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十方乾坤 > 第八百一十六章 無赦(上)

第八百一十六章 無赦(上)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只見蕭塵站在那山門巨劍上凝立不動,這一刻,整個太始宮的氣氛,都逐漸變得緊張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哦對了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看著重一真人,繼續道:“此次不但要將靈脈之力歸還,另外,我還要一個人,靈虛子……”

    聽聞此言,不少弟子又是一顫,是太長老,盡管他們與靈虛宮那一脈甚少有來往,但也知曉靈虛子和玄元子,這兩位乃是本門的太長老。

    此刻,重一真人臉上神色,逐漸變得凝重了起來,其實關于靈脈之力一事,他當真不知曉,這次外面所有事情,全由靈虛子在處理,他并未過問,他心中也清楚,這次的事情,是北宮氏那位前輩的意思,即便他身為太始道門的掌門,也無法阻止。

    “難道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剎那,重一真人似是終于察覺到了什么,下意識往腳下看了看,這段時間,他時常感到山脈之下有異動傳來,難道竟是靈虛子將“靈脈之力”藏于太蒼山之下!

    可這靈脈之力,若是正當獲得,倒也罷了,但若是從別人那里強奪而來,如今別人找上門來了,他也無話可說!

    “立刻去請靈虛長老過來!”

    重一真人知曉這次事情恐怕不易了結了,立刻向身旁的一名弟子吩咐了下去,那弟子也慌慌張張,急急忙忙御起飛劍,往靈虛宮那邊方向飛了去,靈虛宮雖然也在太蒼山上,但距離太始宮,卻有著將近百里之遙。

    此刻在靈虛宮里,靈虛子臉色煞白,雖然距離太始宮那邊有著百里之遙,但他在這邊,也早已感受到了蕭塵的氣息,他沒想到,這殺神竟然找上門來了,前不久他剛受了傷,今日還未恢復,這回如何是好?

    想到那日在欲無天外面,他讓人加固封印禁錮,還以那少女為挾,今日此人,必定是來殺自己的!

    不行……他必須立即想出個辦法來。

    左右思忖,最終,只見他凝指一劃,一道玄光立時往外面飛了去,這道玄光卻是飛往玄元宮,玄元子與他同為太始道門的太長老,而且是他師兄,與重一真人不同,他與重一真人并非傳自一脈,與玄元子才是真正的師兄弟。

    如今出了這等事,他心中清清楚楚,北宮家那位前輩這時候不能出來保他,重一真人為了整個太始道門著想,也絕不會保他,那就只有師兄玄元子了。

    很快,玄元子收到靈訊,立即趕了過來,見靈虛子一臉丟了魂的樣子,玄元子不禁皺起了眉:“師弟,到底發生何事!為何那人找上門來了?”

    “師兄,我……”

    如今靈虛子實是不知怎樣開口,其實他一直瞞著師兄和掌門,說他在外面只是按照北宮那位前輩的吩咐,老老實實的聚集靈力,連當初神闕子那些人之死,他都一直隱瞞著,更不敢說他與無欲天為敵,當初讓人追殺蕭塵這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按照長風前輩的吩咐,去……奪取靈脈之力,其中一半,我交給長風前輩了,另一半,我藏在了……我藏在了山脈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玄元子聽完之后,臉色不由得一變,他知道這師弟一向膽子大,什么事都敢去做,卻沒想到他膽子竟大到了這等地步,且先不說這一半靈脈之力今日引來了外面那人,倘若是讓北宮長風發現了他私藏靈脈之力,那豈非禍牽整個太始道門?

    “師弟……你這一次,當真糊涂啊!”

    玄元子不斷搖頭嘆氣,看著他道:“你若是未藏這一半靈脈之力,興許那人便直接去了北宮長風那里,此事怎會與我們有關?那人又怎會找上我們這里來?”

    靈虛子臉上冷汗涔涔,正待言說什么,外面忽然一道劍光落下,跟著是一個弟子的聲音響起:“師尊,方才有位太始宮的師兄前來,說是掌門,請師尊立即去太始宮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靈虛子臉色一下變得更加慘白,抬起頭來,怔怔地看著面前這位師兄:“我那日受傷,尚未恢復,恐怕不是他的對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罷,現在說再多也沒用了。”

    玄元子深深皺起了眉,將手按在他肩膀上,凝眉道:“我也正好看看,那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,我與你一同前去,等會無論如何,不可露出半分……怯意。”

    靈虛子渾身一顫,立刻明白了過來,用力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始宮前,大約過了近一炷香時間,終于有兩道劍光往這邊落了下來,一青一紫,頃刻間化作兩道人影,正是靈虛子和玄元子。

    “掌門。”

    玄元子走了過來,微微拱手施了一禮,雖然他一向深居玄元宮,極少與重一真人往來,但畢竟對方也還是掌門,禮數自是不能失。

    完了之后,只見玄元子又往山門這邊走了幾步,看著那巨劍上的人影,朗聲道:“想必這位,便是無欲天之主了,幸會。”

    “幸會則免了,靈脈之力,該交出來了……”蕭塵眼神淡然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冷冷淡淡的話語,使得周圍又陷入了一片寧靜,無人說話,玄元子也不再多言,往前一踏,立刻運轉起全身玄力,一道道金色玄光,立時圍繞著他身體四周旋轉了起來,顯然在來之前,靈虛子已經告訴過他,那靈脈之力藏于何處。

    旁邊重一真人見他開始施法,眉頭也緊皺了起來,他身為太始道門的掌門,竟不知靈脈之力被藏于太蒼山下這等事情,若非今日人家找上門來,他還不知要被瞞到何時。

    “叱!”

    隨著玄元子口中咒語道出,那一道道金光,立時往山脈底下鉆了去,不多時,整座太蒼山脈都劇烈震蕩了起來,似那山底下有什么將要沖出來一樣,弟子們漸漸站立不穩,臉上都露出了驚色,均未想到,原來靈虛長老當真將那靈脈之力藏在太蒼山下。

    這一刻,靈虛子臉色蒼白,而重一真人臉上,則像是罩起了一層嚴霜,嘴里不說,心中卻想,你二人眼中可還有我這個掌門!如此大事,竟一直隱瞞至今!

    整座太蒼山,震動得越來越劇烈,一道道玄光,也直往天際沖去,這一剎那,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山底下一股洶涌澎湃的靈力!

    弟子們臉上更是露出了驚異之色,此等靈力之強,遠勝一些修煉勝地,倘若能夠將這股靈力,盡數用于修煉,那修為豈非一日千里?慢說洞真期,便是超凡期、入圣期,也不再那么遙遠了……

    很快,靈脈之力已經從山脈底下涌了上來,蕭塵也不再猶豫,衣袖一揮,一道赤光飛出,在半空中化作一個赤紅色的靈脈之環,正是炎日之環,此時能夠暫時拿來引入靈脈之力。

    在他控制之下,太蒼山底下的靈脈之力,逐漸被引入了炎日之環里面,大約一炷香后,整座太蒼山才停止震蕩,又逐漸恢復了平靜。

    見到靈脈之力被他收了回去,靈虛子心中雖有不甘,但也算是終于松了口氣,本以為事情就此了結,卻不料下一刻,兩道仿佛來自深淵的冰冷目光,已經落在了他身上,令他全身一寒,登時如墜冰窖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