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十方乾坤 > 第兩百九十一章 四谷谷主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眾人一聽竟還有人藏身暗處,此刻均是一怔,都紛紛向遠處天際那一片云層凝望了去,只見那云層時而起伏翻涌,時而聚了又散,此時竟越發變得詭異。

    終于,里面傳來一個冷峻的聲音:“蕭一塵,昔日你殺害各派前輩,犯下彌天大錯,今日又在此包庇一眾魔教妖人,助其為禍,既然你怙惡不改,便是天道也難容你!”

    話音甫落,那云層陡然散開,這邊所有人都一下屏住了呼吸,只見那半空中人影綽綽,竟是聚集了不少人,而且隱隱還有一股強大的陣法靈力透來,只是在那陣法靈力里面,又似深藏了幾分冰冷的殺氣。

    而為首一人,那人一身紫檀色的長袍,須發皓白,雙眼目光冰冷,手拿一柄拂塵,整個人宛若神仙一樣,只是在其眼神里,同樣深藏著幾分看不見的殺氣。

    仙姝夫人往前一站,淡淡道:“久聞玉虛觀紫虛上人之名,今日一見,果然不同凡響,只是對付我一個小小憐花宮,須得著動用貴派的‘陷仙陣’么?”

    “陷仙陣!”

    眾人一聽陷仙陣三字,無論是正道那邊的人,還是三十六教魔教這邊的人,這一刻無不是心神一震,臉上駭然變色。

    且說那紫衣老者,正是玉虛觀掌門云霄真人的師弟“紫虛上人”,在仙元五域也算是名望極高之輩。

    而四大玄門,皆有其長,這“陷仙陣”便是玉虛觀極厲害的陣法,盡管此次紫虛上人帶人所布,并非玉虛觀真正意義上的陷仙陣,但也決計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糟糕……”

    花未央一下心感不妙,紫虛上人和柳玄陽同時而來,還悄然布下了陷仙陣,莫非當真是沖著呆子而來……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遠處,紫虛上人冷冷一哼,手上拂塵一揮:“凝陣!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,只見四面八方的云層散去,竟一下出現了無數道人影,一剎那便在憐花宮東、西、南、北四個方向布下了陣法。

    霎時間,半空中劍氣大作,冷風呼嘯,那陣中透出來的殺氣,即便是在場的正道門人也感到一窒,玉虛觀何時在此處悄然布下陷仙陣的?

    而三十六教這邊,眾魔教門人見憐花宮四面八方皆已被陣法封鎖,無不驚慌失措,這回是進得來,再也出不去了,早知剛剛便應離開。

    血陽子、蒼鷹老祖、九冥老祖三人立刻飛了上來,均向仙姝夫人看去:“那老賊在此悄然布下陷仙陣,現在怎么辦?”

    仙姝夫人雙眉深鎖不語,又向蕭塵看了去,這玄門陣法,只有玄門中人方知破解之法,不知他能否破解此陣?

    九冥老祖見仙姝夫人目光落在蕭塵身上,也看了過去,問道:“蕭一塵,你曾是玄門中人,可知此陣破解之法?”

    然而至始至終,蕭塵都凝神不語,他曾經雖在紫宵峰待了一段時間,但目前對陣法也只是稍有研究,這陷仙陣又豈是他說破便能破的?

    紫虛上人見陣法已成,此刻的氣勢更是大增,冷喝道:“汝等妖孽,陷仙陣在此,再有反抗,必教汝等在陣中形神俱滅!”

    這句話絕非危言聳聽,隨著話音落下,整座憐花宮外更是變得殺氣沉沉,只見東、西、南、北四面,陣中均有紅霧出現,陷仙陣一旦罩下,非修為通天之人,何以逃脫?

    這一刻,不止三十六教眾教徒已是驚慌失措,憐花宮一眾弟子也變得隱隱不安了起來。

    另一邊,柳玄陽向紫虛上人看了去,藏鋒谷與玉虛觀一向來往密切,此時只聽他朗聲笑道:“還是道友有先見之明,此次布下陷仙陣,這群魔教余孽,這回便是插翅也難逃了。”

    不料話剛說完,東南方向天際忽有四道極強的氣息傳來,眾人均是一凜,抬頭望去,只見天際云層翻涌不止,直往兩邊涌去,而那中間,竟有四道光芒掠來,一道青光,一道紫光,一道紅光,一道白光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這一剎那,正道中不少人皆凝神戒備了起來,從來者氣息分辨,恐怕并非是正道玄門中人。

    見到那四道光芒越來越近,仙姝夫人臉上終于一下輕松了:“是四谷谷主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谷谷主……”

    花未央眼神一凝,這些年憐花宮一直是由仙姝夫人打理,三百多年前時,憐花宮名下還沒有四谷谷主一說,想來是這些年仙姝夫人所收。

    一瞬間,那四道光芒便落在了仙姝夫人面前,青光化作一名青衣白發的老嫗,此人乃是無情谷谷主,看上去最是冰冷無情。

    紫光化作一個美貌動人,蝶衣翩翩的女子,此人乃是蝶夢谷谷主,谷中弟子皆修煉化夢之術。

    紅光化作一個紅衣白發的男子,這男子雙眼緋紅,眼神冷峻,左臉布有紅色龍鱗,乃是燭龍谷谷主,燭龍谷,亦是憐花宮唯一收男弟子,也只有男弟子的地方。

    最后一道白光化作一名仙姿佚貌,氣質優雅的白衣女子,眼神宛若明月一般清朗,乃是明月谷谷主。

    這一下,正道那邊都緊張了起來,這四人又是什么來歷?他們對憐花宮原本就所知甚少,自然更加不識得四谷谷主,甚至連聽也未曾聽說過。

    仙姝夫人向四人看去:“你們來得正好,玉虛觀在此布下了陷仙陣,須由你們抵擋片刻。”說罷,向無情谷主看了去:“無情,你去東面。”

    “老身去也!”

    無情谷主一向話少,身形一動,瞬間化作一道青光往東面去了。

    “蝶夢,你去西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化蝶夢,引蝶入夢,呵……這就來了。”

    蝶夢谷主抬手嫣然一笑,也化作一道紫光往西面去了。

    “燭龍,你去南面。”

    “燭龍領命!”

    燭龍谷主更不多言,腳步一踏,瞬間化作一道紅光往南面去了。

    “明月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相憶幾時休,明月入芳菲。”

    不等仙姝夫人把話說完,明月谷主便已向北面飛去了。

    隨著四位谷主一去,整個陷仙陣立時失了幾分光芒,紫虛上人不禁皺起了眉,他著實未料到憐花宮竟然還有如此厲害的四個人,眼下這陷仙陣并非他與幾位師兄弟所布,現在有了這四人抵擋,恐怕難以再攻下了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