯桀忽然陰沉沉地笑了起來,大概此時,只有他才知道,蕭塵究竟是如何將毒給解了的。

    這一刻,眾人看看他,又看看蕭塵,仍是不知,后者如何將毒解掉的。

    蕭塵淡淡道:“前輩的用毒之術固然厲害,但卻未必敢稱……天下第一。”

    話到最后,只見他慢慢張開嘴,口中竟有一粒黑色的,像是丹藥的東西飄浮了出來,細看之下,那丹丸四周黑氣浮現,竟是一枚毒丹!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毒丹!”

    這回,眾人終于像是明白了什么,盡管一些年輕弟子仍然不知,但那些見識廣闊的老一輩卻已經猜到了七八分,這一刻皆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:“他竟然……竟然以身為鼎,將夏侯桀的毒……凝聚成了毒丹!”

    “以身為鼎……凝聚毒丹……”

    這回,便是那些年輕弟子也聽懂了什么意思,此時此刻,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蕭塵。

    “師……師父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宇滿臉煞白,時至此刻,他仍然不敢相信,訥訥地向夏侯桀望了去,而夏侯桀一臉陰沉冷笑,著實沒能想到,這個年輕人,竟能以身為鼎,將他的毒凝煉成毒丹……

    所謂“以身為鼎”,便是將自身當做爐鼎來煉毒,這世上煉毒之法千萬種,可是想要煉制出最毒的毒,唯有以自身做為毒鼎。

    簡而言之,便是將無數種世間厲害的毒全部引入自己體內,然后以自身為鼎,將這些毒全部煉化,凝聚成丹,此丹便為毒丹。

    如此煉出來的毒雖然厲害,但是此法也甚是兇險,即便時至今日,夏侯桀也未能完全掌握這種方法,更不敢輕易嘗試,除非是入圣之后。

    因為入圣之后,整個人幾乎便已是脫胎換骨,由凡入仙,那時無論是對天地靈氣的掌控,還是對自身靈力的控制,都遠非準圣時期可比。

    夏侯桀苦心鉆研了半生用毒之術,到現在也不能做到以身為鼎凝煉毒丹,然而這樣一個年輕人,卻能夠以自身為鼎,將他的毒凝煉成毒丹,這是否是一種命運的嘲弄?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小友究竟是如何辦到的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,夏侯桀的聲音,仍然有些陰沉沉,他心中著實不甘,為何這樣一個小小年輕人,都能夠以身為鼎,凝煉出毒丹,而他苦心鉆研半生,至今卻都無法做到?

    何況看對方的樣子,并非是用毒之人,并非用毒之人,卻能以身為鼎,凝煉毒丹,而他苦心鉆研毒術半生,卻遲遲難以成功……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天意?天意荒謬!

    蕭塵看著他,淡淡道:“前輩一生鉆研毒術,所見之毒,想來亦是無數,但在前輩看來,這天下間最毒的毒,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最毒的毒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聽聞之后,皆面面相覷,若說世間有萬種毒倒是沒錯,可這最毒的毒,又是什么?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