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十方乾坤 > 第二十六章 三年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師父回來了,怎么辦……”

    一塵更是暗呼不妙,萬一讓師父發現自己還瞞著她修煉了別派功法,她會打死自己的!

    就在緊張之際,他忽然想到了什么,猛提手掌,一掌向自己胸口拍到,同時左手凝起一道玄氣,用力往自己身上幾處大穴點了去,這才終于將怪前輩所傳授的玄功給壓制下去。

    “塵兒?你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凌音已然來到殿門口,見他此時雙眼發紅,走火入魔的樣子,一個瞬步移過去,兩指一并,立時往他身上穴道點去,瞬間封住了他全身經脈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一塵發出一聲悶哼,下一刻只覺喉嚨一甜,一口暗紫色的鮮血已從嘴里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凌音見狀,手掌一拂,抵在他胸口,快速將他內息穩定了下來,等他無大礙后,才冷聲問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塵到現在還感到些后怕,剛剛他是死里冒險以修煉之法將怪前輩的玄功壓制下去,萬一失手的話后果不堪設想,此刻見師父冷冷看著自己,說道:“我剛剛把第一重心法運行了幾個周天,覺著無聊,就嘗試了一下令玄氣逆走經脈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鬧!”

    不待他話說完,凌音便將衣袖一拂,厲聲道:“為師可曾與你說過,玄門修煉,最忌經脈逆走,稍有不慎便是萬劫不復,從此墮入魔道再難回頭,你可是將為師的話當做耳旁風!起來!”

    “師……師父……”

    這回一塵終于嚇著了,坐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,這三個月來,他雖時常頑皮胡鬧,但師父總是冷冰冰的,不生氣也從來不笑,從未見過她今日這般疾言厲色,他沒想到自己胡亂說什么逆行經脈,師父聽了會這么生氣,許久才低著頭道:“師父,我錯了嘛,師父不在,我一個人快悶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又過了許久,凌音似是終于消了氣,這三百年來,她無悲無喜,總是心如止水,也不知剛剛為何竟動了怒,令她亂了心神。

    “起來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一塵噘了噘嘴,從地上站了起來,見師父終于不生氣了,又咧嘴一笑:“師父去哪了啊,這么久才回來。”

    凌音沒有說話,手臂一抬,掌上憑空多出了一疊衣裳,一塵見是新制的衣裳,這才想到,再過幾日便是臘月三十了,在山下凡塵便叫做過年,每逢過年,阿娘也會替自己新制兩套衣裳……

    “師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幾日你好好修煉,為師要去瑤臺閉關數日。”

    “恩恩!”

    后面幾日,凌音不在瑤光殿,偌大的紫宵峰,卻一個師兄姐也沒有,一塵正值年少,哪里憋得住這等苦悶,對他而言,這一天便像是三年那樣漫長。

    這一日陽光暖融融的,一塵正自百無聊賴,來了紫宵峰三個月,自然也到處玩了個遍,紫宵峰有四大奇景。其一,云巔,從云巔往下俯視,群山有如蟻蛭,每每中夜月光灑下,云海起伏,更是景致綺麗。

    其二,紫竹林,那一片紫竹林常年不衰,每每風吹過時,竹梢便發出鳳鳴一般的聲音,大是神奇。

    其三,天水溪,天水溪里的水到底從何處來,蕭一塵到現在也沒弄明白,而在下游盡頭是一處懸崖絕壁,那水便如銀河倒懸,也不知最終落到了何處去。

    其四,碧波瑤臺,那碧波瑤臺乃是一座非常大的寒池,里面的水特別冰涼,但在池水的中央,卻生長著一棵高不見頂的仙樹,樹上常年開滿了淡紅的花,每每起風時,片片花瓣落入水面,別是一番景致。

    此刻一塵在瑤光殿來回走著,越走越是無聊,轉念一想,要不然去看看師父在做什么?

    一想到師父在碧波瑤臺修煉,他便又大是來勁,這么久了還從未見師父修煉過呢,便又偷偷摸摸往后山瑤臺去了,看樣子已然忘了前些日還惹師父生氣了。

    到了碧波瑤臺,一塵遠遠便望見了那株直入云際的仙樹,仿佛那一棵樹連通著瑤池仙界一樣,漫天的花瓣紛紛揚揚飄落,有如夢幻仙境一般。

    一塵屏住呼吸,躡手躡腳走了過去,到了附近時,偷偷藏在一塊石頭后面,等伸出頭時,整個人都像是呆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只見遠處的碧水寒池里,那一棵仙樹下,師父雙肩如雪,冰肌玉骨,淺淺池水正好沒及她腰間。一陣風輕輕吹過,樹上花瓣飄飄揚揚落下,慢慢落在了她肩上,發上……

    一塵癡癡的像是看呆了,師父好美啊……此時在他腦海里,只想到南華經里面那一句話,說的可不正是師父這樣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么?

