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十方乾坤 > 第八百七十章 人間重晚晴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呀……歸思卻大哥,你什么時候來的?”

    若水捂著嘴,一臉驚訝的樣子,歸思卻搖頭一笑:“怎么?若水姑娘不叫我小雀兒了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若水摸著下巴想了想,嘻嘻一笑:“那還是叫你小雀兒吧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歸思卻搖頭一笑,這時才向旁邊的茯苓看去,微笑道:“茯苓,好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“思……思卻大哥。”

    茯苓看著他愣了一會兒,隨即才反應過來,向蕭塵離去的方向望去,喃喃道:“思卻大哥,你剛才說……說蕭師弟他心里仍然在意著我們,是……是真的嗎?”

    話到最后,連她自己都有些無法相信,尤其是每每回想起他如今冰冷的模樣,甚至都會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他真的還是……還是從前那個蕭師弟嗎?可是這些年卻又聽人說,他殺伐果斷,身上的殺氣越來越重,即便是魔道里的人物,都害怕他……

    歸思卻向無欲天的方向望去,深吸了一口氣,緩緩說道:“畢竟今時不同往日,就算在意,也不能說出來,因為如今,他是無欲天之主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此處,倒是旁邊的千羽霓裳,目光微微閃爍了一下,歸思卻向她看去,輕輕一笑:“霓裳仙子,你說呢。”

    很快,千羽霓裳又恢復了往日的冰冰冷冷:“他是無欲天之主,我是玄青門弟子,你說呢。”

    歸思卻仍是面帶微笑:“可你心中,當真如此想嗎?十年后,百年后,千年后,乃至……數千年后,人事變遷,滄海桑田。”

    千羽霓裳默然不語,眼見氣氛本來好好的,卻忽然變得凝固起來,若水在一旁笑著道:“啊!歸思卻,三年不見,這次你又跑哪里去玩了?有沒有給茯苓師姐帶禮物呢?”

    歸思卻莞爾一笑:“你說得是,我倒是差些忘了這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嘻嘻!是忘了還是不好意思開口啊?”若水在旁嘻嘻笑道,茯苓立刻朝她擠眉弄眼,小聲地道:“若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知道了知道了,霓裳師姐,我們去那邊找眉師伯和鳳簫吟師伯去!不打擾……咳咳!”

    若水生性活潑天真,一邊嘻嘻笑著,一邊挽著千羽霓裳的手往眉間意幾人那邊去了。

    剩下茯苓在原地,臉上紅云似霞,低著頭道:“那個……思卻大哥,若水一向頑皮得很,你,你別聽她胡說八道……”

    歸思卻笑道:“若水姑娘天性單純可愛,怎是頑皮胡鬧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邊說著,一邊從袖中取出一個紅色的小錦盒來,盒子一打開,立時有一股靈氣洋溢了出來,化作白煙蘊繞,而那白煙之中,卻見一枚閃閃發光的珍珠,靈氣濃郁,顯非凡物。

    “這,這是……”茯苓臉上不禁一怔,她還從未見過,如此靈氣天然的珍珠。

    歸思卻笑道:“這是前年我去東海那邊,無意間尋覓到的一顆東海龍珠,靈氣非凡,又能祛除暑意,茯苓妹子帶在身邊,必是于修煉大有裨益,送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茯苓臉上還有些怔然,心想這顆珍珠如此不凡,思卻大哥必定是費了好大功夫才得到,只是為了送給自己么……咦,不對,思卻大哥去東海那邊做什么?總不會只是為了替自己找這東海龍珠吧?

    驀然間,她想起上次對方曾提到過,東海那邊,其實也是曾經的古東方修煉界破碎后,留下的一片碎片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?茯苓妹子……不喜歡嗎?”歸思卻見她低頭不語,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啊,啊……”

    茯苓這才回過神來,抬起頭,忙搖手道:“不不不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便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歸思卻臉上的笑容,仿佛冬日里溫柔的陽光,暖人肺腑,茯苓接過他遞來的珍珠,低著頭小聲道:“思卻大哥送我這么珍貴的禮物,可我卻沒有給思卻大哥準備什么東西……”

    歸思卻輕輕一笑,望向不遠處的崖邊,笑道:“你瞧那邊那一束茱萸如何?”

    聞言,茯苓抬起頭來,向他所看之處望去,只見那崖邊生長著一株茱萸,紅紅的,迎風而立,笑道:“好美啊。”

    歸思卻笑道:“那你去替我折一枝過來可好?”

    “恩恩!”

