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美男天師聯盟 > 第六十二章 一地瓜子殼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……一口棺材堂上放,無頭女尸嗚嗚泣,大人公正嚴明判,朗朗乾坤冤!屈!平!各位看官!你們道是這案子奇,不,奇?!”端木卿塵看向周圍的宮女太監。

    “奇!”服侍成帝的老太監梁公公也忍不住為太子的精彩演繹而稱奇。

    成帝在掌聲中緩緩回神,看端木卿塵那副得意的模樣已是來氣,立時斜睨帶頭鼓掌的梁公公,怎的,你這是在鼓勵我兒子去說書不當老子的接班人了?

    服侍成帝數十年的老太監怎會看不動成帝的眼色,立時低下臉暗示其他人也莫再鼓掌。大家都變得老老實實。

    端木卿塵屁顛屁顛蹦到成帝面前:“爹,覺得怎樣?”

    成帝的臉立時陰下,果然現在這個才是真太子!

    梁公公慈愛微笑,垂臉輕語:“付大人判得好。”他想轉移一下話題,救一下這個傻太子。畢竟,若是哪日太子登記,他還是得在旁邊伺候著。

    “恩,付明蕤判的不錯。”成帝也陰陰沉沉地說了一句,努力壓住自己心口的那團火。

    端木卿塵又眨了眨眼睛:“爹,您就沒從這故事里聽出點啥?”

    雖然太子的不正經差點讓成帝胸口的火壓不住,但是自己兒子還是有所了解,他突然這么發問,其中必然有什么緣故。成帝開始回想端木卿塵說的這個余娉婷的案子,回味著回味著忽然發覺太子這說書還真是說得不錯。

    他一愣,他居然還津津有味地回味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爹,白家村的事在于民智不開化啊!”端木卿塵急了,等不到成帝自己去發現了,“您注重我們皇子的教育,貴族的教育,但一國最多的是普通百姓啊!”端木卿塵說著說著便激動起來,慷慨激昂的情緒一改他平日紈绔頑劣的模樣,義正言辭的話讓他終于像一個博學的太子,在成帝面前口若懸河,滔滔不絕,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!

    成帝怔怔看著案前一本正經,振振有詞的端木卿塵,竟是眼角情不自禁地濕潤起來,他終于,看到端木卿塵有乾朝太子的模樣了。他本以為此生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梁公公在一旁看見,也微微而笑,給成帝偷偷遞上絲巾,讓他別在自己兒子面前丟面。

    “白家村的百姓連給孩子讀書的觀念都沒有,認為讀書不如種地有用,這民智又如何開化?而且,養育子嗣中母親的角色尤為重要,女子多在家中相夫教子,這母親心惡,兒子即便讀了圣賢書,一些惡性依然不改。白占奎若是考上狀元,做了我乾朝的官,我敢打賭,那一定也是個昏官!所以,女人也應該多讀點書!多明些理!這樣,才能給我們乾朝養育出更好的子民!更多的棟梁!”

    端木卿塵鏗鏘有力地說完,緊緊盯視成帝:“父皇,所以,您覺得應該怎么做?”

    成帝完全被今日的端木卿塵給怔住了,反問:“那依太子,該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端木卿塵側臉沉思,他那正色沉思的模樣也讓成帝新潮澎拜,莫名感動。

    端木卿塵有所決定,看向成帝:“乾朝所有七歲孩童,無論男女皆要入學讀書,無錢讀書的孩子可申請免去學雜費,教書先生的工錢我們朝廷發放補助,這教育的錢,不能省!對了,補助的錢公開公領,別讓那些無孔不入的貪官,當中給抽了油水!也可發動京城富商贊助修建私塾,修建的私塾以他們的名字命名,朝廷發一塊金匾以示獎勵!父皇您覺得怎樣?”

    “好!好!”成帝大喜,現在太子說什么都好。

    “謝父皇!父皇英明!”端木卿塵開心離去。

    他剛出御書房,成帝的眼淚就止不住地流了下來:“朕終于看到了……看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梁公公又是匆匆遞上帕巾:“太子大智若愚,心系百姓,我乾朝之福啊。皇上,您平日也別對太子太嚴厲了,他的心里,明著呢。”

    成帝輕拭熱淚,端木卿塵今日之表現,真當是讓他吃了一顆定心丸。還是太傅英明,該放端木卿塵多出宮走走,這平日被他關在宮里,反是惹是生非,這一出去,倒是做了件大事出來!太子這些建議,讓他無不贊賞,甚至連建私塾讓富商來贊助都讓端木卿塵給想到了。京城那些富商,錢多了想要名,太子此法正好給了他名,即讓朝廷省下了建私塾的錢,又讓富商們出了名,可謂一舉兩得。

    好!

    真是好!

