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十方乾坤 > 第六百五十四章 落幕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那道人影越走越近,月光下,只瞧他身上披著一件紫色的斗袍,頭上戴著斗袍帽,看不真切模樣。

    “神闕長老,何出此言……”

    斗袍下面,傳來淡淡的聲音,神闕子更是感到一窒,這個聲音,還有此刻的氣息,分明是那日他在天門見到的那個人沒錯,說明眼前這個人,是幽蘭真人沒錯,可是為何,總感覺哪里怪怪的?

    這一剎那,花未央臉上神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,只是她今日身受重創,靈力大損,此時狀態虛弱,比之常人還有所不如,今日她連受神闕子五掌,若非還有玉憐花這等先天至寶護住心脈,只怕早已香消玉殞。

    眼前這人越走越近,這一刻,她能夠感覺得出來,此人是沖著她而來的,神闕子,不過是一枚棋子,遭受利用罷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……”

    神闕子眼神寒冷,說話時掌心已暗暗凝聚起一道魔元,不管眼前這人是不是幽蘭真人,他已做好準備,只要一有變化,出手絕不保留,因為眼前此人,給他造成的壓力實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幽蘭真人慢慢走近,斗袍下傳出的聲音,有些空洞,但仍能聽出,是個男子的聲音:“把她,給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神闕子雙眼一凝,眼神里漸漸透出了一股敵意,他擒住花未央,是要狠狠報復蕭塵,豈能交予別人?冷冷道:“幽蘭真人,莫非你們天門也要她?只恐現在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說,把她交給我……”幽蘭真人越走越近,目光落在花未央身上,卻是連看也未看神闕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神闕子再次感到一窒,但這一剎那,卻見他眼中兇光一綻,下一瞬間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一掌朝幽蘭真人打了去,他好不容易擒住花未央,要他此刻交人,是萬萬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這一掌去勢甚疾,也早已凝聚起魔元,但是打在幽蘭真人身上時,卻見幽蘭真人如鬼魅一般的消失了,等再次出現時,已經離花未央不足丈許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神闕子再次一驚,剛剛那一掌,他確信不會失誤,可是為何竟連對方衣角也未沾上?

    他不信對方已強到這等程度,魔元再聚,又一掌朝幽蘭真人背后打了去,然而幽蘭真人卻是連頭也沒回,腳步也未停下,等神闕子攻近之時,卻被他身上一道護體真元,直接震得吐血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呃——噗!”

    神闕子登時如受重創,一口鮮血噴出,整個人不受控制地往后飛出,將一株大樹從中撞斷,從剛剛到現在,甚至,幽蘭真人連手都沒有動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神闕子滿臉駭然,口中鮮血涌出,不斷喃喃自語:“怎么會,我入魔之后,分明已有墟天境的修為,怎么會,不可能,不可能,墟天境,怎會如此脆弱,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墟天境……怎么,墟天境很強么?”

    幽蘭真人聲音淡淡,話一說完,衣袖往后一拂,一道玄力激蕩過去,神闕子整個人一驚,瞬間凝聚魔元抵擋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聲,這一擊重重打在他身上,竟是一瞬間震碎了他的護體魔元,這一下,神闕子更是身受重創,往后亂飛了出去,將這一路的草木,盡數撞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神闕子手捂胸口,一句話尚未說出,嘴里便是一口鮮血涌了上來,整個人臉色蒼白,眼神里盡是驚恐之色:“這股力量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瞬間,他似徹底明白了什么,這幾年來,太始道門在仙元五域越發聲勢浩大,其中離不開幽蘭真人,若無幽蘭真人的相助,太始道門不可能控制那么多門派,凝聚大地靈脈之力。

    而太始道門要做的,則是動搖玄青門正道之首的地位,因為玄青門這幾百年來日漸鼎盛,已經威脅到了天門的地位,這便是當初太始道門和幽蘭真人達成的協議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神闕子細細想來,似乎這一切,不過只是幽蘭真人利用了他們而已,他們做了那么多,但這一切,卻是給別人做了嫁衣,想必此時此刻,那些聚集而來的靈脈之力,也已被幽蘭真人奪走了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刻,神闕子眼神里盡是不甘,但他心中卻甚是清楚,他與眼前這個人,修為差距太大,沒有一絲一毫的勝算,思念及此,再不猶豫,立刻催動魔元,一瞬間施展土遁之術逃走了。

    幽蘭真人并未去追,甚至看也未去看一眼,月華冰冷,冷冷照在他的身上,天門三位真人,風胤真人,玉山真人,幽蘭真人,三位真人皆是神秘莫測,修為已臻何境更是無人知曉,而眼下這個幽蘭真人,到底還有著怎樣一重神秘的身份?

    花未央看著他此時徐徐走近,這一刻,眼神平靜如水:“縱然極力掩藏,也掩蓋不住,那一絲微弱的幽族氣息,在你身上,有著幽族的魂印……或許大祭司當年如何也想不到,他親手布在人間的這顆棋子,有一天,終會跳脫他的局,幽琴和幽常,也在你手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幽族的公主,只在現在,需要委屈公主,跟我走一趟了……”

    斗袍下傳來的聲音依舊平平淡淡,幽蘭真人已經來到了花未央的面前,花未央知曉今日逃脫不過,只是想要看清,斗袍下的那一雙眼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說神闕子,一路逃至一處無人的幽谷,到了中夜的時候,終于再也支撐不住,又一口鮮血從嘴里涌了出來,他先是魔元大耗,再是被幽蘭真人重創,這一次,恐怕不是輕易能夠好得了的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只見他看著掌心的紫黑色毒血,嘿嘿慘笑了起來:“不愧是幽蘭真人,我機關算盡,卻只落得如今地步……呃!”

    又一口毒血涌出,神闕子看著漸漸發黑的手掌,這一刻,他終是安安靜靜坐了下去,輕輕閉上了眼睛:“師弟,只可惜,我替你報不了仇了,過不了多久,師兄就能來陪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魔丹使人入魔,固然修為大增,但燃燒的卻是命元,他命元大損的情況下,又遭幽蘭真人重創,已然再也難以回天,如今已是油盡燈枯,命在旦夕,再也不可能替璇璣子報得了仇了。

    就這樣枯坐了許久,神闕子的生命氣息,已是越來越微弱,月光照在他的臉上,似是添了一層霜,看上去更加蒼白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道寒冷氣息迅速逼近,神闕子一瞬間感受到了,陡然睜開眼,面前已多了一道人影,不是別人,正是蕭塵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