    茯苓立刻展開輕功,飛至那懸崖邊,小心翼翼摘下一枝茱萸,而此時,歸思卻已經來到了她身旁,茯苓轉過身去,笑嘻嘻將茱萸遞了過去:“思卻大哥,你瞧這一枝如何?”

    “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歸思卻從她手里接過茱萸,看著上面點點紅果道:“這便當做,茯苓妹子送給我的禮物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茯苓愣了一下,沒想到原來他是這個用意,有些急切地道:“可是,這,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冉冉秋光留不住,滿階紅葉暮。又是過重陽,臺榭登臨處,茱萸香墜。紫菊氣,飄庭戶,晚煙籠細雨。雍雍新雁咽寒聲,愁恨年年長相似……”

    歸思卻站在懸崖邊,手拿一枝茱萸,眺望著遠處青山重重,輕聲地吟道。

    “思卻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茯苓站在旁邊看著他,心想思卻大哥這首詞意境雖好,可為何,總感覺有一種難言的悲傷藏在里面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嘻嘻,思卻哥哥,后天就是重陽了,我們上山采茱萸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啊,晴兒喜歡做什么,我們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哇!思卻哥哥你看,那邊好多好多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嘻嘻,采一枝茱萸給思卻哥哥,等將來晴兒長大了,就嫁給思卻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晴兒,等你長大了,思卻哥哥,不就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且說蕭塵等人,兩天后,眾人已經回了無欲天,接下來的幾日,蕭塵獨自在無欲殿里,整座大殿外面,由夜影二十四人層層把守,任何人不得靠近。

    說起來,那一日他其實傷得不輕,后面又與太陰殿的紫青二老交戰許久,最終引得體內三尸魔再度蘇醒,若非他最后一刻清醒了過來,將三尸魔強行鎮壓回去,恐怕后果已是十分不妙。

    第四天的時候,蕭塵終于從無欲殿里走了出來,看上去似乎已經沒有大礙,白鸞和紫鳶立即走了上來,拱手道:“尊上。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微微頷首,向遠處云層浩渺的另一座山峰望去,問道:“我閉關這幾日,未央可是曾有來過?”

    “回尊上,未央宮主,這幾日沒有來過……”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蕭塵點了點頭,隨即腳步一踏,往另一座山峰上去了,到了未央宮里,只見花開似錦,滿地落英繽紛,與他無欲殿的孤寒,卻是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尊上,你來了。”

    只見明月谷主從未央的庭院里走了出來,輕輕笑道:“宮主在里邊,我去仙姝夫人那里啦!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叫住了她,問道:“這幾日,楊逍然可是傳回消息過?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明月谷主一邊思考,一邊小聲說道:“好像昨天聽仙姝夫人說,他們進了那處秘境,但是秘境里面很大,最后正魔兩道的人,還在里面打起來了,后來天門又來了好幾個厲害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風胤真人可是也在其中?”

    這一剎那,蕭塵的眼神忽然變得寒冷了起來,即便是明月谷主,也忍不住一顫,輕輕點了點頭,小聲說道:“聽楊逍然傳回來的消息,好像……好像那幾人里面,有風胤真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了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蕭塵微微點了點頭,眼神里的寒意,又慢慢消失了,最后往那庭院里走了去,到了里面,只見未央正在修剪花枝,而見到他進來了,花未央立即放下了手里的剪刀,問道:“剛剛你和明月在說什么?”

    蕭塵道:“沒有,只是問問中岳峰那邊的情況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剛才我明明感受到了……一股殺氣。”花未央看著他,一邊說著,一邊慢慢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蕭塵不想讓她知道風胤真人一事,這些年來,他身上的殺氣越來越重,即使已經過去十幾年了,可每每想到當年在天門的事情,他心中的仇恨戾氣,總是會一瞬間加重許多。

    尤其是想到風胤真人最后那一擊血元指,沒有打中他,但卻令未央身受重創,這些年未央受那血元指的折磨,他心中的仇恨戾氣,會更重。

    “三尸魔,已經鎮壓下去了嗎?”

    花未央慢慢走了過來,蕭塵輕輕點了點頭,又道:“三尸魔蘇醒的日期,本不該是那日,應是那日我消耗過重,才引得三尸魔提前蘇醒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沒事了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花未央眉宇微鎖,片刻后又舒展開眉頭,輕輕一笑:“對了,那日回來的時候,我在路上順便采了幾枝茱萸,我去拿給你。”

    她一邊說著,一邊跑到里邊院子,將那幾枝茱萸小心翼翼拿了出來,臉上帶著微笑:“你瞧,無欲天靈氣充沛,這些茱萸,還都沒有枯萎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從她手里接過茱萸,驀然間想起,當初還在寧村的時候,每年重陽佳節,阿娘也會在門上插些茱萸,而如今……卻都看不見了。

    “好些了嗎?”