    自此,乾朝擁有了歷史中教育上的數個第一。

    第一個教育普及的朝代。

    第一個讓女子入學讀書的朝代。

    第一個給教書先生發放補助的朝代。

    乾朝教育的普及也成了乾朝日后成為空前絕后盛世的基礎。

    而女子的地位也自千年以來,第一次有所上升,之后更有經商為官,乾朝的開明與開化史無前例,被錄入史冊,流芳百世。

    蓮悠悠眾人吃飽喝足回了九門,進門就看見姚廣大人一個人孤零零的,可憐巴巴地喝稀粥。大家偷偷一笑。

    姚廣大人看見大家回來,立刻出院:“你們都去哪兒了?”姚廣大人忽然聞到了什么香味,開始找,“你們去吃好東西了?不叫上我?!”

    “噗嗤嗤。”大家偷偷笑。

    云瑤遞上餐籃:“我們都去隔壁聽審去了,然后去了望江樓搓一頓,誰讓你不在,但我們不會忘了你的,給。”

    姚廣大人立刻接過,打開,喲!大胖肘子!他喜歡!

    蓮悠悠含笑提裙入內,該是凜霆鈞交作業的時候了。

    秘境靜幽,蓮香陣陣。

    凜霆鈞坐在案前,看著面前的白紙上的墨點,那是從他毛筆上滴落的墨汁,這里一點,那里一點,零零散散堆成了一堆,好困,懶得畫。

    廊外白色的身影落下,帶著幾分期待。他抬了抬眼皮,放落手中毛筆,有些東西,始終要面對。

    “我的畫呢?”蓮悠悠輕盈入內,裙擺飄逸如紗。她走到凜霆鈞案邊,提裙跪坐,看向案桌上的宣紙,瞬間,臉上笑容頓逝,“你還沒畫?”蓮悠悠陰下了臉。

    凜霆鈞氣定神閑:“畫了。”

    “畫了什么?”蓮悠悠指指空白的畫卷,上面只有淡淡的墨滴。

    “你躺在躺椅嗑瓜子。”凜霆鈞淡定答。

    蓮悠悠的神情僵滯了一會兒,回神:“你畫了我躺在躺椅上嗑瓜子?那我呢?”

    “你嗑完瓜子走了。”凜霆鈞臉不紅,氣不喘,穩若泰山。

    蓮悠悠睜圓了美眸:“那躺椅呢?!”

    “你搬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這堆是什么?!”蓮悠悠已是渾身殺氣,指在白紙上的點點墨跡。

    凜霆鈞眨眨眼,面不改色,心不跳:“你丟在地上的瓜子殼。”

    蓮悠悠當即瞠目結舌,呆呆看了一會兒凜霆鈞:“哼!”她當即起身拂袖而去,將滿身的寒意,留在了凜霆鈞小屋之內,環繞在凜霆鈞的身周。

    凜霆鈞抬起眼皮,注視那氣悶離去的白色身影,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,面前案上宣紙上的墨點,竟是神奇地慢慢移動起來,漸漸浮出了一個女子的輪廓。

    那一年……

    他在白玉神案前批閱仙冊。

    她身穿神甲,滿身污血,拖著一個巨大獸頭歸來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發泄一下!我要找個男人!”她滿目暴戾,暴躁至極。她隨手將手中的獸頭扔在了他的神案上,青色的污血染滿了他批閱的仙冊。

    那獸頭大如水缸,占滿了他整個神案,獸血腥臭,讓他皺眉。

    “即便想找男人發泄,你也該先去洗洗。”他淡淡說,神筆點上獸頭,藍色火焰瞬間燃起,將那腥臭的獸頭燃燒殆盡。

    她從他身邊拂袖而去,一路神甲落地,青色的獸血滴滴答答如同墨滴般落了滿地,整個仙宮也彌漫了獸血的腥臭。

    他在腥臭中蹙眉,那令他煩躁的獸血氣味讓他已無法專心批閱仙冊。他丟落神筆,拾袍起身,步入神宮仙池。

    仙池之中,滿池白蓮,蓮香陣陣。

    她側臥仙池之中,裊裊仙氣漂浮仙池之上,遮住她清澈池水中如雪胴體。長發鋪蓋全身,掩住肩頭側臉,雪蓮一般顏色的長發,散發如同月華一般的神光。

    他輕步到她面前:“你想找男人,可以找我。”

    她慵懶側臉,抬手輕撩池水:“你我那么稔熟,你能對我起意?”

    他平靜的臉上微露一絲難色:“我可以盡量試試,你若找其他男神,我擔心他們性命不保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她揚唇邪邪地笑了,從長發間揚起臉,“來呀~~犧牲你一人,拯救萬千男神~~~”

    他拾袍側坐池邊,注視她一會兒,緩緩俯下了臉。如同深淵宇宙般漆黑的墨發隨他俯落滑落他的側臉,漸漸遮蓋起她的臉龐。

    烏黑發絲如同黑簾圍出一個小小世界,那里,他們四目相對,紅唇欺近。

    忽的,他蹙緊眉頭:“你果然還是太臭了,洗干凈再來。”

    立時,她的的雙眸瞇起:“洗干凈我還有興趣?你滾!”

    他笑了,緩緩退出那小小世界,她再次側臥仙池邊,用那滿池幽蓮洗去她滿身血腥,凈化她心中暴戾。

    他靜靜盤坐仙池邊,微笑注視她的目光中,多了分憐惜……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