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十方乾坤 > 第五百零三章 玄祖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這一剎那,蕭塵心中的戾氣更重了,腦中忽然一痛,眼前仿佛又變成了那次玄青之審的畫面。

    “殺了他!殺了這妖女!殺了這小魔頭!”

    “殺了他們!”

    “殺了他們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殺……殺……殺!啊!殺殺殺!”

    忽然間,只見蕭塵身上戾氣大作,兩眼變得血紅,仿佛入了魔一樣的可怕,雙手一伸,那漫天的白骨頓時呼嘯不已,陰風陣陣,瞬間彌漫了整座藏鋒谷!

    眼見藏鋒谷三千多年基業要毀于一旦,遠處四位太長老皆嚇得心膽俱裂,忙道:“阻止他!”

    然而,光憑那些弟子,此刻如何去阻止蕭塵,如何阻止那半空中朝他們吞噬而來的萬骨陣?

    人人驚慌失措,抱頭鼠竄,自顧不暇,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,不知從哪,忽然傳來一個悠悠的嘆息之聲: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這樣一聲悠悠蒼老的嘆息,仿佛是在天地間響起,令得整座藏鋒谷,一下全安靜了下來,就像是時間靜止了一樣,剛剛還在慌亂四竄的弟子,此時此刻都站著不動了,那半空中的無數骨靈,也不動了。

    蕭塵快速恢復了清醒,眼中血色也消失了,手一伸,瞬間將萬骨陣收回了衣袖里,凝視著那后山谷的方向:“哪位前輩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小友既已拿到所需之物,又何必趕盡殺絕呢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此時,那個悠悠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,蕭塵頓時渾身一震,此人的修為……

    這一剎那,他只感到一股沉重如山的壓力,自從他回到仙元五域,還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沉重的壓力!

    這人的修為已臻洞墟境……還是那墟天之境?

    直到此時,他才意識到一個問題,藏鋒谷能夠立于世間數千年,能為四大玄門之一,豈能當真沒有一個隱世高手坐鎮?

    這人不知活了多少年,瞧此刻藏鋒谷所有弟子一臉懵然的樣子,看來是許多弟子都不知道這個人,而這個人,不到藏鋒谷真正生死存亡之際,也絕不會現身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蕭塵已經明白了什么,雖然暫時還不知這人為何不對自己出手,但現在他必須離開,這人修為高深莫測,他完全沒有可能對付下來,反正今日他將藏鋒谷弄得一團糟,這仇也算報了一半。

    思念及此,他再不猶豫,身形一動,瞬間化作一道疾芒往谷外飛了去。

    而此刻在藏鋒谷里,眾弟子驚魂甫定,此時仍舊一臉懵然,像是剛從夢里醒來一樣,剛剛那個聲音……是誰?

    柳玄殷此時整個人已經呆住了,剛剛那個聲音……是玄祖!他不會聽錯,六百多年了,難道玄祖一直在谷中沒有離開過?

    這一剎那,他腦海里一下就回憶起了當年那一幕,即便已經時隔六百年,他仍然記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那個時候他還那么年輕,玄祖不僅僅把谷雨劍交在他的手里,也把整個藏鋒谷都交給了他,若非當時還有四位太長老扶持,他如何堅持得下來?

    他深深的記得,那時玄祖說要突破一個境界,若是突破不了,必將壽元耗盡再入輪回,如今六百年了,玄祖沒有死,難道玄祖已經突破那個境界了嗎……

    “玄祖,是玄祖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刻,柳玄殷因按捺不住心中激動之情,雙手不停顫抖了起來,玄祖回來了!玄祖回來了!

    在他的眼里,便是當年青玄子的師父玄胤真人,也要忌憚玄祖幾分,如今玄祖一出,藏鋒谷豈非立時一躍成為天下正道之首?青玄子算什么,凌音算什么,玄青七尊又算什么!

    六百多年了……藏鋒谷終于又能夠奪回昔日玄門之首的位置了么?

    柳玄殷越想越是激動,然而這一剎那,他忽然又感應不到玄祖的氣息了,仿佛又消失了,也仿佛從未出現過。

    他心頭不禁一顫,怎么回事?難道玄祖又離開了?是了,剛剛玄祖為何不對那小子出手,玄祖絕對沒有忌憚凌音的理由,為什么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藏鋒谷外數百里的山嶺里,蕭塵一路疾行,心中仍然想著剛才藏鋒谷里的那道氣息,那個人的修為高深莫測,可他剛剛為何不對自己出手?絕對不是因為忌憚師父,那么難道是……

    這一剎那,他忽然想到了什么,臉上神色微微一凝,腳下的速度更快了,只恨不得一瞬間能夠遁出數萬里之遙。

    三天后,他已走過一半路程,大約還須三日,便能回到青木崖,可這一日大概是晌午時,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匯聚起了陰云。

    天有不測風云,這一剎那,蕭塵忽然感應到了什么,心中暗道不妙,飛快往前而去,然而無論他速度多快,后面那道氣息,始終不緊不慢地跟在他后面,大約百里之遙。

    這一刻,他心跳漸劇,顯然感應到了,是藏鋒谷的那個人,當日在藏鋒谷的時候,那人不對他出手,想來只有一個原因,那就是當時在藏鋒谷的附近,還有著另外一個極強的存在!

    眼下看來,果真如此,蕭塵只感到有些頭皮發麻,原來那一日在藏鋒谷外面,還有著一個極其強的老怪物,對方把那一日的經過全部親眼目睹了,可自己卻絲毫未有覺察到,而藏鋒谷那個神秘人,卻是感應到了對方的存在,故而那日沒有對自己出手。

    想來也是,即便那遙遠的東大陸再神秘,但仙元五域卻是位于整個仙元古地靈氣最充足的地方,豈會當真沒有隱士高人?即便萬年前青帝開創的仙元盛世已不在,如今又怎會沒有強者?

    想到此處,蕭塵額上瞬間凝滿了冷汗,腳下的步伐更快了,在這茫茫天地間,果然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,大概這就是當年怪前輩與自己說的“亢龍有悔”。

    這四字取自《易經》乾卦,意思便是,一個人即使達到了再高的成就,也要戒驕戒躁,否則必將失敗,而后悔莫及。

    他如今的修為,在同輩之中雖是幾乎無人能及,但比起那些動輒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,終究還是有所不及。

    大概接近黃昏之時,蕭塵已不知到了何處,一路不停改道換行,他似乎迷了方向,而此時,身后那道始終離他百里之遙的氣息,此刻終于漸漸向他逼近了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