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十方乾坤 > 第三百八十五章 旸谷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?    “恩……”

    離憂子手捋胡須,微微頷首:“姑娘無須多禮。”話到此處,停了一會兒,又問道:“你找到旸谷在何處了嗎?”

    似乎現在看來,他比蕭塵更想快點找到旸谷,落蝶看了看他,又向蕭塵看去,似是有些猶豫該不該說,蕭塵道:“離憂前輩是來相助我們拿到扶桑之花的。”

    聽他這么一說之后,落蝶才放下心來,說道:“我已經找出大致方位了,只須往那邊前行即可,但我擔心,幾個月前就有人進了窮桑之山,如今恐有人先我們一步去了旸谷,怕他們的目的也是扶桑之花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一點姑娘無須擔心。”

    離憂子似是信心滿滿,打斷了她的話,道:“我們只須盡快過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落蝶點了點頭,心中卻有些不太信任這個離憂子,因為她現在還不知道蕭塵是如何認識此人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蕭塵向著前方暮色籠罩的山嶺望了一眼,三人不再猶豫,立刻動身往旸谷那邊方向而去了。

    這一路都由落蝶帶路,行至中夜時分,寒風陣陣,從林子里吹過,三人同時停了下來,離憂子轉身看著二人道:“我去前邊看看,你們就在此吧。”說完,手上印訣一掐,乘著一道疾風往前邊峽谷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落蝶望著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在黑夜之中,過了許久,才轉過身來,看著蕭塵道:“這個離憂子的修為很高,你是如何認識他的?他為何又要幫你拿到扶桑之花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望著天上一彎半月,緩緩往一棵大樹下坐了去,淡淡道:“各取所需,各為其利。”

    落蝶聽得似懂非懂,但想來離憂子不會無緣無故幫忙,又問道:“無計上人呢?你之前逃過他的追蹤了嗎?”

    “他死了。”蕭塵坐在樹下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落蝶渾身一顫,想了一會兒,又小聲問道:“那是……離憂前輩替你殺的他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蕭塵仍是語氣平淡,落蝶聽后,更是一怔,難道無計上人那道分身,是被他所殺……

    這一晚,兩人就坐在樹林里,慢慢都不再說話了,天漸冷,蕭塵找來些柴火,扎了個火堆,時而往火堆里投去一截木枝,然后看著那截木枝漸漸燃燒成灰燼,而那火焰,卻像是化作了未央的樣子。

    落蝶坐在旁邊,靜靜看著他不語,眼前這個男子,是她見過世上最奇怪的男子,盡管始終那樣冰冷,冰冷得就像此刻天上那月光,明明可望而不可即,卻又一直照在身上。

    她越來越看不懂這個男子了,就像此刻,不知他為何會看著這堆火發呆一樣,有時候她看著他,就像是看著一個冷血的殺手,他手中的劍從來都是無情的,可劍的主人,會有感情嗎?

    一夜時間,漫漫而過,不知不覺,落蝶靠著樹干睡著了,這是她進入窮桑山這些天來,第一次睡得如此安穩,和一個始終陌生的男子。

    而在旁邊,蕭塵一直凝視著火堆,周圍越是安靜,他腦海里越是嘈雜,仿佛有金戈鐵馬的殺伐之聲,在他腦海里不斷響起,令他心中的殺氣,也忽然變得越來越重了。

    這一剎那,他仿佛從面前的火光之中,看見了一夜血流成河的古村,一夜被毀的寧村,看見了阿娘,看見了那些滿身是血的村民,看見了殺伐,看見了那布局之人的詭笑。

    一個絕對不能讓人知曉的身份……

    那人有著一個絕對不能讓人知曉的身份……

    他為何要屠了寧村,為何要屠了寧村!

    忽然間,蕭塵身上戾氣大作,一陣冷風吹來,使他面前的火堆燃燒得更盛了,那一陣陣火光,忽然全部變作了殺戮的畫面,血腥的畫面!滿天的怨魂圍繞在他的身邊,厲鬼呼嘯的聲音,不斷在他耳邊響起,是血流成河的古村,也是一夜被屠的寧村。

    突然間,他的雙眼布滿了血絲,變得血紅,竟仿佛是走火入魔的跡象,不知過了多久,火堆終于滅了,最后一絲火苗也熄滅了,四下里忽然變得漆黑一片,四周的幻象,也一下全部消失了,周圍又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的手掌已經捏出鮮血,這時一個細細的聲音卻在他耳邊響起,正是落蝶怔怔地看著他,想來是被他剛才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給驚醒了。

    她從未見過,眼前這個男子何時有過剛才那樣可怕的模樣,那不是走火入魔,而是滿眼的仇恨……

    她從他的眼睛里,看見的全是仇恨,一股化作血淚的仇恨!

    可是在他的心中,怎會埋藏著如此深重的仇恨,她不禁深深打了個冷顫,若非剛才親眼所見,可能她一輩子都不會相信,這個與她朝夕相處了快三個月的男子,原來每天夜里,都承受著一股仇恨的無盡折磨,把他變得如魔似鬼。

    但她此刻卻不是害怕,而是心疼,將悲傷埋藏在心里,一個從來不會開口的陌生男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天漸漸亮了,兩人面前的火堆早已熄滅,只剩下點點零散的火星,隨著清晨的風,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外面漸漸有聲音響起,只見一道人影走了進來,是離憂子回來了,蕭塵立刻起身,問道:“前輩可是已經打探到什么?”

    這一刻,他像是什么事也沒發生一樣,落蝶也低著頭不語,離憂子向二人看了一眼,說道:“這附近有很多人,而且,我還感應到了,有幾個悟玄境的老怪物也在這山中,暫時還不知他們的身份……不過看樣子,扶桑之花確實會出現,所以才引來這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蕭塵漸漸鎖起了眉,幸好這次有離憂子在,不然想拿到扶桑之花,恐怕非常困難,落蝶向他看了看,小聲問道:“那我們……現在即刻動身嗎?”

    “事不宜遲,即刻動身。”

    蕭塵向那漸露魚肚白的東方天際望了去,雙目凝定,這次便是殺出一條血路,也定要把扶桑之花搶到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,在落蝶帶路之下,三人終于找到了那傳說中的旸谷所在,只是到達時,已是黃昏日落,而旸谷在傳說記載里,是日出的地方,所以這附近方圓百里,已經籠罩起了一層濃濃的白霧。

    “這里的霧太重了,恐怕只有等到明天早上,這些霧才會慢慢散開……”

    落蝶望著那前邊濃濃的白霧,慢慢停下了腳步,而除了他們三人以外,這里還有著其他不少人,看樣子都是在等明早霧散。

    “不對……若是日出后,霧就會散盡的話,那么此處早有人比我們先來好些日,但為何此時看上去,似乎卻沒有一個人進入過旸谷里面?”

    蕭塵往那濃霧里走了幾步,心中不免有些疑惑,難道在旸谷外面還有著什么禁制,或者其他什么東西,讓所有人都過不去嗎?

    就在這時,在他身后忽然響起一個有些沙啞而又陰森森的老者聲音:“小兄弟,前邊……恐是走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