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山河警事 > 第五章 窮兇極惡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etkqne.live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不管在哪個方面看,秦山海都讓人安心信任,上河村的村民當下已經把他當成了主心骨。

    “大海啊……那兩個人……兩個人手里有沒有槍啊?”李大嬸一臉焦急的問道。

    現如今基本上身體素質好的漢子都上山去抓人了,剩下的都是一些老弱婦孺,大家此時根本無心回去睡覺,畢竟事態已經嚴重到危機他們生活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“暫時……還不確定。”秦山海把這句話在肚里掂量了很久才說出來。

    李大嬸從來都是個心直口快的,但也把其他人的想法問了出來。

    那兩個歹徒手里是有人命的剛剛又一刀捅傷了老鐘頭,所有人都不能保證是不是那兩個歹徒手里就只有刀沒有槍,倘若只是手里有刀,那還好說,可一旦他們兩個手里有槍的話,那上山的村民,可就徹底陷入了危險之中。

    畢竟手里有刀,就算有危險也只限于近身搏斗,但他們兩個手里,但凡有槍械,那便可以隔空設計,對于那些上山的村民來說,簡直是致命的威脅。

    “我覺得應該有六七成的可能,他們兩個手里并沒有槍械,畢竟,國家對槍械管理的那么嚴重,不可能有槍支隨意流動到老百姓手中。”秦山海皺著眉頭分析,表情異常嚴肅的說道。

    杜文斌雙眼顫動了幾下,他伸出手拉了拉秦山海,小聲對著秦山海說道:“咱們現在,首先要安撫村民們的焦急心態,不能讓他們產生恐慌的情緒,要不然,就徹底亂套了。”

    杜文斌的意思,秦山海十分的明白,他也知道,倘若他沒有好好安撫村民們的焦急心情,那也算一種失職。

    可他并不想在這個方面撒謊,就算告訴村民,那兩個歹徒手中絕對沒有槍械,可萬一,那兩個歹徒,手中有呢,那還讓村民以后怎么信任他們警察呢?

    秦山海想了想其實這件事情必須要實話實說,首先村民們也清楚,他們也不過剛剛來這個問題詢問,他們也不過只是想尋找一個心理安慰,可是事實大家都明白。

    就算是警察,也不能確定那兩個歹徒手里到底有沒有槍械,畢竟到現在也不能確定那兩個歹徒到底是從哪兒來的,確切的身份又是什么,這些都是需要嚴謹的調查才可以得出來的結論。

    大山附近有不少職業或半職業的獵人,土制的獵槍并不罕見,所以秦山海心里也沒有把握,而且目前還不知道他們的身份,那就也確定不了他們手中是不是還持有槍械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放心,我心里有分寸。”秦山海,皺緊眉頭,聲音清朗的說道。

    這件事在剛剛老鐘頭被送進救護車的時候,他就已經思考過了,那兩個逃犯的具體情況,必須要實話實說,雖然會讓村民們的心情很焦急不安,可也能提高中人們的精神警惕。

    畢竟現在誰也說不好,那兩個歹徒會不會有機會逃下來,雖然他剛剛已經讓劉.曉傳話,讓大家嚴防死守,可事情有的時候往往有個萬一。

    倘若真的讓他們逃下了山,在對村民作出危害的行為,那就真的出大事了,這也算是提前打一個預防針。

    眾人看著秦山海嚴肅剛毅的表情,認真的態度,都忍不住嘆了一口氣,其實這件事,問了也是白問,因為大家都清楚,以現在的情況來說,誰都確定不了什么,只不過圖一個心理安慰罷了。

    李大嬸的兒子和男人,剛剛都也上了山,所以他現在,才會如此焦急不安。

    “大嬸,你放心,剛剛那么多人上山,五個人成一隊,那歹徒就只有兩個人,不會出什么大事的。”秦山海看著李大嬸十分鄭重的說道。

    李大嬸忍不住撇了撇嘴:“我不就是害怕個萬一嗎!要是有個萬一,這可不是開玩笑的!”

    杜文斌輕咳一聲,他上前一步向大家保證:“現在那兩個歹徒,見這么多人上山,肯定不會輕舉妄動的,我剛剛已經給我們所長打電話了,把情況匯報了之后,我們所長十分的重視,基本上把能調動的警力,全都調動來咱們上河村了。”

    聽到杜文斌這句話,大家浮躁的心才慢慢開始安定下來。

    兩個人又安撫了大半天村民,才抽出時間商量接下來到底該怎么辦。

    就在兩個人低聲商議的時候,劉正坤帶著七八個警員也趕到了。

    秦山海看劉所著急忙慌的跑過來,連警服上的紐扣都沒扣好,顯然是得到消息之后,立馬就穿上衣服趕過來的。

    “情況怎么樣?”劉正坤皺起眉頭一臉嚴肅的說道。

    秦山海趕緊上前一步匯報剛剛的情況,也把自己傳遞出去的安排說了一下,劉正坤皺起眉頭思索了半天,覺得秦山海這個方法可行。

    那兩個逃犯雖然逃到了山上,可誰也不能保證,他們兩個,就能安安穩穩的待在山上,見到那么多人,就會想方設法的躲起來,也許這兩個逃犯異想天開,將來的人太多,感覺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,所以就想趁機逃下來也說不定。