    藐姑射之山,有神人居焉,肌膚若冰雪,淖約若處子,不食五谷,吸風飲露,乘云氣,御飛龍……

    一塵漸漸出了神,當然,他小小年紀,只是知美為美,心中并無任何一絲雜念。

    “塵兒?是你么?”

    陡然間,凌音睜開了眼睛,將頭往后微微一偏,一塵驚醒過來,嚇了大跳,連忙往來時的路跑了回去,一邊跑一邊喊著:“不是不是,不是我,是眉師伯……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一道水流筆直射了過來,“哎喲!”一塵被打中背后,撲了一跤,趕忙又爬起來繼續跑,片刻間便跑得沒了影兒。

    回到瑤光殿,一塵心里七上八下,剛剛看見師父在池中修煉,雖說并沒看見什么,但她待會回來肯定要罵死自己了……

    就這樣惴惴不安的等到傍晚凌音回來,一塵撓著腦袋,咧嘴而笑:“師父,你這么快回來了呀,啊!剛剛眉師伯來過啦!”

    凌音看了他一眼,臉上仍是如平常那般冰冰冷冷的,只問道:“這些日可已將第一重心法融會貫通?”

    “恩恩!”一塵不斷點頭,一雙眼睛仍然盯著她臉上的變化,然而凌音臉上至始至終都沒有任何變化,徑往殿中走了去,只留下一句話:“明早我傳你第二重心法。”

    好像一點事也沒有,第二天,一塵便又去瑤光殿修習第二重心法。時光匆匆,歲月無痕,日日如此,一晃便是三個年頭,有詩曰:

    紫霄瑤臺瓊花翠,霓裳飄飄宛似仙;

    乘風御劍英姿起,白衣少年美翩翩。

    “師父!看劍!”

    只見少年腳踏虛空,足不沾地,一劍刺出,劍上三道青芒吞吐不定,直向凌音而去,勢道雖說不上兇猛,但劍法卻甚是精湛,任凌音往哪個方向避,也非要中一道劍氣不可。

    不料劍光罩至時,凌音忽然憑空不見,下一瞬間卻又出現在了斜邊三丈之外,對著少年一道指力彈去,“砰”的一聲,指力打在少年劍上,登時震得少年手臂一麻,整個人往地面栽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哎喲!又是虛影!”

    少年落回地面,見著半空中的兩個師父,全然分辨不出真假。凌音搖了搖頭,將虛影散去,道:“塵兒,又忘了為師與你說過,臨戰對敵,須分清敵人虛實,若是無法分辨敵人虛實,則不可露出己方實招,否則極易被反制,又忘了嗎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咧嘴一笑,他自然便是蕭一塵了,如今三年已過,他已是十五六歲的少年郎,英姿勃發,崢嶸初現,連聲音也脫去了當年許多稚氣。

    凌音飄然落至他面前,抬起衣袖輕輕擦了擦他額上汗水,道:“今日到此為止,明日再繼續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明天還要來啊。”蕭一塵立時苦了臉,凌音看了他一眼:“怎么?劍法尚未練成,又盡想著玩了?”

    “沒有,師父說了算嘛。”

    一塵咧嘴一笑,纏著她的手臂,當年的他還在凌音手肘位置,如今差不多已快和她一樣高了,再過個三五年,只怕還要比她再高出半個頭來。

    而這三年,他除了已將瑤光心法修煉至第三重“壺中天”,另外凌音也將“凌仙步”和“三十三重碧簫劍法”傳授了他少許,只是因他根基尚未穩,所以后面的還未傳授。

    “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知道啦,師父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銀月如盤,清輝如水,整座紫宵峰異常的靜謐,一塵躺在床上,雙手放在腦后,呆呆看著天花板,不知不覺便是三年,這三年間他從未離開過紫宵峰,盡管已經習得御劍術,但恐師父生氣,所以從來沒有偷偷跑下去過,不過再過些日,就能下去了。

    還有件事,他一直記得,便是當初答應怪前輩的三件事。第一件事,是不得在人前過于張揚他身懷異學。第二件事,是不得向任何人提起怪前輩。第三件事,便是不得荒廢怪前輩所傳授的本事。

    驀然間,他又想起了昔日剛來玄青門的種種,那個時候處處受楊逍然和趙王孫欺壓,甚至還險遭毒手,那時候他多想習得一門本事,后來便遇見了怪前輩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,如今怪前輩在哪……”

    望著冰冷的天花板,一塵輕輕一嘆,如今他已不再是曾經的懵懂少年,知道這世間正魔對立,也知道除了玄青門,還另有幾大修真玄門,還知道幾個強盛的魔宗,而怪前輩他……究竟是什么人?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