    花未央看著他,其實剛剛,她又怎不明白,而這些年下來,她能夠明顯感受到,在他身上的殺氣越來越重,或許是因帝孤劍中的煞氣,也或者是因為當年那些事,但不管如何,只要他心中殺戾之氣越重,仇恨越重,那么三尸魔成形的速度,也會越快……

    所以她一直都希望,他能夠多回憶起一些往日的快樂美好,而不要終日心存仇恨……不要最終變成沈滄溟那樣,就算報了仇又如何,就算得到了一切,可最終,早已失去靈魂,活著也只是行尸走肉的傀儡罷了。

    而這些,蕭塵又如何不明白,此時看著她親手為自己采的茱萸,心境也忽然開闊了許多。

    花未央笑道:“這趟去人間,其實感覺還挺好,每當看見路邊那些花兒小草,我心里就高興……天意憐幽草,人間重晚晴。”

    蕭塵道:“你最喜歡的,便是人間了。”

    花未央調皮一笑:“是這樣沒錯,不過嘛,自從許多年前,我遇見一個呆子后,就不是這樣了,最喜歡的,多了一樣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了一樣……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猜啊?哈哈!”

    花未央笑如春風,背著手往院子外面走了去,蕭塵在后面道:“那一定是天上的月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笨蛋!是天上的星星啦……真是個呆子。”

    院子外面傳來了未央的大笑聲,蕭塵慢慢走了出去,心想她還是和以前一樣精靈古怪,一會兒喜歡天上的星星,一會兒又喜歡水中的月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,兩人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秘魔崖這邊,花未央忽然道:“對了,有件事……我想與你說,是關于那天在中岳峰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蕭塵向她看去,見她一臉神色凝重的樣子,再無方才的嬉笑,問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是枯靈子前輩……”

    花未央漸漸鎖起了眉,說道:“那日太陰司向你攻來,情急之下,枯靈子向其打去一道魂力,將其震退,可就在那之后不久,我隱約察覺到一絲微弱的靈力,似乎是有人……注意到了枯靈子。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

    聽完之后,蕭塵臉上的神色,也逐漸變得凝重了起來,點點頭道:“那一日,我也隱隱察覺到了,除了風默遙前輩,必然還有其他人發現了枯靈子,可當時那人藏身暗處并未現身,想來絕非尋常之人。”

    花未央道:“枯靈子是四海八荒的人,我擔心那一日……已經有四海八荒的人發現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海八荒的人……若是如此的話,那往后……須得更加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蕭塵一邊說著,一邊向孤峰那邊望了去,如今枯靈子魂力雖得以突破,但畢竟沒有肉身,倘若魂魄被人擒住的話,那也是十分危險的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兩人來到了秘魔崖下面的黑水潭,只見潭水一陣翻涌,“嘩啦”一聲,戾從水中冒了出來,轉動著一雙巨大的血紅眼睛,看著二人。

    其實這黑水潭下面,還有一處幻境,蕭塵將太陰殿那青衣老者關在秘境里,任其本事再大,有戾鎮守在此處,他也休想出得來。

    “未央,你便在上面吧,我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

    花未央輕輕點了點頭,蕭塵也不再猶豫,手一揮,那潭水立刻往兩邊涌去,中間現出一條路來。

    蕭塵順著這路下去,到了潭底的幻境里面,只見幽光浮動,隱約有滴水聲響起,沒過多久,便來到一間石室。

    只見石室中間有根石柱,那上面禁制頗重,此刻,太陰殿那青衣老者被禁錮在上面,全身功力穴脈被封,就算想逃,也不可能逃得出去。

    蕭塵緩緩來到他的面前,淡淡地道:“如何?想清楚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那青衣老者慢慢抬起頭來,臉色十分蒼白,有氣無力道:“你想從我這里知道什么?就算知道了又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當年,無天殿,為何要追殺蕭逐風與蘇柔二人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剎那,蕭塵的眼神又變得寒冷起來,那青衣老者面色蒼白地一笑:“你想知道么?就算知道了……又如何?想要替他們報仇么,不要癡心妄想了,殺你父母之人,你這輩子,都不可能報得了仇……”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