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十方乾坤 > 第七百零二章 爭斗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眼見仙劍竟絲毫前行不得,青山子更是臉色大變,眼前這白發年輕人究竟是何方神圣?盡管他的修為不如師兄北冥子,但能夠如此刻這般,連一絲玄力都無須動用,就完全擋住他神兵之人,莫非眼前這人,竟是一個合和期的高手!

    這一下,青山子更是如墜冰窖,臉色刷的一下變得蒼白難看,只見蕭塵負手而立,緩緩往前走去,每走一步,青山子臉上便多了一分吃力,那仙劍也不斷顫抖著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前輩不必緊張,在下……沒有惡意。”

    蕭塵淡淡地說著,青山子呼吸一窒,眼中驚色不減,這年輕人到底是誰,這個地方,只有師兄才知曉,他是如何找來的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究竟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我么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已經緩緩走到他的面前,淡淡地道:“無欲天的人……青山前輩,不必如此訝異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青山子更是陡然一驚,一聽“無欲天”三個字,這一下終于明白過來,眼前這人是誰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,北冥子聽聞師弟出事,急如風火地趕來,但瞧他須發皓白,卻穿著一身黑衣,身上寒氣甚重,當看見此時洞府里一幕時,整個人臉色驟變:“蕭一塵!你待如何!”

    “北冥前輩,好久不見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聲音淡淡,一邊說著,一邊緩緩往洞口走了去,而在后面,青山子被白鸞和紫鳶兩人挾持著,不敢輕舉妄動:“師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師弟……”

    北冥子向他看了一眼,臉上驚色猶在,又向蕭塵看去,疾疾說道:“蕭一塵!你有什么事,沖著老夫來便是,我師弟在此苦修多年,從不參與各派間的爭斗,你今日來此挾了他,是為何意?”

    “前輩或許誤會了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向他淡淡看了一眼,說道:“本座只是聽聞青山前輩,對道之一途有著與眾不同的理解,特來與其論道,這兩日相談甚歡,本座正打算,接前輩去無欲天,住上幾日,以便深研道之不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北冥子氣得手直發抖,臉色亦是鐵青難看,但卻又無可奈何,蕭塵淡淡道:“而北冥前輩,這段時日,只需好好留在陰天宗便是,過些時間,青山前輩自會平安無事歸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好,好……”

    只見北冥子不斷冷笑:“不愧是無欲尊主,果然有本事,連老夫這唯一的師弟,你也能找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輩過獎了。”

    蕭塵語氣淡淡,負手而立,往洞府外面走去,說道:“白鸞,紫鳶,請青山前輩,回無欲天。”

    去到外面,蕭塵衣袖一拂,幾人立時化作一道青光,消失在了遠天際云層深處里。

    望著幾人消失不見,北冥子緊緊捏著手指,他著實沒能想到,這蕭一塵本事居然如此之大,只見他長嘆一聲,自言自語道:“那人抓走了我的師弟,魔天老祖,這一回,道友可能幫不了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噬心老人的邪月教,和血河子的天煞宗里,兩人坐在殿上,手里拿著一枚紅色的血雨令,此時的臉色,要多陰沉有多陰沉,嚇得下邊的弟子,個個噤若寒蟬。

    “蕭一塵,你果然有手段……”

    顯然,噬心老人在凡世的家眷,還有血河子在凡世里認識的那個女子,這兩件事,魔道里面根本無人知曉,他們實是想不到,蕭塵是如何查到他們這些事情的,難道此人,當真有著無所不知的神通本領嗎?

    而此時,在魔天教里,魔天老祖收到血河子三人臨時傳來的消息后,臉色已是要多陰沉有多陰沉,他清楚這三人,關鍵時刻不可能會出錯,然而現在卻同時說不能去西岐了,顯然只有一種可能,便是三人受到了極大的威脅。

    幽殿上面還站著一道人影,但見那人長身玉立,身著一件青衣,相貌英俊,正是楚云深,只聽他道:“能夠威脅到北冥子三人的,想必蕭一塵找到了他們三人各自的弱點……教主現在打算如何?”

    “蕭一塵……”

    魔天老祖臉色陰沉,他越來越后悔,當初養虎為患,沒能夠在無盡山脈里面將此人除去,否則今日在魔道各派的爭斗里,他又怎會這般捉襟見肘。

    “云深,你即刻安排,三天后,去西岐山脈!”

    忽然,只見魔天老祖臉色一沉,目光變得凝定起來,顯然短短片刻間,他已是下了十分大的決心,這一次,縱然不惜一切代價,他也絕不能讓寒潭之眼落在蕭一塵手里,否則那時,無欲天在整個魔道里面,更是只手遮天了,哪里還會有他魔天教的地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無欲天。

    寒夜沉沉,云海緩緩翻涌,在無欲殿后面,有一座最高的懸崖,名叫秘魔崖,若是星月晴朗的夜晚,從此處便能夠俯視整片云海,與紫宵峰的云巔,有著幾分相似。

    此刻在懸崖之巔,蕭塵負手而立,望著那一片緩緩涌動的銀色云海,心中寂然,只有一人。

    “尊上。”

    后面,白鸞和紫鳶兩人走了上來,蕭塵兀自望著緩緩起伏的云海,只淡淡道:“一切,都準備好了嗎?”

    “回尊上,一切都準備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鸞回道,過了一會兒,又小聲問道:“去西岐一事……要告訴明月谷主和未央宮主嗎?”

    “暫時不必了,到時候,我自會與她們說。”

    蕭塵轉過了身去,看著面前的兩人,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這一次正魔兩道都去了不少人到西岐山脈,因此他打算暗中前去,不必過于聲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岐山脈位于仙元西域境內,這幾日恰逢陰雨綿綿,天上時常烏云籠罩,山路也變得泥濘難行,而在入山五十里之處,不知何人在山道旁搭了個小茅屋,勉強供中土西域來往之客歇歇腳,避避雨。

    此刻一間小小茅屋里,卻甚是熱鬧,只見屋中坐著七八個人,那七八人里面,有三個白須老者,還有四個看上去兇神惡煞的黑衣中年,但在最里面之處,卻見那兒竟然坐著一個正值碧玉年華的紅裳少女,那少女雙手支頤,正饒有興致地聽著七人說話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不是我說,我們這兒,可都是些三教九流之人,瞧姑娘你的樣子,應是出自玄門,你要與我們一起入山,到時候遇見的便全是魔門中人,你當真不怕?”

    一名黑衣中年看著那少女道,那少女見他一臉煞有介事的模樣,咯咯一笑:“不怕不怕,你們老說自己是魔門中人,可前些天在清平鎮,遇上那些山匪欺負百姓,你們不也出手狠狠教訓了那些山匪嗎?若是壞人的話,你們就跟那些山匪一塊欺負百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另一個黑衣中年聽后仰頭一笑,甚是喜歡這天真爛漫的少女,笑道:“我瞧姑娘最多不過十七八歲,小小年紀,莫非就知什么是好人,什么是壞人了?”

    這少女卻是那日在酒館里的少女,不知怎的,這些天又往西岐這邊來了,前幾日在清平鎮遇上眼前這七個人教訓山匪,便與他們同行于此了。

    而這七人,卻正好是憐花宮名下,三十六教里的人,此時,為首的那個青衣老者捋了捋白須,說道:“姑娘要與我們七人一起,倒也無妨,有我們七人在,即便是遇上那些魔門中人,姑娘也斷不會有事。”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