    所以加強防守,也是一種策略,劉正坤一想到被捅傷的老鐘頭,就氣得眉頭深鎖,臉色漲紅。

    這片地方,平靜了這么長時間,竟然混進來兩個殺人不眨眼的逃犯,而且還在這兒捅傷了人,這無疑是一件大事了,上面說不定就會問責,他必須十分嚴謹的處理這件事情。

    劉正坤欣慰的看了秦山海一眼,他覺得秦山海自從經歷了之前那件事之后,就變得沉穩老練多了,做事不急不躁,計劃出來的方案也十分令人滿意,思考的很周到。

    以現在的情況來說,最重要的,或許并不是抓住他們,而是防止他們再次出現傷害別人,畢竟像這種歹徒的心理,是十分極端的,要是他們一沖動,想要下山抓住兩個人質,逼迫他們就范,那事情就不好控制了。

    “你做得很好,一會兒你就帶著文斌還有振三,你們三個一起上山,跟著村民一起尋找那兩個逃犯!記住!一定要注意自身的安全,也要保證村民的安全!”

    秦山海與杜文斌同時站直身體挺直脊背,行了個標準軍禮。

    劉正坤又交代了兩個人,許多話,還有應該注意的事項,三個人才起身上山。

    張振三因為來到這兒時間不長,還并不

    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,只是在路上的時候聽劉所長,一邊走一邊說了一些零碎。

    “老鐘頭的傷勢到底如何?還有沒有救啊?聽說全身都是血,等了老長時間才被救護車給拉走了,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救回來,聽說老鐘頭跟何書記的關系很好,說不定何書記會親自來我們這兒一趟呢。”

    張振三一邊走一邊絮絮叨叨個沒完,本來秦山海沒打算說什么,畢竟他現在所有的心思全部放在那兩個歹徒,是不是身上有槍械這個問題上。

    杜文斌拍了張振三一巴掌,一臉糾結的對著他說道:“別瞎考慮,這些有的沒的,咱們還是趕緊上去想想,要怎么才能找著那兩個歹徒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倘若那兩個歹徒身上有槍,那事情就真的麻煩了。”秦山海皺著眉頭說道。

    現在秦山海,最擔心的就是這件事情了,倘若真的發現他們兩個身上有槍的事情又該怎么處理呢?應該立刻馬上聯系縣里刑警大隊,讓他們過來支援,山上這么大,派出所這點警力做不到拉網式搜捕。

    剛剛聽還在村里的村民們說,上山的村民們,怎么說也有幾十個人,可是這一路走來,他們并沒有看見任何有亮光的地方。

    心里不免開始擔憂起來,害怕是不是出現了什么危險,就在這時候,秦山海眼尖,一眼就瞅見了前面正在飛奔的劉.曉。

    劉.曉看見秦山海之后,先是愣了愣,然后一把抓住秦山海的衣服說道:“大海,又出事兒了,那兩個家伙真不是個東西,簡直就是殺人不眨眼,王三哥他們發現了兩個歹徒的蹤跡,立馬就追了過去。

    跑了半天差點就逮住他們了,那個胖子都被我哥抓住衣服邊兒了,可那個身材魁梧的家伙,直接一刀又捅了過來,要不是我哥反應靈敏,這下可能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這還沒完,那個家伙見我們一直追在他們身后,急眼了,對著我們吼了半天了,說我們一直窮追不舍,這就是把他們往死里逼,他說我們一直,要是追下去!

    他就不客氣了,反正她手里已經有很多條人命了,再多幾條也無所謂。

    說完這些威脅的話之后,他拉著那個胖子就又往山里跑了,你不知道,三哥都被他嚇壞了,雖然平常小打小鬧咱們也見過,可拿著刀子捅人的還是頭一次見的。”

    劉.曉說的急赤白列的,額頭上的冷汗都下來了,顯然他也是被嚇得不輕,雖然沒有親眼見到,但可以想象出和殺人犯碰面的時候有多緊張。

    秦山海和杜文斌對視了一眼,沒想到,沒想到事情,真的開始往嚴重的方向發展了,他們兩個以為那兩個歹徒最多也是縮在一個角落里,不想被村民們發現。

    誰知道他們竟然還開始威脅人了,看來那兩個家伙真的是亡命之徒,把他們逼急了,說不定會狗急跳墻做出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?

    竟然還皺緊眉頭,一時間,也思考不出什么辦法來,杜文斌跟張振三兩個人也愣在了當場,雖然三個人都辦過不少案子,可對于這種亡命之徒,其實一時之間也拿不出什么好的計策來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东京15分彩开奖结果