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十方乾坤 > 第四百零二章 仙盟追殺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?    “嗤!嗤!”

    兩枚化血針,一瞬間穿透茅屋的木門,精準無誤射在了屋里兩人的眉心正中,那兩人原本挾持著落蝶,根本料也未料到門外會突然射來這兩枚奪命針,“撲通”一聲,往地上倒了去,立時成了兩具枯尸。

    落蝶驚魂未定,還不知發生了何事,門外一股大力忽然卷來,瞬間將她卷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蕭塵想也不想,立刻要帶她離開這里,不料還未動身,小院四周忽然籠罩起了一層又一層的禁制,跟著只見道道血色光芒直沖天際,瞬間便將整座山谷,映得血紅一片。

    “糟了,是東仙盟的玄靈陣……”

    落蝶臉色一白,話未說完,只見前邊忽然出現了數十道人影,連那兩間茅屋后邊的懸崖上,也突然飛了十幾道人影下來,這些人全是東仙盟的人,顯然修為都不低。

    蕭塵沒有想到,這仙盟果然厲害,在此設下了如此重重禁制和埋伏,自己都未能察覺到,若不是剛剛發現落蝶有異,恐再往前一步,就踏入那布好的禁制陷阱當中,便是萬劫不復了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這一刻,他仍是不猶豫,拉著落蝶便往院子外面飛了去,想來是打算強行突破這玄靈陣的禁制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藥還沒拿!”

    落蝶臉上一驚,忽然松開了他的手,竟又轉身往那茅屋里沖了去,而此時那懸崖上的十幾道人影已經飛了下來,宛如狂風驟雨一般的可怕攻勢,已瞬間朝她頭頂罩下來。

    生死一線之間,蕭塵猛地轉過身,手里一瞬間發出五枚化血針,“嗤嗤嗤”幾聲,立時結果了殺向落蝶那五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落蝶驚魂甫定,衣袖一拂,將屋中那些之前她已經揀好的藥卷入了衣袖里面,還想將院子里這幾爐正在煎的藥也帶走,可是顯然時間已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蕭塵手一伸,將她拉回了身邊,又快速祭出了伏羲琴,“錚”的一聲琴音響起,登時山動地搖,那前邊的幾道血光,在琴音沖擊之下轟然而碎,連那外邊的十幾個合道境高手,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下震得吐血亂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攔下他!”

    幾個悟玄境的老者沒想到他手中的法寶竟然如此厲害,能夠一下就震潰了玄靈陣,遠處立刻又出現了十幾道人影,瞬息間朝蕭塵攻了去。

    “錚!錚!錚!”

    蕭塵左手橫抱瑤琴,右手連發三道琴音,此刻想要沖上來擒住他的人,皆被震得吐血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天門也抓不住我,就憑你們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剎那,蕭塵眼神忽然變得冷若冰霜,右手兩指往“羽弦”上一凝,琴身頓時綻放出道道耀眼光芒,一瞬間,仿佛整個天地間的靈氣都被聚引了過來,整座山谷,登時狂風大作,風云驚變。

    “當心!”

    幾個悟玄境的老者臉色駭然而變,快速凝起了防御陣法,也是這一瞬間,蕭塵松開了琴弦,那一道琴聲所化的光芒,宛如萬丈狂瀾一樣勢不可擋,對著幾個老者翻涌了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一聲巨響,整座山谷頓時煙塵大作,幾名老者雖未受傷,但卻都被震飛了出去,兩邊的懸崖峭壁也一下坍塌了,山石不斷滾落,整座山谷煙塵滾滾,趁著這混亂之際,蕭塵將落蝶一拉,一下展開瞬步乾坤,往外面遁逃了去。

    過了許久,那滾滾煙塵才隨風而散,而東仙盟幾個悟玄境的老者,此刻臉上仍舊布滿了駭然之色。

    他們在來之前,自然知曉對方手里有著一樣能夠殺死云天子的厲害法寶,但想那法寶威力巨大,不可能輕易動用,卻沒想到,對方手里還有著一張如此厲害的神琴,以及……那殺人無形的暗器。

    “現在怎么辦?”

    一名青衣老者向身旁另外幾人看了去,幾人沉思了片刻,一名紅衣老者道:“此人的實力,恐在我們先前估算之上,立刻傳訊回去,增派人手,另外……”

    他說到此處,臉上露出了一股深深的無奈之色,說道:“這次已經死傷不少人,還是告知云涯前輩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里冷月無聲,寒風刺骨,蕭塵和落蝶一路往深山里不知逃了幾千里,總算暫時躲過了仙盟的追蹤。

    此時在月光映照下,蕭塵臉色看上去又有些微微蒼白了,本來他身上的傷就未痊愈,今日白天又大動功力和伏羲琴,顯然牽動了傷勢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沒事吧?”

    落蝶見他臉色逐漸變得蒼白,想要去扶他坐下,不料蕭塵反手將她手腕抓住了,這一剎那的眼神,竟是冰冷到了極限,今日白天要不是他稍微洞察到了異常,恐怕現在已經是死人一個了。

    落蝶渾身打了個冷顫,這一刻直視著他寒冷的眼神,就像是跌入了萬丈冰淵一般,許久才訥訥道:“不是我……我也不知道他們怎么跟蹤上來的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仍是凝視著她的雙眼,寒冷目光,此刻像是要把她洞穿一樣,過了許久,才慢慢松開她的手。

    落蝶稍稍松了口氣,又從衣袖里把之前從屋中搶出來的藥拿了出來,神色間微微有些著急:“你牽動傷口了,先服藥吧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向地上的藥看了一眼,不冷不熱道:“今天你命都差點沒了,卻還惦記著蕭某這些藥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落蝶低了低頭,蹙著眉道:“我只是想著,這些藥都是你走之前辛苦煉出來的,平白讓那些人毀了不免可惜,只是院子里那幾爐藥材,可惜沒能帶出來……”

    她越往后說,聲音越小了,此時月光照在她臉上,令她看上去更加嬌美了,只是眉宇間,卻又仿佛藏著一股深深的無奈,像是那風中的蝶,隨風而飄,隨風而搖。

    “罷了……這些時日,多謝你了。”

    蕭塵將地上已經分好的藥材撿起,往不遠處一座山洞里面走了去,盡管知道此時并不安全,但今晚也必須把藥煉出來,否則這傷勢越往后拖,到最后只會越加麻煩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